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三章 魔法晶石
    这干瘦男子名叫古斯伦,乃是大陆魔法工会的一名八级魔法师,性格颇为桀骜不驯,不过在大陆魔法大背景如此黯淡的情况下,古斯伦作为一名八级魔法师也确实是有桀骜的资本,上升到这一级别的魔法师可绝对不只是一句天才就能解释的通的,勤奋和机遇也一样都少不了。

    对自己的实力古斯伦一直是很自信,可就在他成为八级魔法师之后不久,却听说了一件事,那就是大陆上的魔法师不只是有他们这一系,还有一种魔法师名为“圣耀魔法师”。

    据说圣耀魔法师修炼的魔法体系跟他们修炼的魔法体系完全不同,而且圣耀魔法师一直都认为自己才是大陆上真正的魔法师,对于魔法工会授予的魔法师并不认同,甚至还很排斥,为此特意在魔法师的前面加上“圣耀”两个字,以示自己这方才是高贵荣耀的魔法师,而魔法工会授予的魔法师只是一些杂牌魔法师。

    古斯伦没有见过什么圣耀魔法师,当初他听到这个传言后,只是嗤笑了一声便没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有心人杜撰出来的东西,根本毫无可信度而言。什么圣耀魔法师,如果大陆上真有这种魔法师,那么他算什么?他一直引以为豪的魔法又算什么?古斯伦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可就在刚刚,当他目睹了那团浑身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火焰吞噬了自己的连环火球后,古斯伦的内心却第一次起了波澜,难道大陆上真的有圣耀魔法师?不然要怎么解释眼前的这一切?

    蓝色火焰破空而来,并没有因为中途遇到的连环火球而产生半点停滞,眼看着那团诡异的火焰离自己已经只有几尺之遥,古斯伦不敢再想太多,他用尽全力往旁边一闪,试图躲过这团火焰。

    可他才刚刚勉强躲过这团火焰,还没站稳脚跟,便感到面前又是一热,抬眼一看,前面竟又飞来一团蓝色火焰,古斯伦这次没有再动,虽然内心骇然,但与此同时他的内心却也真正的愤怒起来,作为一名八级魔法师,他何曾如此狼狈过?他不再左躲右闪,内心也沉静下来,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后,古斯伦的目光中露出一抹疯狂。

    他整个人突然飘到半空中,然后将双手举鼎,看着站在下方的司徒谨,古斯伦口中大喝一声:“烈焰火柱!”

    大约过去了几秒钟,半空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直径大约有十几米的红色魔法光圈,这魔法光圈一出现,司徒谨的内心立马浮现出了一个很不好的预感,他站在原地没动,眉头却微微皱起。

    “嘭!”突然间,魔法光圈一闪,一团大火柱从光圈内轰然喷出,一出现,便将周围的所有土地立马罩上了一层红色,这条火柱就如是被水闸内放出的洪水一般,滔滔不绝,天空中的光圈依旧在不停的闪动着,光圈内持续向外喷出长长的火柱,远远看去,这景象就如瀑布从天而泻般蔚为壮观。

    古斯伦绷紧脸上的肌肉,双手依旧举在头顶,眼见着从魔法光圈内喷出的火柱因为法力不足的原因越来越小,古斯伦咬了咬牙,然后突然一伸手,从衣服内掏出两个长方形的红色晶石,将两块晶石平摊在手心里,古斯伦闭上双眼,等他再次睁开双眼时,手里的两块晶石已经化成了灰色粉末。

    如果有识货的人在这里,看到眼下的这一幕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古斯伦刚刚拿出的那两块晶石乃是在整个大陆上都无比珍贵的魔法晶石。

    所谓魔法晶石,乃是大陆上稀缺矿藏的一种,跟魔法分为不同的属性一样,魔法晶石也是分为不同属性的,主要几种有火魔晶、蓝魔晶、紫魔晶、还有五色魔晶。

    火魔晶不用说,内里蕴含火元素,一般适用于火系魔法师;而蓝魔晶内则蕴含着水系元素,包括水元素、风元素,对于冰、水系魔法师和风系魔法师都适用;紫魔晶适用于雷属性的魔法师和黑暗魔法师等;五色魔晶则适用于所有的魔法师,但因为五色魔晶内的魔法元素过于杂乱,效果自然不如其他类的魔法晶石。

    大陆虽然面积广大,但魔晶矿却并不多,至少被发现的魔晶矿甚为稀少,正因为如此,不管是哪类魔晶,都是千金难求,像是古斯伦刚刚拿出的火魔晶,价格更是高的离谱,不过这一切司徒谨是不知道的,至少他现在不知道。

    看着两块红色的晶石在古斯伦的手中化为粉末,而与之相应的,古斯伦的魔法元力却再次雄厚起来,司徒谨的目光不经意的闪了闪。

    吸收了火魔晶中的火元素,古斯伦体内的法力自然又回升了不少,他再次举起那只刚刚被他放下的手,然后一口气将所有的魔法元力释放出来。

    斐迪南已经不在司徒谨的身后了,知道自己继续待在崖边可能会有危险,进而给司徒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斐迪南听了司徒谨的话,跑远了一些,但却并没有离开,此刻,他正站在一块大石的旁边,呆呆的望着那足有十米之宽的大火柱。

    “司徒谨!”斐迪南喃喃了一声,手中的拳头不经意间握紧。

    他已经知道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他的皇兄罗贝尔竟然派出这样一个魔法师来对付他,看来,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杀死他了。如果今天没有司徒谨,他不敢想象自己现在是否还活在这世上。不!应该说他早就已经死掉了,没有司徒谨,他已经跟那辆马车一起坠下悬崖了!

    斐迪南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冷芒,当这道冷芒迎上司徒谨的身影时,瞬间消失不见。虽然知道司徒谨也是一个魔法师,但在面对这样一个冲天火柱时,斐迪南的心里对司徒谨已经没有了把握。

    “司徒谨,谢谢你!”斐迪南内心叹道,旋即转过身,他决定尽快离开这里,既然司徒谨已经拼力为他争取了时间,他不想白白浪费掉,况且,如果他现在也死了的话,他的皇兄、也就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罗贝尔就得逞了,而他决不能让罗贝尔得逞。

    一滴眼泪从斐迪南的眼角滑出,他没有去擦,抿紧嘴角,斐迪南加快了脚步:“对不起!可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司徒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