<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一章 心跳加速
    这还没开始修炼,司徒谨跟斯洛特却先吵了起来。说来也怪,司徒谨本来不会做这种事情,但从刚刚开始看到斯洛特对他那一脸不屑的神情,他就感到一阵火大。

    说起来,虽然司徒谨跟斯洛特的相识过程带有一定戏剧性色彩,而且两人也没认识多久,但很奇怪,这两个处于不同年龄阶段的人,从某种角度来看却很合拍。

    确切来说,两人站在一起,根本就不像是刚刚相识没多久,反倒是有种认识了很久的感觉。

    司徒谨也觉得有些奇怪,他本是个戒备心很重的人,但在面对斯洛特的时候,他却觉得很轻松。他从没有想过斯洛特会做出什么危害他的事情,虽然不排除会有这种可能!

    自打司徒谨离开亚罗帝国以后,其实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整个人没有之前那么冷漠、也没有之前那么神经紧绷了。

    也许是因为终于离开了那个让他不太喜欢的家族,再也不用顶着“司徒”这个姓氏生活了;也许是因为换了一种环境。总之不管是内心还是外在表现,他整个人确实是产生了一些变化,虽然这变化看起来并不太明显。

    虽然跟斯洛特吵了几句,但最后司徒谨还是提起大剑,准备按照斯洛特所说的去做。

    不过他刚转身要走,斯洛特却朝他伸出了两根手指,还勾了勾。

    “什么?”司徒谨没反应过来。

    斯洛特也不客气:“酒呢?”

    司徒谨撇了撇嘴,然后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小坛酒,递给了斯洛特。

    斯洛特赶紧接了过去,迫不及待打开坛塞,朝酒坛里面嗅了嗅,然后露出一副陶醉的嘴脸。

    见司徒谨要走,斯洛特不满足道:“一坛太少了,你再给我一坛!”

    司徒谨冷笑一声:“哼!等我什么时候成功把水面切成两半再说吧!”说完,他不再理斯洛特,直接朝着山下走去。

    斯洛特嘴角一阵抽动,最终还是没好意思喊住司徒谨。

    终于走到水潭边上,司徒谨先是将身上的上衣脱掉,然后整个人拿着大剑就跳进了水潭里。这一人一剑,瞬间将潭水掀起了几尺高。

    整个身体没入在水里以后,司徒谨便试着在水里挥动大剑。不做不知道,这一做他才知道原来在水里挥剑这么吃力。

    本来大剑就很重,司徒谨平时拿着它的时候就不轻松,现在加上水里的阻力,想要挥出一剑哪有那么容易?

    虽然觉得吃力,但司徒谨还是努力在水中挥动手腕,同时,他也试着将体内的魄气输送到拿剑的那只手上。

    刚刚在山顶上的时候,他勉强还能释放出一些魄气,可现在试了几次,他却连一点魄气都没办法释放出来。

    虽然水潭内一片清凉,但司徒谨的额头上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就这样,他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刚刚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直到太阳已经顶到他头顶正上方的位置,他还是没有成功,哪怕一次都没有!

    见已经中午了,司徒谨从水潭内走出,然后走进了潭边沙滩后方的那一小片森林,不多时,他手里拿着几个鸟蛋和一些野菜出来了。

    快速料理了一下鸟蛋和野菜,司徒谨随便吃了几口,然后把潼清筠的份端进了水洞里。

    见他浑身都是湿的,又瞥到瓷盘中的食物,潼清筠难得问道:“怎么,今天没抓到鱼?”

    司徒谨把瓷盘放在石桌上,道:“每天吃鱼,你不嫌腻我都腻了,怎么还会抓鱼?”

    潼清筠不再多问,走到石桌旁边坐下,准备开吃。

    这时,司徒谨道:“我刚刚在外面已经吃了,就不跟你一起吃了!”说完,他转身走出水洞,再次跳进了水潭中。

    一整个下午过去了,司徒谨依旧没能成功在水里放出魄气。虽然他想一直修炼下去,但是既然答应了潼清筠为她准备吃的,司徒谨便不会轻易违背诺言。

    他又随意在森林里找了一些吃的,然后准备好晚餐,端进了水洞。

    见司徒谨进来,潼清筠本来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了:“你是在进行什么修炼吗?“

    司徒谨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定是潼清筠看到他下午泡在水里练剑的举动了。不过,水潭连接着水洞,司徒谨一下午都呆在水潭内,并没有看到潼清筠出入水洞啊!

    至于说潼清筠偷看,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世上所有女人都可能做这种事,但司徒谨可以肯定,潼清筠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事到如今,司徒谨也懒得去猜潼清筠是怎么看到的了,他一边把吃的放在石桌上,一边点了点头。

    潼清筠从石椅上站起,淡淡道:“既然这样,以后你每天给我准备一餐就可以了!”

    司徒谨一脸惊讶的看着潼清筠,半晌道:“这样可以吗?”

    潼清筠已经坐到了石桌旁边:“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到了我这个层次,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也没什么,之所以每日都要吃点什么,只不过是我个人的一点乐趣罢了!”

    司徒谨下意识的想开口问潼清筠,她这个层次指的是什么层次?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张嘴。

    这时,潼清筠又道:“每天准备一餐饭,这样你就有更多时间去修炼了!“

    司徒谨点点头,他现在确实需要很多时间修炼。

    “那以后每餐时间都放在傍晚吧?”司徒谨道。

    潼清筠淡淡道:“可以!”

    等潼清筠吃好,司徒谨把桌面收拾了一下,然后又跳进水潭开始修炼。练了几个小时,直到他的胳膊再也动不了,他才晃晃悠悠的走出水潭。

    就算司徒谨体力很好,这样在水潭里泡了一天,而且还用了这么多力气,他也有些受不了。在水潭旁边的沙地上又坐着休息了一会,司徒谨才走进水洞。

    就在他走进水洞以后没多久,突然听到一阵痛苦的呻吟声,虽然这声音不大,但在司徒谨听来却相当清晰。

    他快步走进水洞身处,发现潼清筠并没有坐在她以往坐着的那张石椅上。呻吟声断断续续从水洞更深处传来,司徒谨想都没想,快步朝着水洞深处跑去。

    跑了大约有百米多的距离,当看到前方的景象时,司徒谨神色大惊。

    只见前方地上有一处长约十米的凹陷处,里面蓄满了碧色的水,在那凹陷处的上方是一片白茫茫的水蒸气,凭着过人的见识,司徒谨一下子就判断出那是温泉。

    不过这不是让司徒谨惊讶的原因,真正让司徒谨感到惊讶的是潼清筠正赤#裸着身子泡在那潭温泉当中,双手捂着头、满脸痛苦的神色。

    而潼清筠的身体也似是因为过度的疼痛而来回摇晃,那玉白色的肌肤在司徒谨面前若隐若现,虽然看到的只是潼清筠的后背,但司徒谨还是感到一阵莫名的心跳加速。

    这时,潼清筠嘴里又发出一阵痛苦不已的呻吟声,司徒谨这才清醒过来,顾不上场合,他快步朝着潼清筠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