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想去大陆学院
    出了司徒南的书房,没有去看赫特,司徒谨直接离开了。虽然司徒南告诉他说老太太正在房里等他,但司徒谨却并没有立马去见老太太的打算。

    本来司徒谨以为自己可以若无其事,至少在回到他的房间之前,在这段路上他可以表现的若无其事,可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他高估了自己。

    原来他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心硬,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冷血。

    这么多年来,司徒南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儿子看待,更别提关心他、培养他,他一直以为自己不在乎这些,他甚至早就做好了被司徒南当做弃子放弃的准备,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司徒谨发现自己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间破碎了,碎的一塌糊涂。

    快步转过一个墙角,司徒谨突然觉得自己的头突然间无比疼痛,好像要爆炸开来一样,他停下脚步,整个后背倚在了墙壁之上。

    前世的时候他不也是没有父母的吗?可他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习惯,他甚至觉得这样很好,很自由,没人管着自己多好啊!不是吗?!

    这一世,他没有母亲、只有父亲,可他觉得跟前世没什么不同,他不难过、真的不难过,可为什么现在他却有种想哭的冲动?

    原来因为一直都没有,所以才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说不想要!原来不是不想要,是因为自己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啊!家的温暖,原来这个他心中最想要的东西反而一直被他压在了心底最深处。

    司徒谨突然笑了,这笑容里充满了对自己的嘲讽。

    既然这个家族已经打算抛弃他了,他现在又何苦这么恋恋不舍呢?不是他先放手的,他不需要这样!

    突然,司徒谨感到自己脸上一凉。他睁开眼,发现天空中不知何时飘下无数晶莹剔透的雪花,他仰起头,看着头上的天空,明明很明亮,但他却觉得很暗,好像整个天空都被什么给挡住了一样。

    伸出手,看着雪花落在他的手心,然后慢慢融化,司徒谨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一点。雪花那冰凉的触感好似让他的心也跟着冷静下来不少,至少没有刚刚那么翻腾了。

    司徒谨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站到天空中落下的雪花已经把他的头顶给完全覆盖,他还是没有动弹。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想了很多事情。

    突然,司徒谨甩了甩脑袋,把头上的雪都给甩到了地下,此时,他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就跟见到司徒南之前一样。然后,他抬起脚步,直接朝着老夫人的房间走去。

    司徒老妇人的房间里。

    老太太一人坐在房间内的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块方帕,不停的擦拭着眼睛。

    司徒谨进到这间房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老人家眼睛中不停流出泪水,看这样子,明显是哭了有一段时间了。

    “奶奶,好好的,您这么哭了?”司徒谨赶紧走到老太太面前,蹲下身子握住老太太的双手道。

    看到司徒谨,老太太的泪水更是止不住了,半晌,老太太问道:“小谨,你父亲找过你了吗?”

    司徒谨点点头,神情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

    老太太哽咽着道:“都是奶奶不好,奶奶没能阻止你父亲他”

    “奶奶!”司徒谨笑着拉了一下老夫人的手,道:“您说什么呢!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早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所以你不用为我担心“

    “小谨”老太太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在司徒谨头上来回抚摸着。

    其实昨晚赶回帝都的时候,司徒谨已经见过老夫人一面了,不过只是短短过去了一天,老妇人竟然就好像老了好几岁,连头上的白发都像是多出了好多。

    司徒谨见状,心里也是心疼不已,他当然知道他这个奶奶为什么一夜之间就会变成这样,这完全是为了他啊!

    “奶奶,你这这样,我真的没事!”司徒谨强笑着道:“对了,您还不知道吧,早朝的时候大皇子刚刚赐予了我爵位还有领地,就算是离开了家族,孙儿一样可以活的很好。”

    “真的吗?”听到司徒谨的话,老太太的眼泪终于止住了,好在老太太没问是哪块地方,不然若是知道司徒谨得到的领地是厄兰岛,老人家铁定会晕过去。

    司徒谨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还会骗您吗?!”

    说完,他又道:“奶奶,您也知道,家族族谱上有没有我的大名,这种事我根本就不在乎,虽然我被逐出家族了,但我依旧是您的孙子,血缘关系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斩断的,您说是不是?”

    老太太一脸慈爱的看着司徒谨:“小谨,你说的没错!你能这么想,奶奶真是高兴啊!”

    司徒谨继续道:“奶奶,以后等孙儿把自己的领地建设好之后,我会派人过来把奶奶您给接过去,到时候您就可以天天看到我了。”

    “好!好!”老太太一连说了两个好字,然后道:“奶奶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等你在领地站住脚了,奶奶立马就离开这个家,搬过去跟你一起住!”

    因为不知道司徒谨得到的领地是厄兰岛,在老夫人心中,想当然的以为司徒谨在去接收领地的时候,肯定不会太顺利,等慢慢站稳脚跟,肯定是需要些许时候。

    但司徒谨心里明白,什么站不站住脚啊!要说站住脚他肯定能站住啊!厄兰岛就是个无人岛,根本没人跟他抢,他想站哪站哪,地方大着呢!

    不过他却不能跟老太太说这些,只能点头应是。

    祖孙两人又聊了一会,终于,老太太不再哭哭啼啼了,脸色看起来也好了很多。

    这时,只听司徒谨开口道:“奶奶,大皇子赐给我的领地要等到我成年之后才能过去接手,在此之前,我想去大陆上的其他地方转转,也好长长见识。”

    “恩?”老妇人楞了一下:“小谨,你想去哪?”

    司徒谨笑笑,他心里确实有个想去的地方,但是他却不打算告诉老太太:“奶奶,我还没想好。”

    “不如去其他地方读书吧!”老太太想了下,突然开口道:“你年纪还小,趁着年轻多学点知识,这样对你以后也有帮助。”

    司徒谨楞了一下,他没想到老太太会说出这番话来,他确实就是想去一所学院,一所大陆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学院,本来他不像现在就告诉老太太,但老太太既然都这样跟他说了,他也不打算隐瞒了。

    “奶奶,我想去大陆学院!”司徒谨道。

    (这本书已经写了四十万字,觉得自己越写状态约好,但一看推荐,顿时泪流满面,还不到一千啊!真是让我情何以堪!第一卷写了这么久,马上快到第二卷了,大家多多支持下吧!)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