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七十章 季度军演 十一
    男子叫的正是跟他一同前来而没有落入陷阱的其他20几人,不难看出,这显然是一个侦察排,在看到半空中突然升起的因点火而产生的白烟后,被他们的长官派出来侦查情况,一旦他们把侦查的结果带回去,相信他们整个营队很快就会赶过来。

    在这个丛林演习中,想要获胜,相比于跟其他营对战,更加困难的是如何在这个大丛林中尽快确定其他营队的方位,毕竟如果找不到对手,说什么都是白扯。演习中的那条规定“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足够的信号筒被发射的话,整个北营此次的演习活动都算失败”决定了每个营队在演习中都不能坐以待毙,大家必须积极的去找寻其他营队的位置,不然到后来可能面临全体失败的结果,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号称自己为22营7排排长的家伙朝着上面大喊了两声后,却发现并没有人跑过来搭救他们,这让他心里顿时升起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确实,掉入深坑陷阱的只有刚刚走在最前方的七八个人,另外的二十几人并没有落进这个陷阱,但是既然对方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包围圈,对于这些人13营自然也不会放过,而这剩下的二十几人接下来要面对的遭遇自然也不会比掉进陷阱里的那七八个人好到哪去。

    只见在陷阱周围的几棵大树上,分别站着几个事先被安排好的13营的士兵,他们都是横着一排站在大树侧面的树干上,手上合力抱着一个看起来刚被砍下来没多久的长木头,长木头的两端都被绑着绳子,悬吊在这些士兵所站的大树上。见剩下的20几个人已经走进了己方的打击范围,其中一棵大树上站着的几个士兵突然异口同声大喊了一声:“一二!”

    伴随着这几个士兵的话落,他们抱着长木的双手先是向后一拉,接着一松手。

    “攸!”整根长木像是荡秋千一样朝着前方猛的一飞,直奔着下方不远处那20几个人而去。

    “啊——”看到直奔自己飞来的大木头,所有人大惊失色,闪的闪、躲的躲,瞬间乱成一团,不过就在他们刚刚躲过刚刚那根木头没多久,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一道雄厚的“一二”的喊声。

    还没等这些人回过头,就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强风吹来,不用想,又是一根长木头,这些还没从上一波攻击中缓过神的20几人再次狼狈不堪的左躲右闪,可是,几乎是在他们刚闪开的同时,又听到一声“一二”声从旁边一侧的树上传来,接下来,“一二”的喊声就如魔咒一般接二连三的在他们的耳畔响起,伴随着这些声音的是从四面八方飞过来的长木,这些长木每飞出来一次,因为身上被绑着绳子,就又沿着原来的轨迹荡回去,重新回到站在树上的士兵的手中,所以可以想象的到,这种攻击根本就是无止境的。

    “啊——嗷——”一时间,惊吓声、痛苦声在这片场地上不绝于耳。

    很快,勉强躲过几波攻击的这些人再也撑不住了,20几个人身手稍差一点的很快就被飞来的木头给打飞,身手稍好点的咬着牙勉强多撑了几个回合,但最终也逃脱不了被长木打飞的命运。剩下还能站起来的三四个人没有再等到新的一轮攻击,这时周围突然走出来十几个人,对着这三四个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然后连拖带拽的把这20几个人拉到了他们排长深陷的那个深坑旁边,接着,一甩手,像是扔垃圾一样把他们给扔了下去。

    包含吉姆在内的七八个人还在努力的跟坑外围着的13营的人不停的做着斗争,突然头顶一黑,接着一堆东西就朝着他们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还没等这些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感到身体一沉,所有试图爬出坑内的人统统被砸回了深坑里面,与之前被踹回去不同,这次,他们的身上还压着厚厚的人体。

    众人费尽力气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惊讶的发觉,刚刚被突然扔进来的不明物体竟然是他们排的另外20几人,这下大家都傻眼了。

    “你们怎么都进来了?”吉姆瞪大双眼,看着自己面前正努力试图爬起来的一个少年,开口道。

    少年抬起脏兮兮的脸,带着哭腔道:“排长,我们是被扔进来的,我们整个排都全军覆没了。”

    “什么?”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的吉姆在听到少年的话后,心里一沉。

    这深坑陷阱因为是仓促之间挖的,所以其实也并不怎么大,此刻装满了30人,里面已经是相当拥挤,带坑内的所有人都爬起来后,突然,之前围在外侧的那些士兵向身后一退,接着,几个人出现在了22营7排的所有人面前。

    吉姆抬起头,发现一个黑发碧眼的俊朗少年正站在上面看着自己,看到这少年,吉姆脑中闪过演习开始前,带领13营最后走进中心场地的那个拿着一把怪异大剑的少年的身影。

    “13营?”吉姆双眼猛地一缩:“我说是谁呢!原来是13营啊!”

    这出现在吉姆面前的正是以司徒谨为首的几个人了,吉姆刚说完话,没等司徒谨开口,站在他身后的默里已经站了出来,大笑一声,道:“哈哈,怎么样?我们为你们准备的游戏好不好玩啊?”

    “哼!”吉姆冷笑一声:“什么时候一个垃圾营也敢这么狂了?世道还真是变了啊!”

    “呸!”吉姆话刚落,默里已经一口吐沫吐了出去,而吐出的这口吐沫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吉姆的脸上:“什么玩意,自己都这幅死样了,还在这里大放厥词,真TM不要脸!”

    “我劝你们赶紧把我们给放出去!”吉姆大叫到:“不然一会我们整个营队过来了,有你们好看的!”

    默里还想开骂,但站在他身旁的艾博特没有给他机会,而是抢先开口道:“本来我还怕他们不来呢!但现在你们都在我们手里,相信你们长官见你们好一会不回去后,很快就会率队前来了!”

    “你们想干什么?”吉姆问道。

    “别紧张嘛!”马文已经不知觉的模仿上了司徒谨的语气:“这只是个演习而已!只要拿到你们营队的信号筒,你们很快就可以离开了。”

    “你做梦!”吉姆恶狠狠道:“凭你们这个老爷营,还想拿到我们22营的信号筒,真是痴人说梦话!”

    “都说了让你别紧张嘛!”马文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口气:“我们能不能拿到你们的信号筒一会你就知道了,至于现在,你们就乖乖在这呆着吧!”

    自始至终,司徒谨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现在13营的这些家伙们也清楚了自家这位小营长的脾气,不是不说话,而是对着这种货色根本懒的开口,罢了罢了,好在这种事,大家也可以代劳。

    马文刚说完,司徒谨已经当先转过身,朝着自己原来坐着的那棵大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