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交手
    菲尔丁向后一仰身子,紧紧勒住了马的缰绳,接着,他伸出手,做了一个“停”的手势,他身后的城防军立马都停住了脚步。

    此时,菲尔丁与司徒谨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十米。菲尔丁的视线在司徒谨身后的众人身上扫过,发现这些人无一不是一身褴褛、面向狼狈,他微微皱眉,对这些人的身份已经有了猜测。

    “怎么?菲尔丁统领,你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是想要杀我吗?”司徒谨远远望着菲尔丁,语气不咸不淡道。

    菲尔丁看着司徒谨,没有说话。

    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城防军则目露疑惑,显然是不清楚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多数人望着司徒谨身后站着的那些衣衫褴褛的人,心里都在猜测这么多乞丐一下子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对于提亚斯地下有紫母矿的事情,除了菲尔丁在内的几个军官外,多数城防军中都不知情。不过这两千人加上被鲍曼带走的那一千人都是菲尔丁培养出来的亲兵,对菲尔丁的忠诚度极高。菲尔丁既然把这些人给带出来,心里自然对他们也是十分信任。

    “司徒少爷,听说你发现了一些不该发现的东西,现在有很多人都希望你能立马死去!”菲尔丁的声音突然响起。

    看着骑在马上的菲尔丁和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威风凛凛的城防军,跟着司徒谨逃出矿洞的那些人眼中都漏出了一丝惊慌胆怯的神色,虽然大家并没有奢望从矿洞出来以后就能获得自由身,但大家也没想到抓他们的人会来的这样快,这当真是刚从狼穴里逃出,便立马又遇到了群虎,一股悲哀的情绪渐渐蔓延了所有人。

    司徒谨冷冷一笑:“很多人?!这些人当中也包括统领大人你,是吗?”

    出乎司徒谨的意料,菲尔丁却摇了摇头:“不包括我!”说完,菲尔丁神色一变,脸色有些焦急道:“司徒少爷,你赶紧带着这些人出城去吧,我会让守城军官对你们放行!事不宜迟!你们马上跟我走!”

    提亚斯虽然是个边陲小城,但是因为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城内的城防军加起来足足有万人之多。菲尔丁虽然是城防军统领,但是这一万城防军可都不是完全忠于他的,对此菲尔丁也是心知肚明。正因为如此,他才要把司徒谨这些人给放出城去。

    可他话刚说完,后面却响起一道不和谐的声音:“菲尔丁,看来城司大人料的没错,你果然是打算背叛城司大人是吗?”

    菲尔丁回过头,看到鲍曼一马当先,身后跟着三五百人,正一路朝自己这里快速跑来。见此,菲尔丁双眼不自觉的一缩,他认出了跟在鲍曼身后的那些人并不是他之前派给鲍曼的那些人。

    “鲍曼...你...”菲尔丁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停滞,回过神来,鲍曼已经跑到离他不足五米的地方。

    “你什么你!”鲍曼一改以往面对菲尔丁时的恭敬模样,一副居高临下的口吻道:“菲尔丁,城司大人命令你来剿杀这伙逃犯,你竟然打算私自将这些人给放走,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菲尔丁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鲍曼的脸上,良久,苦笑了两声道:“原来如此!是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

    “别TM废话!”鲍曼爆了一句粗口,然后道:“菲尔丁,你私放逃犯,罪不可恕,识相的话,立马束手就擒!”

    “哼!”菲尔丁面色转冷,回头看了一眼司徒谨,然后重新转过头对鲍曼道:“鲍曼!你以为就凭你这点人能拦得住我吗?!”

    “哈哈哈!”听到菲尔丁的话,鲍曼突然一阵大笑,然后开口道:“菲尔丁,你以为我真的只带了这么点人过来吗?实话告诉你,这周围都已经被我的人给包围住了!别说是你,就连那群逃兵今天也都要死在这里!”

    “你...”听到鲍曼的话,菲尔丁神色大骇,他四下张望了一圈,发现远处确实有些黑影在不停闪动,知道鲍曼所言非虚。

    自打听到菲尔丁开口说要放自己这些人出城后,司徒谨的心里就有些吃惊,现在又听到菲尔丁和鲍曼的这一番对话,他心里对事情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见高文还没有带着【13营】赶过来,司徒谨脑中急转。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他当然有把握迅速逃走,但问题是他身后还跟着上千号人呢!这些人因为长久被奴役,身体极度虚弱,别说一点战斗力都没有,连跑步都成问题。

    就在这时,鲍曼已经大喝一声,骑着马儿便朝着菲尔丁直奔而去。在离菲尔丁不足两米之时,鲍曼一把抽出自己腰间的宝剑,然后整个身体从马背上一跃,飞身便朝着菲尔丁一斩。

    与此同时,司徒谨发现两侧正有大量城防军朝着他们这里极速而来。听到这秘籍而又厚重的脚步声,跟在司徒谨身后的所有人都一脸惊恐,多恩一直呆在司徒谨的身边,本来就已经很虚弱的他干脆坐到了地上,望着远处跑来的城防军,也是一脸绝望的神色。

    司徒谨眉毛一竖,犹豫着要不要将大家给送回矿洞里去,毕竟矿洞门口有个阵法,让大家进去还能安全一些。但他又怕来的这些人当中有懂阵法的人,如果这些人破开阵法进去将所有人堵在里面,那等待大家的就只有死亡了。

    菲尔丁也注意到了司徒谨这边的情况,他一手抽出宝剑,挡住了鲍曼直垂而下的斩击,另一边却侧过头,对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道:“赶紧过去保护那些人,他们不应该死在这里!”

    菲尔丁一声令下,虽然不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身后的城卫兵立马有一半朝着司徒谨那边跑去,就在这时,菲尔丁突然感到胳膊一痛,他回过头,发现自己的胳膊因为刚刚走神被鲍曼给砍了一刀,鲜血顺着胳膊肘直流而下,半个胳膊瞬间染成了红色。

    “哼!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的死活!”鲍曼冷笑一声,对着菲尔丁又是一阵乱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