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一章 朋友
    司徒谨带着斐迪南跳出了马车,可刚跃出马车,司徒谨脸色一变,二人身下竟然是万丈悬崖、深不见底,几乎就在同时,耳边传来“嗷”的一声马叫,接着,二人刚刚乘坐的马车就在两人面前坠落了下去。

    司徒谨目光一凝,好在他刚刚跳车还算及时,二人的身体离崖边还不算太远,大约只有三四米之遥,不管手中抓着的斐迪南目光呆滞,司徒谨抬起胳膊将斐迪南对着崖边用力一甩。

    “砰!”随着一声闷响,斐迪南终于掉回了悬崖边,可司徒谨的身体却开始向悬崖下方下坠,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司徒谨的的双手突然朝下空猛的一按,接着一小股强力旋风突然以他的双掌为圆点迅速朝着周围扩散开来,将司徒谨的身体猛的向上一弹。

    眼看着身体弹起的高度差不多刚跟崖边持平时,司徒谨赶紧伸出一只手,对着崖边延伸下来的一根蔓藤猛的一抓,下一瞬,当感到蔓藤已经结结实实握在自己的手里时,司徒谨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突然,几乎可以说是在电光火石之间,直到现在抓住了蔓藤,司徒谨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一身冷汗。不过,还没等他完全松口气,他手中的蔓藤突然往下一滑。

    “糟了!”司徒谨内心一跳,几乎就在同时,那蔓藤条终于是不堪重负破土而出了,司徒谨已经做好准备,等会再放个风系魔法,争取一次跳上崖边,他正思考着一会以什么角度放出魔法好,突然,他感到手心一暖。

    抬起头,司徒谨发现斐迪南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崖边上,正用一只手死命的拉着自己。

    “二皇子!”司徒谨有些惊讶,斐迪南平时看着没什么出奇的,但紧要关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反应过来,第一次,司徒谨对这个帝国二皇子有些刮目相看了。

    不过,斐迪南毕竟不是司徒谨,身为帝国皇子,虽然从小到大他都一直有在练习剑术,但他的力量毕竟有限,虽然现在可以勉强抓住司徒谨,但用尽全力,却还是没法将司徒谨给拉上来。

    司徒谨看着斐迪南那张因过度用力而憋红的脸,心下浮现出一丝感动,就在这时,一道很难听的笑声突然在二人耳边响起:“桀桀...没想到你们两个小鬼命倒是挺大啊!”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一个身材干瘦、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了斐迪南的身后,但见男子面色阴沉,一副看蝼蚁的模样俯视着趴在他身下的斐迪南和被斐迪南抓在手里的司徒谨。

    “本来想让你们死的痛快点,现在看来,我不出手是不行了!”男子冷声道。

    斐迪南全力抓着司徒谨,他没有回头看男子,也无法回头,他用力开口道:“格林呢?他哪去了?”

    “恩?”男子看了一眼斐迪南,淡淡开口道:“哦——你是说那个四级小剑士吗?他已经去阴朝地府报道了!”

    斐迪南没有说话,这次出宫,因为是在帝都内,而且又是去军营,他料想不会有什么大事,所以他只带了一个亲信,也就是格林,按斐迪南所想,格林毕竟也是个四级剑士,在他那里也算是一个高手了,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可以独当一面,但没想到,眼前的男子说起一个四级剑士,竟如此不屑一顾。

    沉默半晌,斐迪南再次开口:“你是我皇兄派来的吧?”

    “桀桀...”男子再次发出难听的笑声:“人都要死了,还关心那么多干什么,赶紧上路去吧!”

    “二皇子,松手!”见男子已经对着斐迪南抬起一只脚,司徒谨急叫道。没想到,听到他的话,斐迪南不但没有松手,抓住他的那双手反而握的更紧了。

    “说什么傻话!”因用力过度,现在的斐迪南连张口说话都已是极度困难,但他还是咬牙道:“现在松手,你就掉下去了。”

    紧急十分,司徒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斐迪南解释,他大喊道:“你现在不松手,我们俩就都掉下去了!”

    “那就一起掉下去好了,反正有你这么一个朋友陪伴,就算死我也不孤单了!而且本来就是我连累的你,要不是跟我出来,你也不会掉下去!”斐迪南坚持道。

    司徒谨一听,立马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这帝国二皇子竟执着如斯:“死什么死!你松手,我自有办法上去!”眼见男子的脚离斐迪南的身体越来越近,司徒谨赶紧开口道。

    可他依旧是低估了斐迪南的执着了,汗水已经顺着斐迪南的脸颊流淌到了司徒谨的身上,但斐迪南的手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司徒谨!你别哄我了!难道你以为我奥德里奇.斐迪南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吗!事到如今,就算松开你的手,他会放过我吗?相比被这个人杀死,我宁愿跟你一起掉下去摔死!”

    说完,斐迪南勉强冲着司徒谨露出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容实在不怎好看:“我说了,司徒谨!我们是朋友!”

    看着斐迪南因用力过度而扭曲的脸颊,司徒谨的心里一暖,前世今生,“朋友”这两个字第一次在他的内心荡起了涟漪。不抛弃!不放弃!也许这就是朋友的定义吧!司徒谨在内心想着。

    “真是感人啊!”头上传来一道讥讽的声音:“不过我可没空在这里看你们上演这种戏码,给我下去吧你们!”话落,干瘦男子的脚对着斐迪南猛的一踢。

    似乎已经决定坦然接受这个结果了,斐迪南认命的闭上了双眼。

    “呼啦——”就在这时,一道火燃之声突然想起,接着,斐迪南感到自己面部一热,他睁开双眼,发现一团浅蓝色的火团在自己面前突然绽放,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这团火已经对着自己身后的方向笔直而去。

    “火球术!”伴随着这团火飞出的瞬间,司徒谨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本来就要落在斐迪南身上的脚飞速闪开,这时,斐迪南听到司徒谨对自己喊道:“二皇子,你可要抓稳啊!”

    斐迪南还没明白司徒谨是什么意思,只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手,突然,他感到一针强风对着自己猛烈吹来,他赶紧闭上双眼,手却抓的更紧了,突然,他感到自己的胳膊一松,再一抬眼,发现司徒谨已经整个人完好的站在了崖边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