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三十章 战斗结束
    下一秒,只见鲍曼整个头颅突然与身体分家,然后“嗖”的一下子飞旋到了半空中。

    这一幕太过让人惊骇,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呆呆的望着这一切,直到鲍曼的头颅开始向下坠落的时候,下面的众人才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随即众人纷纷一脸骇然的向四周撤退,场中瞬间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砰!”鲍曼的头颅终于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瞪大的双眼看起来甚是吓人,显然是直到死去都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鲍曼的头颅刚刚落地之时,只见鲍曼那依旧还立在原地的身体上,颈项处突然喷洒出大量鲜血,然后,鲍曼的整个身体轰然倒地。

    场中鸦雀无声,这血腥无比的一幕瞬间让所有人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等众人回过神来,发现司徒谨就站在鲍曼尸体的不远处,一脸平静。他手中握着的那把丑陋无比的大剑此时在众人看来甚是狰狞,可能是因为吸收了鲜血的缘故,本来锈迹斑斑的剑身上竟泛出一丝光芒,但这危险的光芒却让所有人心中发怵。

    菲尔丁整个人还维持着刚刚的姿势向后微仰,见鲍曼头颅落地,菲尔丁终于明白鲍曼已经被人砍了脑袋,他想站直身体,却发现整个身体竟然都僵硬了。

    这时,他听到司徒谨的声音在耳边冷冷响起:“这提亚斯还是帝国的提亚斯吗?难道你们都打算跟着杜勒斯造反吗?”

    菲尔丁抬眼看向司徒谨,却发现司徒谨正给他递了一个眼色。

    菲尔丁也不是没有眼力件的人,见司徒谨给自己递眼色,当下便明白了司徒谨是什么意思。

    他勉强站直身体,干咳了两声,然后举起手中宝剑,视线在周围所有城卫军身上扫过,大声道:“大家听着!提亚斯发现稀有矿种紫母矿,城司隐瞒不报,并动用狱中牢犯私自开采矿物,从中牟取暴利。现被司徒少爷发现,便想杀人灭口,鉴于你们并不知情,现在收手,一律既往不咎!”

    菲尔丁本来就是所有城卫军的长官,虽然这当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是他的亲卫兵,但是菲尔丁在他们心中也多多少少有些威信,加上听了菲尔丁刚刚所说的那些话语,大家也都再生不起什么打斗的心思。

    菲尔丁趁势开始整顿所有城防军,把大家都聚合到一起。所幸因为刚刚动手时间较短,所以倒也没有出现太大伤亡。

    整顿好所有城防军后,菲尔丁立在原地犹豫了好一会,终于还是走到司徒谨这边,开口问道:“司徒少爷,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司徒谨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菲尔丁,微微挑眉,随即道:“还能怎么做,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再无回旋余地!你现在立马带人去把杜勒斯和李.科斯特侯爵给抓起来,晚了的话恐怕这两个人就跑出城了!”

    虽然直到现在为止,李.克斯特侯爵还没显现出跟这件事情有太大关联,但是司徒谨是谁?他略微一想,就知道李.克斯特侯爵肯定也参与了这件事,单凭杜勒斯一个人,就算把矿石给开采出来他也卖不出去!加上刚刚高文又告诉司徒谨说李.克斯特夫人曾派阿尔瓦来报过信,这更加让司徒谨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当然,司徒谨现在还不知道定期就有大量含有紫母的兵器被运出提亚斯的事情,而听到司徒谨说让自己带人去把杜勒斯跟李.克斯特两人都抓起来的菲尔丁,想当然的就以为司徒谨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菲尔丁沉吟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带人去把他们给抓起来!”

    司徒谨看着菲尔丁,道:“菲尔丁统领,只要你能把这两个人都给抓起来,将来这件事情就算报到帝都想必你也不会受到太大牵连,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吧!”

    听到司徒谨的话,菲尔丁面色微变。

    他没想到司徒谨让自己去抓人竟然是这个意思,在今晚以前,他一直觉得司徒谨只是个不懂世事的世家子弟,但这一晚上,司徒谨却一遍又一遍的洗刷着自己对他的看法!

    郑重的点了点头,菲尔丁转身上马,命令一部分城卫兵跟在司徒谨身边,听从司徒谨调遣,然后自己带着另外的城卫兵策马朝着城内奔去。

    与此同时,李.科斯特侯爵别墅的大门口,迈卡正倚靠在门前的一根大树上,突然一人骑马从远处快跑过来,飞身下马,几步走到迈卡面前,低声在迈卡耳边说了一些话后,那人稍稍放大声音道:“迈卡少爷,就是这样!您现在赶紧通知侯爵大人带着家人离开提亚斯吧!晚了的话可就来不及了!”

    听到这人的话后,迈卡眼中闪过一丝异芒,低声道:“你且离去!我自有计较!”说完,转身快步朝着别墅走去。

    且说自打杜勒斯离开李.克斯特侯爵的别墅后,老侯爵也没心去想那男女之事了,一个人呆呆坐在房间内寻思良久,突然觉得一阵邪火从下体内突然冒出,本来已经被打断的**“腾”地一下重新燃起,竟有一种火不燃尽势不甘的架势。

    想来是那刚刚服下的壮阳#药终于起了效果,老侯爵满面红光,身体突然觉得一下子涌现出无穷的力量,他整个人“嚯”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然后直接朝着李.克斯特夫人的房间便大步走去。

    终于走到了李.克斯特夫人的房间门口,老侯爵猛的一旋转门把手,却发现房门已经从里面被反锁住了,双眼微微一眯,老侯爵将一只手伸向睡衣衣袋,下一刻,竟从衣袋内掏出了一把钥匙,然后对着钥匙孔便插了进去。

    房间内,李.克斯特夫人正穿着衣服一脸忧愁的坐在床边,今晚发生了这么多事,她也没心思再睡觉了,虽然阿尔瓦早就已经返回,并将高文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她,但这位夫人却还是没法放下心来。

    好在自打李.克斯特侯爵刚刚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这倒是让李.克斯特夫人心安了不少。

    突然,一阵细碎的钥匙钻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接着,李.克斯特夫人便听到房门“嘭”的一下被从外面打开,她心下一跳,站起身子,抬起脚步刚朝外面走了没几步,李.克斯特侯爵整个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