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报信
    高文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接着,只见司徒谨突然将身体转向涌在洞穴口的所有人,开口道:“大家听着,我现在要带你们从这里走出去,请所有人排好队跟在我后面,不要乱跑!”

    听到司徒谨的话,所有那些被抓来挖矿的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激动的神色。

    实话说,在这矿洞里每天都有人死去。因为怕他们逃走,所以监工从来不给他们吃饱,而且动辄便对他们又打又骂的,加上休息时间严重不足、身体素质稍差一点的根本就顶不住几天。即便是身体素质不错的,整日呆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方里累死累活的,也撑不了多久。

    他们就像是不停被使用的工具一般,却又没有任何保养措施,很快坏掉然后就会被抛弃。接着,又会有新的工具进来替换他们!周而复始,死在这矿洞里的人没有一千也有**百了,这死亡率着实吓人。

    正因为如此,被抓进这里的每一个人其实都已经做好了自己很快会死去的心理准备,大家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有机会走出这个地方。

    在这一刻,当他们得知自己竟然可以离开这个矿洞,重新出去外面呼吸新鲜的空气时,所有人的心情简直是激动的难以形容。只要能让他们出去,就算死在外面他们也无怨无悔了,不管怎样,总比死在这个地下矿洞里强吧?

    因为时间紧急,司徒谨也没时间照顾这些人的情绪,只是招了招手,然后道:“我们现在就出去,大家跟在我身后!”

    一边说着,他已经跟高文一起朝着那排木头后面的长廊走去。

    可刚走了没几步,司徒谨回过头,却发现那些瓦尔人竟站在原地一动没动,不但如此,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很茫然的神色,显然这些瓦尔人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着大家一起往外走。确切的说,他们是不知道司徒谨要不要带他们一起往外走。

    其实这些瓦尔人也是想多了,司徒谨既然说了要带大家出去,那就是把他们也算在里面了。不管他们的身份是什么,在司徒谨眼里,这些人都不该死在这里。

    就在司徒谨想把他们一起喊上的时候,一个留着寸头的瓦尔人突然对司徒谨喊了一声:“那个...请等一下!”

    所有人都回过头,看着这些还站在原地的瓦尔人,跟在司徒谨身后的几个男子竟然对他们招了招手:“蒙丹,你们还站在那里干吗?跟我们一起走啊!”一边说着,这些人一边偷偷的看了看司徒谨,好像是生怕他不同意带走这些瓦尔人一样。

    “是啊!一起出去啊!”另外几个人也附和道。

    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冲着那些瓦尔人喊出声,意思都是让那七八十号瓦尔人跟大家一起走出矿洞。

    见到这一幕,司徒谨跟高文都有些意外。

    这些瓦尔人都是以俘虏的身份被抓来的,而且听说瓦尔人性格颇为残暴,可眼下看来,这些瓦尔人跟这矿洞内的其他人相处的却貌似不错的样子。

    那个叫蒙丹的瓦尔人对司徒谨喊了一声后,却突然转过庞大的身躯,跑回了洞穴内。

    看着他的背影,刚刚最先出口喊蒙丹的那几个男子相互看了彼此一眼,然后神情一黯:“蒙丹他...是回去接佩格了!”

    果然,不大一会,叫蒙丹的瓦尔人就从洞穴内抱出一个不管是身材还是体格都十分瘦小的少年,少年闭着双眼,面无血色的躺在蒙丹的臂弯。

    蒙丹低头看了一眼他怀里的少年,然后粗声对司徒谨道:“把他也一起带出去吧!虽然他已经昏迷了几天了,但说不准还有救!”

    司徒谨看了看蒙丹手里的少年,然后又抬眼看了看蒙丹,留下一句话道:“快点吧!一起跟上!”说完,转过身子快速朝着外面走去。

    听到司徒谨的话,跟在司徒谨后面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不过当视线微微向旁转移,看到那些刚刚被高文给打倒在地的那些牢狱卫兵时,这些人的目光立马一变。有些胆大的人立马跑到那些人面前,对着刚刚穿过一口气的那些卫兵就是一顿狂打乱踹,似要将自己这么长时间来受到的待遇都还给这些家伙一样!

    司徒谨前脚刚踏过那排木头的另一侧,后面立马响起了阵阵渗人的惨叫声。

    就在司徒谨带着大家向矿洞外面走出的同时,城司府内,杜勒斯正一脸惊慌的样子站在大厅内。

    “你说什么?黑发碧眼?你确定是黑发碧眼没错吗?”杜勒斯紧张问道。

    在他的前面,站着一个微微有些驼背的青年,青年看起来不满30岁,头发却已经开始发白,一张长脸上长满了黑斑,看起来很是吓人。

    听到杜勒斯的问话,青年开口道:“没错!还有一个金发蓝眼的男子,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所有我们的人都打趴下了,要不是我溜的快,肯定跑不出来!”

    “布莱恩,到底是怎么回事?!”杜勒斯的脸色已经不是用难看可以形容的了,他只穿了一件长袍睡衣,头发也有些凌乱,显然是刚被从梦中叫醒:“你不是已经在那里设置了阵法吗?他们为什么会进去那里?为什么?”

    虽然杜勒斯情绪失控,但青年的脸上倒是还算平静:“男爵大人,我设置的阵法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依我看,那两个人当中肯定有一个人懂阵法!”

    “懂阵法?”杜勒斯脑中一个激灵闪现,突然想起李.克斯特男爵之前跟他说过,司徒谨是个阵符师。

    不过,当时他也只是听听,并没有太当真,眼下看来,司徒谨不只是个阵符师,而且还是个很厉害的阵符师!不然为什么能破开布莱恩设置的阵法进到矿洞里?要知道,布莱恩可是一个五级小阵符师啊!

    不过此刻,杜勒斯也想不了那么多了,他突然转过身便朝着楼上跑去,口中留下一句话道:“我去换衣服,赶紧让人给我准备马车,我要去找李.克斯特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