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赏赐
    没错,厄兰岛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至少在大陆人看来是这样。

    首先,厄兰岛作为一个岛屿,它就注定不会被大陆人喜欢。大陆人天生就不怎么喜欢海,觉得海洋象征着灾难,虽然有很多国家都濒临海洋,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试图往海上发展自己的势力,而厄兰岛,正是处于大陆上最大的一片海洋“诺亚海”之上。

    诺亚海位于亚罗帝国最南边,海上有很多岛屿,不过因为大陆人对这片海洋没什么兴趣,所以岛上几乎都没有什么人。

    当然了,这里所说的“岛”指的是大陆人从陆地上能一眼看得到的“岛”,至于更远一些的海洋上是否有岛屿,岛上是否有人居住,这些大陆人就不清楚了。

    “厄兰岛”正是这些岛屿中距离大陆比较近的一个岛,确切来说,是距离亚罗帝国比较近。厄兰岛跟亚罗帝国之间大约只有五六百米的距离,划小船过去最多也就十几分钟,是无可争议属于亚罗帝国的一个岛屿。

    虽然大陆人对海洋没兴趣,对海上的这些小岛也没兴趣,甚至懒得给这些岛起名字,但说到“厄兰岛”,大陆上的多数人却都是知道的。

    不为别的,因为这个岛在靠近大陆上的所有岛屿中是面积最大的一个岛屿,严格说起来,厄兰岛跟一个中小国家的面积差不多大,是少数几个大陆人为之命名的岛屿之一。

    不过这个岛就算面积再大,对大陆人也没有丝毫吸引力,大陆人的目光从来没有往海洋上看过,哪怕是一分一秒。正因为这样,听到大皇子说要把厄兰岛赏赐给司徒谨,大家才会露出这样意外而又怪异的神情。

    分封出去的领地有很多种,但大家还是第一次听说把岛屿当成领地分封出去的事情,这在大陆上所有靠海的国家中,绝对是史无前例。一些大臣在下面偷偷用眼睛看大皇子,心中却是在想这位皇子是怎么想到要把岛屿当做领地给分封出去的。

    不过,更多大臣却都在暗暗注视着司徒南的表情,大皇子今日之举绝对是再打这位伯爵大人的脸,表面上看大皇子这个举动是针对司徒谨的,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举动明显是针对司徒南的。

    不过司徒南的表情却让所有看着他的人感到有些失望,自始至终,这位伯爵大人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那淡然而又平静的神色,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肯定会以为司徒谨不是他儿子。

    大皇子对司徒谨说出这番话以后,眼睛的余光也不时的在司徒南脸上扫过,见司徒南一直面无表情,大皇子在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

    这时,司徒谨却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谢谢殿下对我的赏赐了!”

    司徒南还好说,但见司徒谨的脸上没有什么惊讶和不喜的神色,罗贝尔微微一愣,这小子的意思是愿意去厄兰岛?

    司徒谨如此爽快的接受了“赏赐”,让大皇子罗贝尔准备好的话突然派不上用场了,望着自己面前桌子上摆的两本奏折,大皇子的手在下面微微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伸出来。

    摆在罗贝尔面前的这两本奏折,其实是贝德福跟埃塞克斯参奏司徒谨私自放走帝国俘虏的奏折。贝德福不用说,虽然他在提亚斯完全被司徒谨给架空了,但司徒谨私自放走蒙丹和那些瓦尔人,这么大的举动肯定也瞒不过贝德福。

    至于埃塞克斯嘛!自打那天他气呼呼的离开李克斯特夫人的庄园后,其实他并没有离开提亚斯,而是去城司府见了贝德福,两个拥有共同敌人的人总是很容易产生一些共鸣,虽然在埃塞克斯面前,贝德福只能算是个官场小辈,但埃塞克斯却觉得看贝德福很顺眼,比看司徒谨顺眼百倍千倍。

    当听说了贝德福在提亚斯的遭遇后,埃塞克斯立马决定要跟大皇子狠狠参奏司徒谨一本,一个小小的守城军官,竟然不把上面派下来的城司大人放在眼里,还搞什么权力架空!真当帝国没有王法了?

    就在埃塞克斯正打算派人把奏折呈给大皇子时,司徒谨又把蒙丹和那些瓦尔族俘虏给放走了,埃塞克斯赶紧又重写了一份奏折,把这件事情也加了进去,然后才跟贝德福一起把奏折给呈送上来。

    大皇子刚刚说要把厄兰岛赐给司徒谨后,其实心里已经做好准备司徒谨会不愿接受,他想的是,到时候就把这两份奏折给扔出来,趁机好好敲打司徒谨一番,然后看他还有什么话说,但司徒谨就这样接受了,反而让大皇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最终,大皇子还是决定不拿出桌上摆着的这两本奏折了。既然司徒谨自愿前往厄兰岛,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再拿出奏折也没什么意义。

    不过,大皇子也知道自己这样有些过分,他又对司徒谨道:“虽然我现在把厄兰岛赏赐给你,但你还是等成年之后再过去吧!到时候,我会给你五千人马!”

    顿了下,大皇子又道:“既然你已经有自己的领地了,没有个爵位在身也不好看,我就再赐予你一个男爵的爵位吧!跟领地一样,这个爵位也是世袭的。”

    “啥?世袭?”听到大皇子的话,厅内大臣又吃惊了一下,不过随即大家也都释然了,不说司徒谨此次为帝国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如果奖赏太轻不好看,就说司徒谨身为帝国公主未婚夫的这一点,拿个世袭爵位也够了。

    皇亲国戚啊!没有个世袭封号跟皇室也不搭啊!仔细想想,司徒谨得到世袭爵位是早晚的事。至于那个世袭领地嘛!别逗了,那也算是领地吗?谁去谁遭殃啊!在那地方世袭,跟被流放有什么差别?

    想到这一点,大家到是有点同情司徒谨了。

    不过,从刚刚开始到现在,司徒谨脸上的表情却一直都很正常。

    只见他冲着大皇子微微鞠躬道:“谢殿下!”

    见司徒谨这个样子,多数大臣心中都浮现出一个想法,难道这小子不知道厄兰岛?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