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七章 求见司徒南
    司徒谨猜的没错,来找他的人确实是【13营】的人,而且还是他的副官马文。

    刚走进前厅,司徒谨便见一身军装的马文正一脸焦急的站在厅内,看到司徒谨,马文面色一喜,直接迎了上来。

    “营长!”马文对司徒谨行了一个军礼。

    司徒谨点了点头,也不跟马文客套,开门见山道:“怎么了,营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听到司徒谨的话,马文的表情一黯,随即开口道:“营长,我们营的艾博特、默里还有其他几个人,刚刚被审判司的人给抓走了。”

    “审判司?”对于这个审判司司徒谨也只是略有耳闻,好像是隶属于军中的一个独立的司法部门,专门审判军中的违纪违法行为,不过话是这样说,真要是进了那种地方就算审判估计也只是走了程序罢了。

    “他们为什么会被审判司的人带走?”司徒谨忙问道。

    可能也是知道事情的紧急性,不敢耽搁,马文赶紧把事情的大概跟司徒谨说了一下。

    原来事情还要从昨日说起,昨天演习结束后,司徒谨离开北营之前曾以个人名义给了马文500枚金币,让他组织【13营】的所有人找个好点的餐馆大吃一顿,这也是他之前答应过大家的。

    一下拿了这么多钱,马文也不敢把钱留在手里太久,傍晚时分,在他的组织安排下,【13营】的人便齐聚在帝都内一家新开的餐馆内。

    演习夺冠、每个人都分到了3枚金币、现在又能在这么好的餐馆里大吃大喝,【13营】所有人的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虽然对于他们的营长没有到场感到非常遗憾,但众人都把对司徒谨的感激压在了心里,然后尽情的狂欢起来。

    可吃喝到了一半,竟然在餐馆里遇到了查尔斯,因为【13营】有很多人都是从查尔斯所带领的1营到5营里面被踢出来的,所以查尔斯能认出【13营】一点都不奇怪。

    具体怎么回事就不说了,简单说起来就是查尔斯突然对以艾博特为首的几个之前从第一联营内被踢出来的人说,要把他们给调回第一联营,而且在说话的过程中,还没少挖苦和嘲讽【13营】。

    在遇到查尔斯之前,【13营】的人都已经喝了不少酒。可以想象,被查尔斯这么一刺激,大家是有多么群情激愤!大骂查尔斯都不算什么,有几个人竟然想对查尔斯大打出手,好在【13营】内还有几个理智的家伙,赶紧把想要动手的几个人给拦了下来,但即便如此,查尔斯也已经被彻底惹毛了,冷笑一声,说了几句狠话后,查尔斯便转身离开了餐馆。

    查尔斯走了,大家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吃完饭,又在帝都内狂欢了一天一夜后,【13营】的众人才拖着疲累的身子返回军营,本打算回到营帐内倒头就睡,可还没等大家走到13营区域,半路中突然就冒出一小队人,这些人声称是审判司的人,说有人上报,【13营】有几个人目无军纪、冒犯长官,接着不由分说就把以艾博特和默里为首的几个人给带走了。

    众人这才清醒过来,虽然知道是查尔斯在背后搞的鬼,但众人却也无可奈何,他们只是普通的军中士兵,查尔斯是什么身份?想整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知道进了审判司不死都要脱成皮,马文想了一下,立马决定出营来找司徒谨,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他们鞥解决的了,虽然知道事情很严重,但马文相信司徒谨肯定会想办法把那几个被抓进审判司的人给救出来。

    听马文讲完事情的经过,司徒谨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虽然只是听了个大概,但是他知道这事肯定是查尔斯给【13营】下的圈套,帝都内那么多餐馆,查尔斯哪家餐馆都不去,怎么偏偏要跟【13营】的人去同一家餐馆?

    “看来这个查尔斯是跟自己较上劲了啊!”司徒谨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他可不认为查尔斯会为了【13营】那些人去做这些事情,很明显,对方是冲着他来的。

    沉思了一下,司徒谨开口道:“马文,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听司徒谨如此说,马文知道司徒谨心里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虽然很担心被审判司抓走的那些人,但马文清楚,很多事情不是着急就有用的,既然司徒谨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先返回军营安心等待了。

    马文离开了,司徒谨却并没有什么其他举动,他返回房间,坐在椅子上一语不发。修一直静静的站在司徒谨身旁,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司徒谨需要安静。

    别看司徒谨一直面色平静,但事实上他的心里却并不平静,如何解决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其实是个难题。如果这事在军营之外,对他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事,但在军营里面,这件事情就复杂了,即使他能用硬办法把艾博特跟默里几人给救出来,但之后呢?别说军营容不下这几个人,到时候这个国家可能都没这几个人的容身之所了。

    司徒谨之所以感到事情难办,是因为这件事情他只能选择用正面的方法去解决,也就是堂堂正正的把这几个人给救出来,而不能用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但正面解决,谈何容易?首先,他没有权力;其次,他没有人脉。

    两者都没有,难道说单凭他是司徒南的儿子,人家就能把抓走的人给放了吗?何况还不知道审判司那帮家伙跟查尔斯之间有没有什么猫腻。

    司徒谨这一坐就坐了一个多小时,前半个小时他确实是在想用什么办法能把那几个人给救出来,但却并没有想到什么能用的上的办法,而后面的时间他却是一直在犹豫不决中度过。

    “难道只能去求他了吗?”眼见着时间渐渐流逝,司徒谨眉毛一竖,他知道对那几个被抓进去的人来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重要,要是再耽搁下去,不知道审判司那帮家伙会把艾博特他们折磨成什么样。

    不管那么多了,司徒谨一咬牙,站起身子,对修道:“你去禀报一下,就说我要求见父亲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