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辛德里
    不过,这位夫人竟把这么机密的东西拿给自己看,可见她心中对自己的信任程度!想到这里,司徒谨心里也是有些感动。

    良久,他抬起头,道:“这剩下的三万紫母兵器在哪里,你知道吗?”

    李.克斯特夫人点点头。

    司徒谨突然神色一凝,低声道:“这三万紫母兵器千万不能被人发现,要是被发现,夫人的身家性命便都别想保住了!至于知道这件事情的所有人,夫人也不能再让他们活在这世上了!”

    之前司徒谨虽然已经传书帝都,上报发现紫母矿等一应事情,但在文书中也只是大概说了一下杜勒斯跟李.克斯特侯爵瞒着帝国私自开采紫母矿的事情,并没有具体说明二人私采矿物多少以及把紫母作何用途,好在宫中并未对此事做出重判,只是处死主犯而已。

    若是宫中知道杜勒斯和李.克斯特侯爵私造紫母兵器八万,并且大多兵器都已卖给其他国家的话,必定勃然大怒,并判二人家属坐连其罪。到时别说是李.克斯特夫人,恐怕但凡跟二人有点关系的人,都难逃一劫。

    李.克斯特夫人本就知道此事非常,如今听到司徒谨说要把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给杀了,虽然心下觉得残忍,但也明白非此不可。

    司徒谨又暗自嘱托了李.克斯特夫人几句后,方才离开李.克斯特夫人的庄园。

    这一日,提亚斯天气骤寒,乌云密布,白天下了一天小雨,傍晚时分雨却转雪。一时之间,城中之人都有些无法适应这突然间的转变!

    自打司徒谨安排【13营】密切勘察邻国动态以后,艾博特作为司徒谨大力培养的斥候队总队长,担负起了侦查的主要任务。他安排其下五个斥候小队日夜轮流潜伏在边境区域,一有什么情况立马汇报!

    与提亚斯有土地接壤的就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处于提亚斯西北角的“乌塔国”,另外一个则是处于提亚斯东北角的“塞纳国”。

    这两个国家呈半环抱姿势将提亚斯给包在中间,唯独留了一个缺口无法环上,这个缺口就是处于提亚斯正北方的“多伦大峡谷”,在“多伦大峡谷”的对面,便是广阔无垠的“伊坦荒原”了,“伊坦荒原”与“乌塔国”与“塞纳国”皆有大面积土地接壤。

    艾博特每日分别在两处边境区域安排一支小队侦查情况,却说这一日轮到某一斥候小队侦查西南边境,这小队里有一个名叫辛德里的士兵,就潜伏在边境的一个枯草堆里。

    他背后乃是一小片丛林,树木虽多,怎奈时节更替,树枝上都是光秃秃的,鲜有树叶。倒是地上,被层层落叶盖住,雨水跟雪水尽数落在落叶之上,打湿打烂落叶无数。

    望着从天空中飘下的鹅毛大雪,辛德里趴在草堆中,目光有些涣散。随即,他赶紧甩了甩头,先是将身上穿的单衣领口给合紧,然后又把双手放于口前,往手心里呵了几口热气,这才觉得暖和了一些。

    抬头望了望天空,辛德里突然想到自己以前的一些事情。

    跟【13营】的大多数人一样,辛德里每日也是混吃等死,自己虽然有口吃的,但家里老小却完全顾不上。

    家中快揭不开锅了,辛德里的妻子连夜从乡下赶到军中,问他拿钱,可辛德里却愣是拿不出一个银币来。

    辛德里到现在都忘不掉他妻子当时看他的眼神,他更忘不掉他自己当时窘迫到想死的心情。

    他一人在外,家中老父老母还有两个孩子都是妻子一个人在照顾,可他却没法交给妻子一分钱!辛德里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的无能!

    后来,司徒谨来了,在大家怀疑和不屑的目光中,以极快的速度树立起自己的威信,并将【13营】打乱重组。辛德里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幸被选到斥候小队中。

    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

    司徒谨每日给大家安排大量大家完全看不懂的训练任务,刚开始的时候,辛德里也跟大家一样,不知道做这些训练任务有什么用,但很快,他们便感受到了自己实力的突飞猛进。

    就拿辛德里来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军中侦查人员,他自认为就算是大陆上极为出色的侦查人员,也不会比他强到哪去。他所会的本事,很多大陆人恐怕连听都没听说过呢!

    辛德里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价值,他喜欢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就算为此身死也在所不惜!

    至于对家里人,他也无甚牵挂了。自打司徒谨到【13营】后,每月至少给【13营】每人发五个金币,而且时常还有其他奖励,现在辛德里家中过的很好,辛德里也终于能在自己妻子面前直起腰来了。

    自己正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家里也没什么后顾之忧,辛德里现在只愿能发挥自己所长,以报司徒谨对他的栽培之恩。

    就在辛德里脑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见自己前方不远处的一根枯草微微摇动,辛德里面色一凝,随即俯下身体,将耳朵贴近地面。

    很快,他便听到地下不断传来阵阵轰隆之声。

    辛德里粗略算了一下,这声音距离自己这里已经不到十里之遥。

    不敢耽搁,辛德里转身便朝着提亚斯城内跑去。

    跑到西城城门口后,他先是跟西城守城军官说,让他时刻注意四周动向。然后借了一匹马,一路狂奔到司徒谨的庄园。

    司徒谨正安坐在别墅大厅内,跟菲尔丁不知在说些什么,闻说有斥候兵急来相报,司徒谨心中瞬间升起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得到司徒谨的允许后,辛德里一路快步走进大厅,然后将自己刚刚听到的声音跟司徒谨说了,并预算一刻钟内,必有大队军马行到西南边境交界。

    闻言,司徒谨跟菲尔丁都是大吃一惊。

    司徒谨起身,先是拍了拍辛德里的肩膀,然后跟菲尔丁道:“你赶紧安排人守住东、西、北三个方向的城门,我带人去边境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