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九十五章 李.克斯特夫人
    “恩?”高文的表情有些玩味:“听你这意思,难不成这小旅馆里面住着什么大人物?”

    男子冷哼一声,一脸神气的看着高文道:“这里面住的乃是李.克斯特侯爵夫人,识相的,你们现在就赶紧给我离开!”

    听到这男子的话,高文整个人一怔,随后将目光投向司徒谨。见司徒谨整个人都面无表情,一看就从没听过李.克斯特这个名字的模样,高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随即靠近司徒谨,在司徒谨耳边低语了几句。

    待高文说完,司徒谨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李.克斯特夫人在亚罗帝国也算的上是一个相当有名气的人物,李.克斯特夫人原名安妮.伍德维尔。

    伍德维尔家族跟司徒家族一样,当初也是帮着奥德里奇皇室打下天下的大功臣之一,所以在亚罗帝国建国后没多久,伍德维尔家族也得到了世袭伯爵之位的封赏。

    可到了安妮.伍德维尔这一代,伍德维尔家族却只有安妮这一个后代,为了不让家族的荣誉终止在自己手中,安妮的父亲老伍德维尔亲自入宫面见老皇帝奥德里奇.二十四世,请求将家族的爵位封号传给自己的女儿安妮.伍德维尔。

    按照帝国的一个惯例,世袭贵族爵位向来是传男不传女,但老皇帝感念伍德维尔家族为帝国做出的贡献,最终同意了老伍德维尔的请求,让安妮承袭伍德维尔家族的世袭伯爵爵位,但老皇帝同时也提出一点,那就是在安妮百年之后,伍德维尔家族的世袭爵位将会自动被取消。

    老伍德维尔虽然对此感到很悲伤,但是也只能默认如此了。虽然在他的女儿安妮之后,伍德维尔家族的世袭爵位就没有了,但这样的话,好歹家族的爵位还能多传一代,总比在他这代就没有了强。

    话虽如此,可老伍德维尔还是感到非常的愧对祖先,总觉得家族的荣耀就葬送在了他的手中,所以每日都在自责中度过。回到家后,老伍德维尔先是为安妮定下了一门婚事,没过多久就撒手西去了。

    说起老伍德维尔为自己找的女婿,在整个亚罗帝国也算的上是赫赫有名的一个人物。他就是在整个大陆财富榜上都排的上号的李.克斯特侯爵。传闻李姓家族财富惊人,这个家族只要随便动动手指,整个帝国都会颤抖几下。

    当然,这指的只是在经济方面。但是,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钱的力量到什么时候都不可忽视,就拿李氏家族现任族长李.克斯特来说,他这个侯爵的爵位就是花钱买来的。

    当然,这个爵位其实也没什么大用,第一没有封地,第二没有职务,第三还不能世袭。真要说起来,这个爵位确实也就是一个空洞的称号罢了。但就只是这一个空洞的称号,有这么一个称号跟没有这个称号,那听起来的感觉也完全不同。而且李姓家族有钱就是任性,人家也不在乎这点钱。

    伍德维尔家族跟李姓家族的联姻,一个是贵族世家、一个是财富世家,倒也算的上是非常般配了。而且,从这段联姻中也不难察觉到老伍德维尔的那点小心思。

    跟安妮一样,李.克斯特也是李姓家族这一代的独苗,不仅如此,这个李.克斯特现如今已经快70岁了,而安妮呢?才刚刚20岁出头!可以说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这个李.克斯特侯爵肯定先安妮一步去面见上帝,到时候李姓家族的庞大财产有很大一部分可能就会落到安妮的手里。

    做不了世家贵族,就做超级富豪,这恐怕就是老伍德维尔的真实想法,为了这个目的,他自动忽略掉了自己的这个女婿比他还要长上几岁的这个事实。

    三年前,这件事情在整个帝都闹的也是沸沸扬扬,上层贵族圈几乎很少有人没听过这件事,高文知道这些倒也不奇怪,不过让他感到无语的是,司徒谨再怎么说也是贵族世家子弟,对此事竟然一点都不知晓。

    听了高文的话,司徒谨虽然在心里也感叹了一番,但他面上却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就算这个什么李.克斯特夫人的身份比较尊贵,但也不能这么霸道吧?她住的地方还不让别人进去了?真是可笑!

    见自己说完,司徒谨依然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高文已经明白了司徒谨的意思。

    那粗犷男子的目光一直停在高文和司徒谨的脸上,见自己说完自家主人的名字后,眼前的两个人便开始低声耳语起来,男子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两个人应该很快就会带着他们身后的那些人滚蛋了。

    就在这时,男子听到刚刚一直跟他说话的那个金发蓝眼青年开口道:“这位大哥,既然这里是李.克斯特夫人下榻的地方,我们也就不进去打扰了,但是我们一路长途跋涉到此,兄弟们也都饿了,想在这家旅馆内买些吃的,您看...?”

    高文毕竟不是司徒谨,能不得罪人的时候他一般都不会得罪人,何况这个李.克斯特夫人也不是一般人,思考再三,他还是决定主动退让一步。

    “MD!”可就在高文刚刚说完这番话的同时,对面男子却开口大骂道:“好好跟你们说还不行了?看来不教训教训你们,你们是不会主动离开了!”一边说着,男子一把从腰间抽出了刚刚被他放回去的那把剑。

    自己对对方如此客气,男子竟然还大骂出口,高文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愠色,他猛的向后一跳,从旅馆里面跳到了外面,然后将手中的剑轻轻向前一挥,剑身立刻在空气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想让我们主动离开,先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高文的目光穿透酒馆的小门,直接射进了男子的眼睛里。

    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的笑容,他直接越过司徒谨,然后提着剑从酒馆内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也都立马跟着他一起涌到了酒馆外面。

    见里面的人都出来了,【13营】的人立马都向前移动了几步。

    司徒谨也从酒馆里走了出来,站到了酒馆的一边,马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司徒谨,见司徒谨摇了摇头,他对身后【13营】的人摆了摆手,大家立马向后退了几步。

    男子回过头,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司徒谨,随后也伸出一只手,对他身后的那些人摇了摇手,见状,他身后的那些人也向后退了几步。

    这样,场中就只剩下男子跟高文两个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