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遵从本心
    其实自打上次见了司徒谨之后,李.克斯特夫人这几天的心情就一直都很复杂。

    她现在对司徒谨事实上也说不上是有多喜欢,只能说略微有点好感,可即便是这样,她也觉得自己可笑至极。不说司徒谨在年龄上比她小那么多,就说她身为寡妇这一点,就不该对司徒谨抱有什么心思。

    像是李.克斯特夫人这种女人,从来就不缺少追求者,别说她嫁人之前,就是她嫁人之后,对她动心思的男子也是数不胜数。

    不过,李.克斯特夫人却从来没觉得自己会对哪个男人有好感,从小到大,她见过太多男人,这些男人不管是行为举止、还是神态目光,无一不让她觉得厌恶。

    正是因为所有男人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位夫人之前才会心甘情愿的嫁给李.克斯特侯爵这么个老头子。一方面是从家族利益方面考虑,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嫁给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头,自己也可以早点解脱出来。

    可以说,一切都已经按照这位夫人的想法往下发展,不但如此,还比她预想的发展速度要快上很多。如今,李.克斯特侯爵不但已经死了,而且她还顺利继承了李.克斯特侯爵留下的庞大遗产,按理说,她现在应该很高兴,可她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只能说司徒谨的出现打乱了这位夫人预想的生活,事实上她跟司徒谨也认识没多久,但很奇怪,司徒谨确确实实在她心里霸占了一席地位,有生以来,司徒谨是除了老伍德维尔以外,第一个在这位夫人心里留下痕迹的男子。

    老伍德维尔不用说,那是她的亲生父亲,可司徒谨呢?连李.克斯特夫人自己都想不明白司徒谨是如何让自己对他留下深刻印象的。

    是初次见面时那清澈的不带有一丝色彩的眼神?还是小峰山上挡在自己面前那不宽阔却让人很安心的背影?亦或是不管发生什么却永远都一脸冷静的那张英俊面孔?还是那隐约有种香草气味的温暖怀抱?

    不管是什么时候,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她对司徒谨有种本能的信任感。李.克斯特夫人本来就不是个花瓶,这一点从她的父亲老伍德维尔过世之后,她以一己之力把家族领地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能看出来,可到了提亚斯后,她却发现自己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本能的就想依赖司徒谨。

    自打李.克斯特侯爵去世之后,提亚斯上层社会就一直流传说她跟司徒谨两人之间有不正当关系,最近这谣言愈演愈烈。在来此之前她本来已经决定以后要跟司徒谨两人保持距离,但就在刚刚,当她知道司徒谨如今生死未卜时,她却突然发现自己想错了。

    为什么要去在乎别人的看法,而因此违背自己的本心呢?世俗眼光对她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么?之前她或许觉得很重要,可现在她却只想顺着自己的心意走下去。

    此时此刻,李.克斯特夫人只想看到司徒谨这个人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

    或许真的有神灵听到了李.克斯特夫人心里所想,就在这时,这位夫人突然看到前方白茫茫的雪地中突然冒出几个身影,接着,更多的身影从后面快速跑了出来,然后一路朝着提亚斯城这边奔袭过来。

    李.克斯特夫人定睛一看,美目中突然浮现出一丝喜色。

    城楼下面,菲尔丁自打下来之后,就一直阴着个脸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在他身边,站着几个军官,这些人的脸色比菲尔丁也好不到哪里去。

    “统领大人,十五个小时了,他们还会回来吗?”其中一个年龄稍小点的军官终于忍不住先开口。

    菲尔丁没有说话,另外一个军官却叹了口气:“一百个人对十万人,能有多大胜算!”

    年龄小的军官脸色一急:“可司徒少爷不是常人啊!他不是非常厉害吗?”

    又一个军官开口道:“司徒少爷再厉害也就是一个人,就算他带出去的那一百个人个个以一顶十,那最多也就是一千人,一千人对十万人跟一百人对十万人有多大区别?”

    “那怎么办啊?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他们不管了吗?”年轻军官的声音焦急不已,看的出来,他心里应该很崇拜司徒谨。

    可他这句话问出口,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回答,所有人包括菲尔丁都垂下了眼睛。

    半晌,菲尔丁声音有些沙哑道:“是我不好!我不该放司徒少爷他们出城!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说完,菲尔丁转过身子,好像有意不想让人看清他此刻的表情一样。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城防兵急急忙忙的从城楼上面跑了下来。

    听到声音,菲尔丁抬起头,见那城防兵如此着急,他面色一变:“怎么了?难道敌人又来攻城了?”

    也不知道是本来就跑急了,还是被菲尔丁的声音给吓到了,那城防兵还没等跑下楼梯,脚下忽然一扭。

    “哎哟!”

    菲尔丁也顾不上去看那个城防兵了,现在他心里已经认定是有敌军再次过来攻城了,同时,他心中忽的一痛,敌人再次举兵攻城,是不是代表司徒谨他们已经...?”

    菲尔丁本来十分强壮的身体突然一个摇晃,他赶紧用手扶住了身边的城墙。

    虽然跟司徒谨相处时间不长,可在菲尔丁心目中,早已把司徒谨当成了亦师亦友的人。他心中对司徒谨有敬佩、有感激,虽然菲尔丁一贯看不起贵族子弟,可司徒谨在他心中却绝对是个例外。

    之前他心中本来对司徒谨他们还抱有一丝幻想,可现在这一切的幻想都破灭了!

    突然,城门外面响起一阵厚重的敲门声。

    听到声音,菲尔丁瞬间回头,他身边的所有人也都一脸诡异的样子盯着他们眼前的两扇城门。

    是谁在敲城门?城门外面不是有防御阵吗?

    难道...?

    所有人心中都浮现出了一个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猜测。

    就在这时,那扭到脚的城防兵终于开口道:“统领大人,司徒少爷他们回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