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带走
    听到这道声音,高文跟他身后的五个小队都是面色一喜,回过头,果然看到一身军装的司徒谨正从后面走上前来。

    “司徒?”

    “营长!”

    看到司徒谨出现,高文心里不觉松了口气,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不善于处理这种场面。

    说来也是巧合,这几天司徒谨一只都呆在房间里演算阵法,用了三四天的时间破解了一个相对有难度的阵法后,他便走出房间,打算到城周转转,看看大家巡逻是什么情况,顺便也出来透透气,放松一下脑子。

    可没想到,走到这里却正好看到眼下这一幕。本来他还想着不出面,高文应该可以处理这种事情。可当对方叫出来很多人时,在看高文那一脸为难不决的样子,司徒谨就知道自己不得不出面了。他很了解高文,虽然表面看起来总是一副轻松玩乐的心态,但事实上心里面考虑的事情却比较多。

    那满脸胡渣的男子看到司徒谨后,脸上只是微微一诧,随即语气轻佻道:“营长?想来你就是这群少爷兵的长官了?”

    “少爷兵?”听到对方的话,司徒谨表情微微一怔。在整个【13营】里面,除了他跟高文以外,还真没什么家世太好的兵,多数人反而都是平民家庭出身,真不知道对方这“少爷兵”三个字是根据什么得来的!难道就因为这支营队是司徒南的儿子带队,对方就得出这种结论?真是可笑!

    司徒谨没有说话,眼睛却意有所指的朝着城楼里面看了一眼,这目光让男子的脸部稍稍有些不自然。

    就在这时,司徒谨目光一凛,看了一眼男子肩膀上的肩章后,语气冰冷道:“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守城军官,竟然在这里跟我张牙舞爪的,真是没有规矩!”

    “你说什么?”被司徒谨这么一说,男子脸色一阵难看,随即上前一步,一脸挑衅的看着司徒谨。

    司徒谨却只是淡淡的看着男子:“这就是你跟长官说话的态度吗?”

    帝都的军职等级本就比其他地方的军职等级要高出一截,同样一个职级的军官,在帝都和在其他地方等级是完全不同的,虽然在帝都的时候司徒谨只是一个小小的营职军官,但是在提亚斯,他基本上是跟城防统领一个级别的存在,所以对眼前男子说出这番话来倒也不是虚张声势。

    “少拿官职来压人,这里是提亚斯,不是...”男子一脸不服气的对司徒谨冷笑,突然,他整个声音一顿,待他回过神,发现司徒谨的一只手已经卡在了他的脖子上,下一秒,司徒谨的手微微向上一提,男子整个人竟然从地上被提到了半空中。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所有人,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大家绝对无法想象这一幕,一个不管是体格还是身高都跟完全跟男子不成比例的少年,竟然就这样轻松的把男子提到了半空中,这得有多大的力气啊?

    “提亚斯怎么?提亚斯难道不属于帝国吗!”司徒谨嘴角露出一丝森然的笑容:“如此目无长官、目无军纪,看来我只能把你带走,回去亲自调教一下了!”

    话落,司徒谨提起男子的手微微向后一甩,将男子扔到了他身后,口中命令道:“抓起来!带走!”

    几乎是在他下达命令的同时,他身后【13营】的人已经快步上前,将男子给抓了起来。而刚刚站在男子身后的所有城防军则都朝前迈进了一步,目光紧紧地盯着司徒谨和他身后的百人,大有男子一声令下,大家就要上前动手的架势。

    “怎么?难道你们也想以下犯上?”司徒谨的目光在所有城防军的脸上扫过,语气平淡如水。

    可就是这样的目光和这样的语气,却莫名的让所有人感到有些发冷,在司徒谨的注视下,所有城防军竟然一个一个的都低下了头,不敢跟司徒谨直视。

    司徒谨冷哼一声,眼睛再次朝着城楼内望了一眼,随即转过身,朝着他现在所住的别墅方向走去,在他身后,高文跟【13营】的人连忙跟上了他的脚步。

    几乎就在他们刚刚离开的同时,城楼内,菲尔丁和另外一个中年军官相视一看,随即都苦笑着摇了摇头。

    “统领大人,司徒南的这个儿子不简单啊!”中年军官身材短小,却透漏出一股精悍,他就是菲尔丁的副官鲍曼,别看鲍曼人长的其貌不扬的,但是却很得菲尔丁的倚重。

    “是啊!”菲尔丁点点头,道:“他恐怕已经猜到我在这里面了!”

    鲍曼没有说话,菲尔丁又道:“但不管怎么样,我却不能出去,不然这脸可就完全扯破了!”

    “本来还想给对方来个下马威,让他们不要再在城门口附近转悠,现在倒好,不但让人家反过来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连巴特也被人家给带走了!”菲尔丁有些自嘲道。

    沉默了一会,鲍曼开口道:“统领大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难道不能跟城司大人说说,以后不要再往城外运那些东西了吗?运那些东西出去可是犯法行为啊!若是被抓到了死罪都是轻的!”

    “你当我没有找杜勒斯说过这些吗?”菲尔丁苦笑道:“每次我找杜勒斯说这事,他都说这是最后一次,可过了一段时间后,却还是会有大批货要往城外运。事到如今,难道让我出面举报他吗!?”

    听了菲尔丁的话后,鲍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说是这些货物都是李.克斯特侯爵的,要我看来,我们的城司大人也没少从中捞好处,倒是我们,什么都得到不说,还整日都要提心吊胆的。”

    “别说这种话了!”菲尔丁站起身子,道:“不管怎样,这是最后一次!这次以后,即便我这个守城统领不当了,也绝对不会再让这些货物从提亚斯城内走出一件!”

    见菲尔丁一脸决然的样子,鲍曼欲言又止,随即开口道:“巴特呢?怎么办?”

    “他啊!”菲尔丁摆了摆手:“就让他在那小子手里吃点苦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