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司徒南的决定
    &lt;&gt;&lt;/&gt;

    司徒谨当然知道厄兰岛,不但如此,他还知道的很清楚。别看司徒谨现在面色这么平静,但他心里却别提有多高兴了。

    如果说亚罗帝国内真的有一块领地是他很想要的,但这块领地绝对就是厄兰岛。

    大陆人不喜欢海洋?没关系,他喜欢啊!大陆人对厄兰岛没兴趣,可他有兴趣啊!不但有兴趣,而且他对这个岛的兴趣还很大。

    很小的时候,司徒谨就读遍了大陆上的地理类书籍,“厄兰岛”终年高温多雨,植被茂盛,土地肥沃,跟他前世地球上的热带雨林差不多。

    因为厄兰岛上瘴气浓郁,大陆人都觉得岛上的土地是一片不祥的土地,不过司徒谨可没有这个观念,在他眼中,厄兰岛完全就是一个未被开发的大宝库。

    他相信,这个岛上肯定有很多很多的宝藏,本来他也是只是想着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去这个岛上探索探索,但没想到,大皇子现在竟然把这个岛赏赐给他了,这真是天大的惊喜啊!

    至于爵位那个东西,司徒谨还真不怎么在乎。不过罗贝尔说要给他五千人马,这倒是不错啊!

    早朝散了之后,司徒谨怀着美妙的心情回到了家中。刚一进门,就看到司徒南的贴身侍卫赫特站在门口。

    “大少爷,你回来了。”赫特站的笔直,跟司徒谨打招呼道。

    司徒谨点点头。

    赫特又道:“大少爷,伯爵大人在书房等您,请跟我来吧!”

    “恩?”司徒谨微微一怔。

    赫特说完之后,直接走在前面,司徒谨想了下,然后跟在了赫特身后。

    一路上,司徒谨都在猜测司徒南为什么会突然找他,而且还这么急,刚从宫里回来就要见他,难道是为了他刚刚得到赏赐的事?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司徒南的书房门口,赫特抬手轻轻敲了下门,里面传来司徒南低沉的声音:“进来吧。”

    赫特对司徒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则守在了书房的门口。

    打开房门,司徒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书房里面的司徒南。这次,司徒南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直直的看着他,直到司徒谨走到他的面前。

    “父亲,您找我?”司徒谨微微躬身,对司徒南行了一个礼。

    司徒南没有说话,依旧看着司徒谨。

    司徒谨也不再说话,他微微低着头,心里却越发摸不透自己这个父亲叫自己过来的意图。

    说起来,其实司徒谨昨晚回到帝都之后,也没见过司徒南,司徒南一直呆在军中,今早上朝父子两人才真正碰面,不过也没说过一句话,眼下倒算的上是父子二人久别重逢后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书房一片寂静,明明有两个大活人就呆在这个房间里,但却就是一点声响都没有。这对父子就像是在跟彼此较劲一般,谁都不开口说话。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司徒南突然闭上了双眼:“谨,你离开家族吧!”

    “恩?”司徒谨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错愕。

    司徒南睁开眼睛,这次语气很肯定:“我打算把你逐出家门,家族的族谱上以后也不会再有你的名字!”

    “什么?”司徒谨的语气很轻,轻到在说车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嘴就好像没动过一般。

    司徒南叹了口气:“本来我还有些犹豫,不过既然你现在已经有了爵位和领地,我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顿了下,司徒谨又道:“为了家族着想,我没有别的选择,希望你能理解吧!”

    “呵—”司徒谨突然笑了一声,在眼中快要泄露出什么之前,他突然阖上了双眼,然后道:“我理解理解”

    是啊,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他早就有这个准备了,不是吗?自打自己这个父亲让他跟帝国公主订婚的那一刻开始,不就已经把他作为一个弃子给抛弃了吗?

    自己跟特蕾西娅之间的联姻,是横亘在司徒家族与大皇子罗贝尔之间的一个明晃晃的大刺。这个刺一天不被拔掉,大皇子一天就不会完全信任司徒家族。

    自己如今虽然是立了大功,但在大皇子眼中,自己功劳越大,他就越不会放心,毕竟自己早就被大皇子打上了二皇子一系的烙印。

    撇开斐迪南不谈,就是特蕾西娅未婚夫的这一点,就足够让大皇子罗贝尔对自己产生芥蒂的了。虽然大皇子现在已经大权在握,但是二皇子毕竟还在,而且老皇帝一天没死,罗贝尔就一天坐不上那个宝座。

    最近因为要不要保特蕾西娅回奥兰多继承皇位的事情,自己这个父亲已经跟大皇子产生了分歧,这个时候跟自己划清界限,显然才是明智之举。

    理解!他真的理解!可为什么心里会这么痛?他应该对这个家族没什么感情的,对司徒南这个父亲更是没有什么感情,可当司徒南刚刚说家族族谱上以后都不会有他的名字时,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眼睛重新睁开,司徒谨眼中的悲伤之色已经被他掩盖下去。

    司徒南说了一句让他理解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其他解释的话语,只是道:”我最近这两天就会对外公布这个消息,所以这也准备一下,尽快离开家里吧。“

    想了想,司徒南加了一句:“你可以离开帝国,去其他地方转转,等年满14岁之后再去你的领地,至于帝国许给你的五千兵马,我会提前给你派过去,到时候你跟这五千兵马在厄兰岛附近会合就行了。”

    司徒谨点点头:“好。”一个字说完,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不再说什么,转过身,打算直接走出房间。

    “谨,”司徒南突然叫住他,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厄兰岛不比大陆,你自己多加小心。”

    司徒谨身子微微一顿,下一刻,他的嘴角却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既然已经放弃了自己,何苦现在又假惺惺的说出这句话呢?是对自己这个儿子最后的一点施舍吗?没必要,真的没必要,至少他不需要!

    这时,司徒南在后面又道:“还有,你奶奶正在她的房间里等你,你过去看看吧。”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