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十章 奇人
    听到司徒谨的话,特蕾西娅的手一僵,随后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司徒谨一眼,收回了WwW..lā

    一旁的斐迪南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象征性的对司徒谨说了几句加油鼓励的话语,就在司徒谨以为斐迪南就要转身离开之时,斐迪南却突然低声对司徒谨说了一句:“我在北营门口等你,一会见!”

    司徒南楞了一下,随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

    与此同时,皇宫深处内的一幢红色城堡里,一个金发男子正靠坐在一个椅背很高的檀木长椅上,嘴角挂着一丝如若有若无的笑意,此人正是亚罗帝国的大皇子罗贝尔。在罗贝尔的旁边站着一个人,这人一身黑色魔法长袍,脸部因完全被魔法长袍上的帽子给盖住而难以看清。

    “你是说我父皇他最多只有两年的活头了?”罗贝尔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人,开口问道。

    被称作尼科尔的人对男子躬了躬身,声音低沉道:“是的,大皇子,这是由我们魔法工会最权威的预言魔法师预言出的结果,所以绝对不会有错。”

    罗贝尔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两年啊!时间可不多了,我也该做准备了!”说完,罗贝尔突然问道:“怎么样?我那皇弟还在北营吗?”

    尼科尔点点头,道:“是的,大皇子,不过北营演习已经结束,想必二皇子很快就会离开了。”

    “演习结束?”罗贝尔微微皱眉:“我记得这演习开始还没到两天呢!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尼科尔回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要不派个人查查去?”

    罗贝尔摆了摆手:“罢了,一点小插曲无关大局,一切都准备好了吧?”

    “大皇子请放心!”尼科尔的头微微上扬:“此次派出的乃是我们魔法工会数一数二的八级魔法师古斯伦,他一出马令弟绝无生还的可能!”

    罗贝尔点了点头,接着,一直挂在嘴角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见,冷声道:“哼!要不是父皇那个老东西太过贪恋权力,直到现在还不肯宣布下一任皇帝的人选,我哪用的着做这么多准备?”

    说完,罗贝尔讥笑一声:“说起来,我那皇弟和皇妹还真是幼稚,竟然以为可以跟我抗衡,尤其是我那皇妹,以为跟司徒家族联姻就能离间我跟司徒家的关系,真是可笑至极!既然如此,我就断了他们的念想好了,省的他们总是不死心!”

    顿了下,罗贝尔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不过...”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说完,沉默了良久,罗贝尔道:“你先去忙吧,我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尼科尔微微躬身:“好的!大皇子殿下!”

    ......

    帝都北营内,不管大家是服气也好、不服气也罢,这场季度演习终是以【13营】夺魁而告终。

    军营不比外头,没有那么多繁杂的程序,名次也出来了、奖品也发下去了,大家也纷纷都散了,该回哪去回哪去。等明日其他三个军营的名次出来,北营的演习结果会连同其他三个军营的演习结果一同送到宫里去,呈给帝国皇帝过目。

    按照规定,每次季度演习后军队会给下面的官兵放三天假,准许大家出去乐呵乐呵。毕竟军人也是人,在军队里呆的久了,加上又刚刚参加完演习,也需要出去放松放松。

    司徒谨没有跟大家一起返回13营,他嘱托马文将刚刚得到的1500枚金币奖励分发给【13营】所有人后,便径直出了北营。

    刚出北营门口,他就看到了一辆马车就停在附近,他像马车方向看了一眼,这时马车的车窗内突然伸出一只手,朝他招了招手,司徒谨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马车方向走去。

    上了马车,二皇子斐迪南果然已经坐在了车厢内。看到司徒谨,他明显很高兴:“哈哈!还以为要等上一会,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司徒谨白眼:“二皇子殿下招我来,我哪敢不来!”

    斐迪南摆了摆手,道:“快别跟我这酸了,要是别人说这话倒还可信,你嘛...”

    司徒谨习惯性挑眉:“我怎么了?”

    斐迪南耸了耸肩,不再就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突然感叹道:“司徒谨,你果真是一个奇人!”说完,没等司徒谨说话,斐迪南又道:“在你来之前我就在13营呆了一段时间了,13营之前是什么样我很清楚,这样一支营队都能被你调教成这样,除了奇人我已经想不到其他什么词来形容你了!”

    司徒谨面色淡然,笑笑道:“你不会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话吧?”

    斐迪南楞了一下,随即神色恢复正常:“算了算了,不说这些话了!我叫你出来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顿了一下,斐迪南又加上一句:先不要问是什么地方,一会你就知道了。”

    见斐迪南一副卖关子的模样,司徒谨不再说话。

    马车一路行进,不知过去了多久,司徒谨突然开口:“二皇子,你要带我去的地方离帝都很远吗?”

    听到司徒谨突然问出的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语,斐迪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他立即开口回道:“我要带你去的地方就在帝都内郊,何来很远一说?”

    斐迪南刚说完,就见司徒谨面色一凝,他刚要出声,却见司徒谨对他做了一个收声的手势,斐迪南也不是常人,见司徒谨突然这番举动,知道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二皇子,我们现在肯定是出帝都了,看来有异常!”司徒谨以极低的声音开口道。

    到这个时候,斐迪南也发觉了不对劲,他想了一下,突然面色一变,道:“肯定是车夫有问题!”

    司徒谨点点头,刚想说话,二人突然感到马车一阵颠簸,接着整个马车的速度突然加快,像是搭在弦上突然松开的飞箭一般,朝着前方极速而去。

    “不好!”司徒谨突然大喊一声,没等斐迪南反应过来,一只手抓起斐迪南的衣服,另一只手对着马车的门板猛的一轰,下一秒,门板轰然炸裂,几乎就在同时,司徒谨抓着斐迪南的身子猛的向外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