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章 你这是什么酒?
    &lt;&gt;&lt;/&gt;

    潼清筠微微一愣,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你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

    司徒谨用叉子叉了一口兔肉,放进嘴里:“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潼清筠也不再多说什么,她拿起司徒谨特别削制的木筷子,夹了一筷子野菜,然后细嚼慢咽的吃了下去。

    看着潼清筠的动作,司徒谨有一瞬间出神。

    虽然已经跟潼清筠同桌吃过了很多次饭,但每当看到潼清筠吃东西时的样子,司徒谨还是会觉得这简直就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大陆上有很多人在吃饭的时候都会表现出一幅优雅的模样,拿司徒谨自己来说,从小接受的礼仪已经让他养成了一种吃东西的习惯,大陆人称这种习惯为“餐桌礼仪”。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一个人吃东西的模样可以大致看出这个人的后天修养!

    可潼清筠吃东西的样子在司徒谨看来,跟这种后天修养完全没有关系!

    确切来说,潼清筠身上的一切好像都跟后天修养没有关系,就像是她本来就是如此一样,她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神态看起来都相当自然,却又不失韵味!

    这种自然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没有经过任何雕饰和粉墨,仿佛她就是这样,她也就该是这样!而这种韵味也相当特殊,至少用言语很难形容!

    真要说的话,有的女人就像是玫瑰,妖艳而又危险;有的女人就像是水莲,纯洁而又高傲;有的女人就像是牡丹,高贵而又大气;有的女人就像是郁金香,美丽而又成熟。

    在司徒谨看来,潼清筠身上的韵味就是以上这四种花的混合体。

    不多时,二人都已经吃完了,潼清筠直接走到水洞里面的石椅上坐下,而司徒谨则把刚吃完的东西都收拾好。

    这一周以来,每次吃完饭都是这样!虽然两人同住在这水洞里,但从开始到现在,两人根本没说过几句话,潼清筠不跟司徒谨说话,司徒谨自然也不会主动找话说,那可不是他的性格!

    收拾好吃完的东西,司徒谨直接走出水洞!在水洞外面,他事先留了一只野兔,拿起这只野兔,他直接朝着山崖上面走去。

    山崖顶。

    看到司徒谨过来,那中年男子朝着司徒谨招了招手。

    司徒谨走近,中年男子看到司徒谨手里的野兔,笑道:“不错啊!算你小子有心思!不枉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司徒谨也不说什么,直接在周围划拉了一些树枝和枯叶,然后搭起了火架,把事先用竹棍穿好的野兔架在火架子上翻烤。

    中年男子跟司徒谨围着火堆相对而坐,见司徒谨翻烤的举动很娴熟,中年男子夸赞道:”行啊你,小伙子,手艺不错啊!“

    司徒谨继续翻烤,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一会,兔肉终于考好了,他把兔肉递给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也不多说,直接拿过兔肉,吃了一口,立马道:”哇!这味道简直绝了啊!“一边说着,中年男子又大口咬了几口肉,口中不停重复着:”好吃!太好吃了啊!“

    吃了小半个兔肉以后,中年男子吃肉的动作终于慢了下来,他看了看司徒谨,见司徒谨只是坐在一旁看他吃,他有些不好意思:“小伙子!你也吃啊!”

    司徒谨随意捡起一个树枝,随意的拨弄着他面前的火堆:“我不吃了,我刚刚已经吃过了!”

    听到司徒谨的话,中年男子点点头:“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他又咬了一口肉,然后突然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司徒谨!”

    男子停下手里的动作,道:“司徒?这姓氏可不多见啊!”

    司徒谨点点头,没说什么。

    之前在亚罗帝国里,任何人一听到他的名字,下意识的都会想到司徒南,出了亚罗帝国,这一状况终于改变了!“司徒”这个姓氏在亚罗帝国内可能是一种身份高贵的象征,但是出了帝国,这个姓氏在别人眼中除了有点少见以外,还真没什么特别的!

    这一刻,司徒谨突然觉得心里挺松快的。不是因为司徒这个姓氏之前带给他多大压力,而是因为他不想跟他名义上的那个父亲连在一起。说起来其实挺可笑的,他跟司徒南真正的联系好像就只有这个姓氏,抛开这个姓氏,两人之间还有什么?

    现在,他离开了家族、离开了帝国,头上依然顶着司徒这个姓氏,可没人再会把他跟司徒南连在一起了,这样很好,不是么?

    夕阳西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司徒谨的脸色在火光的映射下有些悲伤,中年男子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专心吃肉,也不再说话。

    良久,司徒谨开口道:“大叔你呢?怎么称呼?”

    “恩?”吃完了半只兔肉,男子随手将竹棍扔到了地上,道:“我嘛!斯洛特!”

    说完,男子将腰间的葫芦解了下来,打开壶嘴,饮了一口酒,然后把葫芦递给司徒谨:“你也来一吧!”

    司徒谨没有伸手去接男子递过来的葫芦,他继续用树枝拨弄火堆:“大叔自己喝吧,我就不喝了!”

    斯洛特立马不满道:“男子汉大丈夫,婆婆妈妈做什么,让你喝你就喝,这种场合,我一个人喝多没意思!”

    见男子这么说,司徒谨干脆直白道:“这酒太难喝了,我喝不惯!”

    “什么?”斯洛特更加不满了:“小伙子,我这酒可是大陆上最好的酒,一般人买都买不到,你竟然说它难喝?”

    司徒谨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斯洛特瞪大了眼珠,却拿司徒谨无可奈何。

    这时,司徒谨手里突然多出一个酒坛,这正是他临走时从酒坊里拿走的酒:“大叔,我看我们还是喝我这个吧?”

    看了一眼司徒谨手上的酒坛,斯洛特神色间闪过一丝意外,不过他也没问什么,直接伸手拿过司徒谨手里的酒坛,道:“这是什么酒?拿来我尝尝!”

    打开酒塞,一股浓厚的香醇气味立马扑鼻而来,斯洛特神色大惊,看了看司徒谨,然后他端起酒坛,喝了一口酒坛里的酒。

    酒刚进入到斯洛特的口中,斯洛特的双眼就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他赶紧放下酒坛,急着向司徒谨问道:“小伙子,你这酒是从哪里来的?”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