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五章 二皇子的决心
    古斯伦动了动嘴巴,却已说不出任何话来,意识渐渐从身体中抽离,身子一歪,最终,他倒在了地下。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烈焰火柱已经完全被那团淡蓝色的大火球给吞噬,火球的体积虽然小了一倍,但行进轨道却丝毫不改,最终朝着古斯伦的身体坠落下来。

    “嘭!”火球跟大地激烈的冲撞在一起,激起漫天尘土,而这些尘土很快又被随之而来的热浪冲散。

    古斯伦倒下的地方正是火球坠落的中心点,此刻,他的尸体早已被烧成粉末,连骨头架子都看不到了。

    司徒谨站在不远处,热浪卷起一股暖风,将他额前的头发吹起。虽然他的身体素质很好,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魔法与人战斗,战斗经验根本不足,刚刚释放那个魔法时,他将自己的法力一股脑的全用尽了,所以现在他感到特别疲惫。

    “超级大火球”这个魔法称呼其实只是司徒谨临时起意想出的一个名字,虽然修炼魔法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他会的魔法招式其实也就那么几种像是火球术、火环之类的基础魔法招式,所谓的超级大火球,也只不过是火球术的超级放大版,司徒谨所做的只不过是将自己的所有法力都倾注在这一个魔法上面罢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这个魔法的威力也不可小觑,几年下来一直坚持冥想,现在就看出效果来了,对于魔法师来说,只要拥有法力,那么他就拥有了掌控一切的能力。再好的魔法,没有法力支撑,放出来也没有意义。

    大火已经熄灭了,一切又都归于尘埃,在原地站了一会后,司徒谨也打算离开。可就在他准备转身时,眼角却瞥到点点红芒。

    他抬起脚,朝着刚刚古斯伦倒下的地方走去,看到地上竟躺着三块长方形的红色晶石,司徒谨目光一凝,想起刚刚古斯伦在释放魔法时,也拿出两块这种晶石,他弯下腰,拿起三块晶石,顿时感觉手心一热。

    司徒谨眉毛挑起,刚刚那么高的热量竟然都没让这三块晶石产生一丝裂痕,他不禁对这火红的晶石产生了一丝兴趣。

    就在这时,司徒谨身后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他回过头,发现斐迪南正朝他这边跑来,这位帝国的二皇子此刻看起来却是有些狼狈,衣服都脏了不说,脸上也是黑一条白一条的,司徒谨心中浮现一股暖意,他将手中的三块红色晶石放到衣服内,对斐迪南露出了一个笑容。

    见到司徒谨,斐迪南一边跑一边朝着司徒谨挥了挥手,脸上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斐迪南本来是打算离开,但是刚刚看到一团淡蓝色的大火球迎上了古斯伦释放的那个火柱后,他便立马决定赶回来。

    选择离开是因为他以为司徒谨必死无疑,但事情既然出现了转机,那么他就一定要回来看看。没想到他刚跑到半路,就看见那冲天火柱竟然被蓝色火球冲撞开来,这让斐迪南的内心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连带着连脚步都不自觉的加快了。

    此刻,看到司徒谨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斐迪南的心里已经不单单能用开心来形容了。

    “司徒谨,你...”斐迪南终于跑到了司徒谨的面前,话还没说完,就开始大口喘气,半晌,才终于缓过来一些:“你没事吧?”

    司徒谨笑笑:“如你所见,我没什么事!”

    斐迪南张望了一下四周,见前方地面上竟然出现一个直径约六七米的大坑,他感到一阵乍舌,然后开口道:“那个魔法师呢?哪去了?”

    司徒谨耸耸肩:“他已经被火烧成灰烬了。”

    见司徒谨竟然云淡风轻的说出这种话来,斐迪南先是一惊,不过旋即表情就恢复正常了,他叹了口气,道:“司徒谨!你本来就让我够吃惊的了,现在竟然又...”说到这,斐迪南突然笑了:“魔法师...你竟然是一个魔法师,真不知道你的身上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司徒谨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开口道:“成为魔法师只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二皇子不必太过吃惊!”

    斐迪南摇了摇头,有些无语,沉默了一会,他突然转过身,朝着悬崖边上走去,司徒谨也跟了上去。

    站在悬崖边上,望着崖下深渊,斐迪南的目光看起来有些茫然,他没有说话,站在他旁边的司徒谨也没有主动开口。

    司徒谨明白斐迪南现在的心情,恐怕已经不能用一个复杂来形容了,他不了解斐迪南的过往,但从斐迪南此刻的表情来看,这次事件恐怕是给了这位帝国二皇子不小的打击。

    良久,斐迪南终于开口:“没想到皇兄他终于还是决定对我下狠手了!”

    司徒谨没有说话,斐迪南却突然笑了,只是笑容看起来有些凄然:“司徒谨,你说这就是我们皇室人的命运吗?”斐迪南看向司徒谨,司徒谨依旧没有说话,事实上他现在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本来还心存幻想,不管再怎么样,我们毕竟是兄弟,虽然不是同母所生,但也不至于生死相残,现在看来,我果然是太幼稚了!”斐迪南转过脸,看着悬崖,声音听着有些悲凉:“皇姐说的对,即使我不对皇兄出手,他也不会放过我!”

    司徒谨叹了口气,拍了拍斐迪南的肩膀。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斐迪南开口道:“司徒谨,你救了我的命,这件事情我会毕生牢记!”

    眼中的茫然之色渐渐消散,转而被一抹坚定所取代,斐迪南的声音有些低沉:“之前我一直对皇位没什么兴趣,也没想过要不惜代价坐上那个位置,但今天,我奥德里奇.斐迪南在此发誓,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一定要得到那个位置!”

    司徒谨默默地站在斐迪南的身旁,依旧没有开口说话,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不管说什么都不太合适,所以干脆保持沉默。

    斐迪南突然转过身,目光盯着司徒谨的面部,几秒钟后,他却蓦地笑了,似看透了司徒谨的想法,斐迪南主动开口道:“我们回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