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厄兰岛怎么样?
    一周后,帝都华林。

    早晨,皇宫议政厅内。

    大皇子罗贝尔坐在大厅里面最上方的椅子上,一众大臣分开两排站在下面。此刻,这个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从提亚斯赶回帝都没多久的司徒谨。

    其实,司徒谨是昨天晚上才回到帝都华林的,这次回来他没有带任何人,只有他自己一人,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回来的速度很快。

    本来司徒谨还以为大皇子罗贝尔要过几天才会召见他,但没想到他昨晚刚到,大皇子今天就要见他,而且还是在早朝之上。

    此时,司徒谨一身军装站在厅内台阶下方,正对着台阶上大皇子坐着的方位,而大皇子只是一直在看着他,似乎是在暗暗打量他一样。

    在想些什么。而站在他周围的那些大臣,每当眼光瞥到他时都会隐隐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

    其实大皇子此刻召见司徒谨上朝的意图很明显,在场的大臣都不傻,司徒谨这次为帝国立了这么大的功,如果帝国不作出一点表示的话也说不过去,而且司徒谨现在在帝国里的人气也很高,奖赏他也是顺应民意。

    在大家看来,司徒家族本来就已经够显赫的了,司徒南名为帝国军部的副总指挥官,其实是除了皇帝以外的军部最高长官,不管是在朝堂之上还是在朝唐之下,都是名副其实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司徒南的次子司徒凯,在帝国也是小有名气,年纪很小时就得到司徒南的悉心栽培,现在的身份虽然只是个联营长,但以后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有心人都看的出来,司徒南其实一直是把自己这个儿子往帝国下一任军队副总指挥官这个位置上培养。

    本来听说司徒南不喜欢他的长子,帝都内很多人都猜测是他的长子资质太差,所以才不被司徒南看好,一直放在边上冷处理。

    一些不喜欢司徒南的人为此在暗地里还没少嘲笑司徒南。

    就算司徒南再怎么英明,生出的儿子看来也不都是跟他一样精明的,果然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啊!真不知道他的大儿子是有多差劲,才让司徒南那么拿不出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当爸的怎么可能那么不待见自己的儿子?!

    是的,大家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提亚斯危机之后,还这样的看的人却很少了。

    好嘛!本来还以为司徒南的长子是有多差劲,可如今大家才看明白,原来这厮是被他的父亲给雪藏了,如果说不废一兵一卒能让敌人退兵是侥幸的话,那深入乌塔国境内杀死兰德尔呢?也是侥幸吗?

    算了吧?哪有那么多侥幸!

    大家现在只是羡慕司徒南,看看人家怎么生的儿子,一个比一个出色,再看看自己家的孩子,真有些不忍直视。

    本来司徒家族就已经是帝国的第一家族了,现在这个家族又出了一个厉害人物司徒谨,可以预测得到,以后帝国内除了皇室以外,再也没有哪个家族可以跟司徒家族比肩了。

    大皇子坐在上面打量了司徒谨好一会,然后微微一笑,开口道:“司徒谨,此次你以一人之力让敌人十万大军从提亚斯退兵,而且还杀死了敌人主将兰德尔,当真是为帝国立了大功啊!”

    司徒谨微微欠身,还没说话,大皇子又道:“说吧,立了这么大的功,你想要什么奖励?”

    司徒谨这才开口道:“回殿下,守护提亚斯城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我想我并不需要什么奖励。”

    司徒谨这话半是客套也半是他的真实想法,之前他被调到提亚斯,调令上写的就是让他协助城防,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他认为他该做的,他从没想过要什么奖励。

    而且说实话,这帝国内也没有什么是他感兴趣的。钱?他现在还真不差钱!权力?他完全没兴趣!至于名声,那个他更不在乎了。

    听到司徒谨的话,大皇子眯眼看着司徒谨,似乎是在试图分辨司徒谨刚刚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司徒谨抬起头,一脸坦然的看着大皇子。

    半晌,大皇子笑笑,道:”你为帝国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如果我不奖励你,外界岂不是要说我罗贝尔故意打压人才?“

    “这样吧!”大皇子沉吟了一下:“我记得之前父皇曾在你跟我皇妹的订婚宴上说过,等你成年之后要赐给你一块领地,我现在就替父皇他提前履行这个对你的承诺吧!”

    听到大皇子的话,所有大臣都是羡慕不已的看着司徒谨,近百年来,帝国极少分封领地出去。

    虽然每次分出去的领地面积都不大,但好歹是自己的私人专属领地,在领地内领主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而且领地内的一切人力、物力、财力也都完全由领主支配,这就跟一个小国王差不多,谁不想过这种日子?

    大皇子目光在整个大厅内扫过,将所有大臣的表情都收尽眼底,然后嘴角突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你看厄兰岛怎么样?“

    大皇子这话一出,大厅内所有大臣都怔了一下,随后,这些大臣的脸上都浮现出一种怪异的笑容,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眼睛不停地在司徒南跟司徒谨身上看来看去。

    “厄兰岛?竟然是厄兰岛,那个被帝国放弃的岛屿?!”

    “我听到什么?大皇子竟然是要把厄兰岛分给那小子!哈哈哈!笑死我了!”

    “在那个地方当领主?我宁愿呆在家里!”

    “看来大皇子跟司徒南之间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正常啊!”

    “以后要跟司徒南保持点距离了!“

    大皇子轻飘飘的一句话,已经被众大臣当成了一个隐晦的信号,众人心里一下子都活了起来,有幸灾乐祸的、有看热闹的,更多的则是在考虑大皇子这样做的深层意义。

    厄兰岛,去了那个地方,跟发配边疆有什么区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