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九章 抵挡不住的诱惑!
    斯洛特一脸着急,司徒谨却不缓不慢:“我从家乡带来的。”

    斯洛特捧着酒坛,追问司徒谨:“家乡,你家乡是哪里?我喝了这么多年酒,可没听说哪个地方有这么好喝的酒!”

    司徒谨道:”大叔,这酒才刚被酿出来没多久,还没开始卖呢!“

    “啥?”斯洛特怔了一下:”你是说这酒还没开始面世?“

    司徒谨点点头。

    斯洛特喃喃道:“难怪啊难怪!我就说嘛!这么好喝的酒如果面世了,我不可能不知道!“

    不过说完这句,斯洛特突然反应过来,他看着司徒谨:“不对啊!如果这酒还没在大陆上推出,你小子怎么会有?”

    司徒金抬眼:“因为这酒是我研制出来的。”

    “你说什么?”斯洛特一脸惊讶的看着司徒谨,好像世间没有什么事比眼下这件事更让他关心一样:“这酒...是你...?”

    司徒谨看着斯洛特,觉得对方有些搞笑,不过是一种酒而已,就算味道再好,也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吧?

    其实这也是司徒谨误会斯洛特了,前世的时候,司徒谨虽然也挺喜欢喝酒,但他只是把酒当做一种饮品,休闲的时候拿出来喝上两杯而已,跟真正的爱酒人士并不同。

    斯洛特就属于真正的爱酒人士,这种人你可以让他一天不吃东西,但你要是让他一天不喝酒,那可是比杀了他还更让他难受。

    斯洛特还在那发呆,司徒谨已经再次拿出了一小坛酒。这种小坛酒他有几十坛,而装酒量比小坛酒多出六七倍的大坛酒他有几百坛,所以他也没必要节省。

    见司徒谨眨眼间又拿出一坛酒,斯洛特眼睛发热:”那个,谨啊!这种酒你还有吗?“

    司徒谨拽出坛塞,小口抿了一口酒,立马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果然这才叫“酒”,香气四溢而又耐人寻味。大陆上的那些酒也能被称之为“酒”么?也就是没有喝过真正美酒的人才会喜欢喝那种难喝的东西!

    见斯洛特竟然因为一点酒连对他的称呼都变了,司徒谨更觉好笑:“有啊,怎么了?”

    斯洛特一脸谄笑的靠近司徒谨:“谨啊!这种酒你还有多少,都给我吧!我全买下!”

    司徒谨眼睛在斯洛特全身扫过,虽然斯洛特穿戴还算正常,但一身上下全是粗布烂衣,要不然司徒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不会把他当做邻家大叔看待。

    “你全买下?大叔,你有钱吗?”司徒谨毫不留情的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

    司徒谨这话一出,斯洛特登时满脸通红,幸好天色很暗,他的窘迫没有那么危险,不过司徒谨已经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突然,司徒谨心下一转,生出一计。

    “那个,大叔啊!就算你没钱,我也可以每天都供你喝酒!”

    斯洛特正在那绞尽脑汁的想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拿出来换酒,突然听到司徒谨说没钱也可以给他喝酒,他眼睛一亮,整个人竟然站了起来:”谨,你说真的?“

    司徒谨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不过大叔你可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斯洛特眉头微锁,见司徒谨突然将目光放在他腰间别着的长剑上面,斯洛特立马正色道:“这把剑可不行啊!你不要打它的主意。”

    见斯洛特一副防备的样子,司徒谨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啊?果然大叔的思维他理解不了!

    “大叔,你想多了,我想要的不是你身上的这把剑!”司徒谨解释道。

    “不是我的火云剑?”斯洛特将信将疑:“那你想要什么?”

    司徒谨看着斯洛特,认真道:“我想大叔你教我剑术!”

    “恩?”斯洛特楞了一下,随即一屁股坐到地上:”原来如此!你小子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司徒谨不说话。

    斯洛特又沉吟了一会,然后道:“虽然你小子的酒确实好喝,但我可不想因为一点酒就自找麻烦上身!“说完,顿了下,斯洛特又道:”大陆上想跟我学剑的人多了去了,我可不会随随便便收徒弟!“

    司徒谨笑笑:“既然大叔你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勉强了!”一边说着,司徒谨一边将自己手里的树枝扔进火堆,然后站起身子,打算离开。

    见司徒谨打算离开,斯洛特急道:“喂,你这就要走了啊?”

    司徒谨点点头。

    见司徒谨要把手里的酒一同带走,斯洛特一脸肉痛:“剑术可不是谁都能学的,就算我愿教你,你没天分也是白搭啊!”

    “天分?”司徒谨转过身子,看着斯洛特:“大叔所说的天分,是这个东西吗?”

    斯洛特眼睛微眯,只见司徒谨指尖出现了一层青色光芒,虽然这光芒很浅很浅,但斯洛特神色还是相当意外:“魄气?”

    突然,斯洛特轻笑一声:“呵!看来你小子是有备而来啊!”

    司徒谨也不否认:“现在呢?大叔你还是不愿意教我吗?”

    斯洛特没有说话,貌似心里还在纠结。

    见斯洛特还是没有松口,司徒谨将手里的酒坛收进了储物戒指,正想离开,斯洛特终于开口:“好吧,我答应你!”

    刚说完,斯洛特就暴露了他的本心:“不过在此之前,有一点我要提前跟你说好,你必须保证每天都能让我能喝上这种酒,如果哪天你拿不出这种酒了,可别指望我会继续教你!”

    司徒谨哑然失笑,然后道:“放心好了,大叔,这酒我有的是,供你喝上几年都不成问题!”

    “哈哈!真的啊?”斯洛特顿时眉飞色舞,神色间看起来丝毫没有高手风范,要不是对乐乐极度信任,司徒谨真是怀疑这大叔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

    见司徒谨一副很无语的表情,斯洛特有些尴尬,他慌忙转移话题道:“谨,虽然我答应教你剑术,但今天天色已晚,你还是先好好休息一晚吧!等明早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到这山顶上来找我!到时候我自然会指导你修炼剑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