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七十六章 演习结束
    “砰!”埃墨森的话刚说完,迎面飞来一个拳头,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接着,众人看见一脸鲜血的埃墨森已经被司徒谨一把给甩到WWW..lā

    “真是给你脸你不要脸!”司徒谨脸上刚刚一直挂着的玩味表情已经彻底消失不见,转而换上了一副森冷无比的表情:“既然你还想玩下去,好啊!我会陪你玩的!”一边说着,司徒谨已经抬起一只脚,直接对着埃墨森的头就踩了下去。

    “啊...唔...”伴随着司徒谨的动作,埃墨森立马发出痛苦不堪的声音,但因为整个脸已经因为压力而深陷到了泥土中,到后来,他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只能胡乱蹬着两条腿,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叫声。

    “怎么样?好玩吗?”司徒谨的皮靴在埃墨森的头上不停打转,因为实在是太痛苦,埃墨森的手在地上不停的乱抓,但却依旧摆脱不了被踩的命运。

    在场的所有人在看到这一切后,都感到浑身一阵发冷,就连豪斯、汉克和他们分别带领的两个小队都有些不忍看下去了,现在他们终于知道,原来他们这个营长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已经算是相当仁慈了。

    被司徒谨踩在脚下的埃墨森在离开氧气大约半分钟后,终于撑不下去了,就在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去另外一个世界报道的时候,突然觉得头上一轻,然后自己的整个身体被猛的一翻,终于,他又重新接触到氧气了,大口吸了几口氧气后,埃墨森一阵咳嗽,然后才勉强睁开自己的双眼,却看到一张脸正毫无表情的盯着自己,这张脸的主人正是司徒谨。

    “还打算继续玩下去吗?”司徒谨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让埃墨森的身体不禁打了个冷颤,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啊!以为不把信号筒拿出来就能继续撑下去,可却忘记了一点,那就是自己已经完全落在了对方的手中,一个完全落入敌方手中的人哪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呢!?

    埃墨森侧过脸,看了一眼站在四周的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就在刚刚,他们这些人是怀着何等的自信完成了这个包围网?!而现在,虽然这些人一个都没少,但根据演习的规则,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现在已经相当于死人了,死人是不能再对其他人发起攻击的。而剩下的一小部分人,也就是3营的人,虽然还没被淘汰,但是看他们每个人的眼神,哪还有一点斗志?

    埃墨森刚刚睁开的双眼再次闭上,心里叹了口气:“联营长,对不起!是我无能,没能完成您交代下来的任务。但是,我已经尽力了!”

    “菲比,把我们的信号筒给他吧!”躺在地上的埃墨森突然开口道。

    一阵沉默,接着,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埃墨森,见埃墨森朝着他点了点头,青年走到了司徒谨面前,然后从上衣内掏出一个信号筒,递给司徒谨,道:“这是我们3营的信号筒,给你!”

    司徒谨没有去接,而是示意站在他身旁的汉克将信号筒拿过来。

    汉克会意,接过了青年递出的信号筒,然后对着天空打开了信号筒的盖子。

    “嗖!”伴随着3营信号筒被发射出去,北营的此次演习也迎来了终结。

    丛林外,北营中心场地内,斐迪南跟特蕾西娅的身影依旧出现在高台上,其实二人也刚刚才来到北营没多久,斐迪南是因为关心13营,而特蕾西娅则是为了把戏做全,所以二人今天又再次驾临北营,他们的出现让北营的所有人感到受宠若惊。不过因为斐迪南和特蕾西娅的到来而不得不再次陪同出场的司徒南和查普林的心里怎么想,可就没人知道了。

    就在斐迪南一行人刚刚来到北营没多久,就见到一连有五个营队的信号筒相继被发射。听说在他们来到之前,已经有21个信号筒已经被发射了,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岂不是说再有一个营的信号筒被发射的话,北营的这场演习就可以结束了吗!

    这不寻常!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要知道,整场演习从开始到现在才刚刚过去了一天半多一点而已!别说是斐迪南他们了,就是北营所有营长以上的军官也觉得相当不可思议,在以往的历次演习中,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啊!肯定是出现了什么变数,所有人都这样想着。

    就在大家纷纷都在猜测着这突然出现的变数是什么的时候,又是一道彩色光弹在天空中绽放开来,看着半空中出现一个大大的粉色数字“3”,中心场地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演习结束了?”2旅旅长马尔兹喃喃道,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说话。

    一直都没开口说话的司徒南终于开口道:“罗吉尔,你们北营的这次演习结束的可是很快啊!”

    跟面对自己的直属上级查普林时不同,听到司徒南的话后,罗吉尔显然有些拘谨:“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啊!”

    查普林也开口道:“依我看啊!你们北营肯定是出了一支很厉害的营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了此次演习为什么这么快就结束,因为参加演习队伍的实力完全不对等嘛!”

    听到查普林的话,在场的众人都点了点头,这时,查普林突然道:“哎?罗吉尔?13营还没有被淘汰出局吧?”

    罗吉尔想了下,点了点头。

    毕竟查普林是总管帝都四大营的军长,对于军队下面的情况他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那应该就是这个营队了!我记得之前这支队伍虽然战斗力不弱,但却也没有这么厉害啊!”说到这,查普林突然问道:“这个营队的营长现在是谁?”

    查普林的话可算把罗吉尔给问住了,他一个堂堂师长,哪会去一一关心下面所有营队营长的身份,何况13营还是一个被军队放弃的营队,他们的直属上级都不关心这支队伍,别说罗吉尔了。

    “我叫个人问下吧!”罗吉尔开口道。

    “不用去问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众人抬头一看,见说话的人竟然是二皇子斐迪南。

    斐迪南开口道:“我知道这支营队的营长是谁。”说到这,斐迪南看了一眼司徒南,然后卖关子道:“说起来,这个人跟司徒伯爵的关系可是相当亲近啊!”

    在场众人一听,都一脸疑惑的看向斐迪南,不清楚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唯独司徒南,脸上的神色自始至终都很平静。

    斐迪南笑笑,开口对众人道:“这个人就是司徒伯爵的亲生儿子,司徒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