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叫司徒谨!不叫司徒南!
    两人对视的这一幕再次被埃塞克斯看在眼中,刚刚沉下去的想法立马又浮现在他的心头。

    司徒谨点点头,正想转身。

    埃塞克斯突然对李.克斯特夫人开口道:“安妮,就算你把小谨当成弟弟,也不能这么纵容他啊!”

    听到埃塞克斯的话,司徒谨眉头微微皱起,这个什么埃塞克斯侯爵还没完没了了,一会叔叔一会弟弟的,他当自己是谁啊?有什么话就直说,在这里试探来试探去的有意思吗?司徒谨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当下,他也没什么耐性再听这个埃塞克斯胡说下去了,直接看着埃塞克斯侯爵道:“你谁啊你?我在哪休息跟你有毛关系?懒得跟你计较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司徒谨这话一出口,别说是埃塞克斯侯爵,就是李.克斯特夫人都被司徒谨给弄的一愣。跟司徒谨接触这么久,司徒谨虽然看起来比较冷淡,但说话一直是中规中矩的,行为举止也都很显贵族风范,这个样子的司徒谨李.克斯特侯爵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这位夫人只是微微一怔,眼里就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反观埃塞克斯侯爵,反应过来司徒谨说了什么,瞬间血气上涌:“你...你说什么?”

    埃塞克斯侯爵一直身居高位,别人见到他不说抢着拍马屁,那也是极度尊敬,他何曾听过别人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说的难听点,这已经不是说话,而是骂他了!

    司徒谨看着埃塞克斯侯爵,轻笑一声:“呵!怎么?没听清?要我再跟你重复一遍?”

    看到李.克斯特夫人眼中竟然隐含笑意,埃塞克斯觉得自己在最爱的人面前丢尽了面子,他瞬间大怒,直呼司徒谨的名字道:“司徒谨,就是你父亲司徒南见到我,也要给我三分面子,你一个小辈,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司徒南平时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司徒谨冷哼一声,满脸不屑道:“司徒南是司徒南,我叫司徒谨!不叫司徒南!”

    “你...”被司徒谨这么一噎,埃塞克斯侯爵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这个时候,他也懒得再试探下去了,直接问李.克斯特夫人道:“安妮,你跟我说实话,你跟这小子之间是什么关系?”

    埃塞克斯刚问完,李.克斯特夫人还没说话,司徒谨已经抢先开口道:“我们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是有毛病,大早上上人家来问东问西,你还有理了?”

    司徒谨平时很少对人这么冲,但是那不代表他没火气,本来折腾了一个晚上,他想好好休息一下,可没想到这埃塞克斯竟然在这里跟他不依不挠起来。

    在这世界上有的人不适合跟他废话,就适合跟他动手,而有的人不适合跟他动手,就适合跟他动口。埃塞克斯就是属于后一种人,今天司徒谨就算把他打个半死,这埃塞克斯日后肯定还是少不了来纠缠李.克斯特夫人,所以司徒谨才选择动口。

    说完,司徒谨又道:“行啊!你不是想知道我们什么关系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们是住在同一个房子里的男女关系,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听到司徒谨的话,埃塞克斯侯爵的脸都绿了,他看着李.克斯特夫人,问道:“安妮,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吗?”

    李.克斯特夫人看着司徒谨,眼中闪过一丝嗔色,她也不清楚司徒谨是怎么了,非要跟这埃塞克斯侯爵在言语上挣个高下,不过她也没开口反驳司徒谨的话。

    这让埃塞克斯的胸口顿时有种被大石压住的感觉,他大笑了两声,声音却充满了嘲讽:“安妮,你没搞错吧?啊?你难道真的喜欢这小子?他现在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年呢!难道你认为你跟他之间真的有可能吗?”

    司徒谨一脸冷笑的看着埃塞克斯侯爵,现在说他年纪小、未成年,刚刚这家伙还在那冠冕堂皇的说什么他老大不小,真没见过变的这么快的!

    “埃塞克斯!”李.克斯特夫人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愠色:“请注意你的言辞!”

    埃塞克斯不怒反笑:“注意我的言辞?”他突然用手指向司徒谨道:“他刚刚说了那么多,你怎么不让他注意言辞啊?”

    埃塞克斯侯爵平时其实是个很稳重的人,言语举止极少失态,不过今天在这件事情上,他显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不过仔细想想,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跟李.克斯特夫人挂钩,这埃塞克斯侯爵还真没有不失去理智的时候。

    诚然司徒谨真的没有成年,如果是听到别人跟他说司徒谨跟李.克斯特夫人之间有什么,埃塞克斯可能会一笑置之。但今天见到司徒谨之后,埃塞克斯却已经把司徒谨当成了自己最大的情敌!未成年?算了吧!除了一个虚数的年纪在那摆着,这小子哪里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年?

    李.克斯特夫人抬手轻轻揉了揉额头,然后开口道:“埃塞克斯,我累了!不想再跟你继续争辩下去,你先离开吧!”

    “什么?”听到李.克斯特夫人竟然直接对他下逐客令,埃塞克斯表情有些愕然。

    而李.克斯特夫人,说完那句话,便转身不再看埃塞克斯侯爵。

    埃塞克斯大笑了两声,然后咬牙道:“好!好!”一连说了两个好,望着李.克斯特夫人的背影,埃塞克斯道:“安妮,你今天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

    说完,气呼呼的转过头,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别墅。

    直到埃塞克斯离开,李.克斯特夫人才看着司徒谨,道:“你啊!跟他较什么真!今天之后,你算是彻底把他给得罪了!”

    司徒谨满不在乎道:“我还怕他不成!这人从一开始就在那不停的试探我们,我就是看不惯这种人!”

    听到司徒谨的话,李.克斯特夫人有些哭笑不得,然后道:“行了!你不是累了吗?赶紧上楼去休息吧!”

    司徒谨点点头,然后道:“你呢?你也一晚没睡,不休息一下吗?”

    李.克斯特夫人道:你先上去吧!我一会也回房休息一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