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提亚斯大牢
    回到庄园后,司徒谨直接将被带回来的那个满脸胡渣的男子甩给了马文,然后回到了房间。

    不大一会,敲门声就响了起起来,司徒谨还没说话,高文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司徒谨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高文,这举动反而让高文觉得有些不正常,本来想要说的话也卡在嗓子里没有说出来。

    良久,司徒谨终于收回了投射在高文脸上的目光,犹豫了一下后,高文还是说明了来意:“司徒,我看欧文那小子不错,我打算把他留在我们营队里。”

    “恩。”司徒谨淡淡应了一声,却让高文心里觉得颇没底。

    不过既然来了,高文也不拐弯抹角:“听欧文所说,他哥应该还被关在提亚斯大牢内,司徒,你看有没有可能把欧文他哥从提亚斯大牢里给弄出来?”

    听到高文的话,司徒谨脸上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只是眉毛却微微挑起:“高文,据我说知,你应该不是那种同情心泛滥的老好人。”

    高文叹了口气:“我不是同情他,只是觉得这小子在剑术上颇有造诣,如果因为仇恨而萎靡不振、就此堕落,实在是太可惜了!”

    自打那天晚上欧文昏倒在司徒谨跟高文面前后,高文便将欧文安顿在了一个房间内。一天后,欧文虽然醒了过来,但整个人的状态却极不稳定,刚有了点力气,就挣扎着要离开,口里还一直念叨着要去报仇之类的话语。

    为了让欧文清醒过来,高文狠狠给了欧文一拳,并且跟欧文阐述了一个事实,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那就是现在绝对别想再靠近李.克斯特侯爵,更别提什么报仇了!有了上次的教训,李.克斯特侯爵戒心大增,不但大大加强了身边的守卫力量,而且整个人也是深居简出。

    挨了高文一拳,欧文终于清醒了一些,但是听了高文的一番话后,他整个人却完全消沉了。这些天来,欧文整日把自己闷在房间里,除了吃就是睡,简直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高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有了现在来找司徒谨的一幕。

    既然当时没把欧文丢到外面,现在高文也不可能对欧文放任不理。在高文看来,只要能把欧文他哥给救出来,欧文肯定可以重新振作起来,虽然这并不容易,但是欧文他哥本来就是被污蔑的,本身并没有犯什么罪。

    “是吗?!”司徒谨嘴上淡淡应着,脸上却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司徒,就当是为了咱们【13营】吸收个人才,帮他一下吧!”高文言辞恳切道。

    “人才吗?”司徒谨抬眼看了看高文,心理却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开口道:“我试试吧!”

    ......

    傍晚时分,司徒谨跟高文一同来到了提亚斯大牢的门口。

    当然,肯定不是来救人的,只是来这里探探情况。虽说二人猜测欧文他哥——也就是多恩还被关在提亚斯大牢内没被处死,但是这毕竟只是猜测,眼见为实。按照之前二人商量的结果,决定还是亲自过来看看,如果多恩确实还在,再具体去想下一步要怎么做。

    提亚斯大牢处于提亚斯城内东北方位,别看这座大牢的外围围着高高的铁栅栏,实际上整个大牢却是设在地底下的。

    因为处于地底下,加上这座牢房面积庞大,据说占了整个提亚斯面积的一半,所以提亚斯大牢在整个帝国也是颇为有名。当然,这种有名只是相对于帝国的其他牢房来说的。

    大牢门口站着几个卫兵,看到司徒谨跟高文,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卫兵走上前来,因见到司徒谨跟高文两人都穿着军装,所以卫兵的语气还算和气:“两位,这里是牢房重地,百米之内禁止靠近!”

    司徒谨没说话,这个时候比较适合让高文出马,高文冲着卫兵笑了笑:“这位小哥,我们是从帝都调过来的军人,这位是我的长官。“

    一边说着,高文一边用手指了指司徒谨,然后低声道:“是这样,听说这座大牢内关着一些瓦尔人,既然来到提亚斯了,我们以后肯定也少不得跟这些蛮人打交道,所以我们长官想提前过来见识一下这些蛮人,你看能不能行个方便?”

    “不行!”高文刚说完,对方立马回绝道:“除非有城司大人的令牌,否则谁都不能进入牢内!”

    见对方竟然回绝的这么快,而且还是不假思索的,司徒谨跟高文彼此看了对方一眼。

    随即,高文从衣服内掏出一袋金钱,不着痕迹的抓起卫兵的手后,高文将金钱递到了对方的手上:“小哥,只是进去看看,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何况我们长官已经得到了城司大人的任命,协助菲尔丁统领管理城防工作,这样的身份难道还不能进大牢内看看吗?”

    感受到手中那沉甸甸的金钱分量,卫兵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但旋即,这抹神色却迅速消失不见,卫兵的眼中又恢复了清明,将手从高文手中抽出来后,卫兵语气坚定道:“抱歉,我还是那句话,没有城司大人的令牌,任何人都不能进入牢内。”

    对方的这一切反应都被高文跟司徒谨看在眼里,见这么多金钱都不能让对方松口,司徒谨跟高文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其实在来之前,二人根本就没想过会无法进入牢内,毕竟这只是个城镇牢房,规模再大也不可能关着什么大人物,凭着两人的身份再加上金钱,进这牢房还真看不出有什么难度。

    可现在,好话也说了、身份也摆出来了、金钱也给了,可人家就是不为所动!难道说这牢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司徒谨跟高文的心里都冒出了这个想法。

    看了一眼司徒谨,见司徒谨对自己微微点了点头,高文将手收回来,然后道:“这样啊!既然必须要有城司大人的令牌才能进去,那我们也不为难你了,改日拿到城司大人的令牌我们再过来吧!”

    说完,跟司徒谨两个转过身,渐渐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