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六十九章 季度军演 十
    “就在这里生火?”众人看着司徒谨,面面相觑。

    司徒谨开口道:“我们呆在这里可不是为了跟大家玩捉迷藏,为什么不让其他营队知道我们在这里?我还怕他们找不到我们呢!”

    “额...”众人满脸黑线,他们差点又忘了一件事,那就是绝对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维去衡量他们营长大人的思维。

    虽然已经清楚了司徒谨的用意,但马文还是一脸担忧道:“营长,这有点太冒险了吧?”

    “恩?”司徒谨看向马文,虽然目光平淡如水,但马文还是不自觉的低下头,不敢与司徒谨对视下去。

    “看看你们这幅怂样!”司徒谨的目光在整个13营身上扫过:“告诉你们,以你们现在的实力,就算一下来了五六个营,你们也能解决掉,所以都给我拿出点自信来!”

    本来大家心里都很没底,不过被司徒谨这么一骂,这些人的心里瞬间觉得好受多了。看来,13营这帮家伙真的都是被虐型的,不过千万别误会,这个虐他们的人必须是司徒谨才行,这条定律对别人可不适用。

    既然决定了就地生火,马文立马安排了几个人负责收集柴火。而艾博特则把五个斥候小队的小队长都叫到了自己面前,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对他们说了些什么,很快,包括艾博特在内的六个人都露出了一脸阴笑。

    司徒谨自始至终都坐在树上,在外人看来他好像是在闭目养神,实际上他是在演算一个对他来说比较有难度的阵法。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他学习阵符的目的是为了最终打开紫塔内的石门的话,那么现在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现在他学习阵符知识和破解阵符时,根本没有去想那么多,而是单纯的被兴趣驱使,他觉得阵符是一个浩瀚而又奇妙的世界,他喜欢在这个世界里自由自在的徜徉。

    每次遇到一个新奇的阵法和一个复杂的符文,他都会感到一阵兴奋,而每次破解开一个阵符后,他的内心都会升起一种巨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拆解阵法、重组符文、叠加阵法、组合阵符,这些在其他阵符师眼中枯燥而又繁琐的事情,已经成为了司徒谨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趁着现在有些时间,他又一头扎进了阵符的世界中。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又有6个营的信号筒先后被打响,这样,加上前面被淘汰出去的1营和2营,就有8个营被踢出了此次演习,而从演习开始到现在,才过去了不到半天而已。

    “营长,鱼烤好了,下来吃吧!”默里在大树下朝着司徒谨喊道。

    司徒谨睁开眼,见地下已经搭起了几个大火堆,而一排排串好的大鱼则被摊开在火堆上面搭起的竹架子上翻烤着,让人看着很有食欲。他站起身子,眺望了一下四周,然后从树干上往下一跳,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看来猫儿们也都闻到鱼腥味了啊!”司徒谨笑着开口道。

    听到司徒谨的话,13营众人的脸上都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艾博特从火架上拿出一条烤好的鱼递给司徒谨,开口道:“营长,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咱们就一边吃一边看好戏吧!”

    司徒谨接过艾博特递过来的鱼,直接就地坐下,几个在场的小队队长也纷纷拿起一条烤好的鱼,围着司徒谨坐了下来。

    “哎!可惜啊!”默里一脸遗憾道:“这个时候要是有酒就更好了!”

    “行了你,默里,这个时候能有口肉吃就不错了,你可别不知足啊!”马文哭笑不得道。

    没想到默里却得寸进尺道:“营长,假如这次军演我们13营取得了前三的名次,那演习后我们大家就一起去酒馆庆贺一下,你说怎么样?”

    司徒谨咬了一口鱼肉,点头道:“可以啊!只要你们能取得前三的名次,演习后我做东,大家想喝多少喝多少!”

    “哇!”默里双眼放光:“真的吗?营长?”

    其他人听到了司徒谨的话也是一脸兴奋,显然这个奖励对大家来说很有诱惑力。

    司徒谨笑笑:“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话是这么说,不过说起锡兰大陆上的酒,司徒谨可真是一点都不敢恭维。前世的时候,他虽然不是一个特别好酒的人,但是隔三差五的怎么也会喝上几杯,但来到锡兰大陆,在偶然间喝了一次这个大陆所产的酒后,他就对酒这种东西彻底丧失了兴趣。在他看来,这个大陆上的酒根本就不能称之为酒,最多只能算的上是一种味道奇特的甜水罢了,他很奇怪这么难喝的东西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愿意喝,反正他是连闻都不想再闻到那股怪异的味道了。

    就在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的时候,周围突然传来一阵喧嚣声,司徒谨继续吃鱼,没有说话,这时,艾博特大笑一声,开口道:“哈哈,看来有人上钩了。”

    默里跟豪斯立马坐不住了,将吃完的鱼骨头扔到火堆里,二人站起身道:“我们去看看。”

    司徒谨也吃完了,他站起身,道:“大家一起吧!”

    马文看着司徒谨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心里暗暗敬佩,虽然自家营长刚刚一直闭着眼睛待在树上,一副万事不理的样子,但现在看来对于大家的举动他一直是心知肚明啊!

    那么,在刚刚那段时间里,大家都做了什么呢?简单概括,就几个字,布置场地、设置陷阱。具体是怎么做的呢?首先将周围的场地尽量布置的对己方有利,其次在这个基础上,设置各种陷阱。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陷阱,主要就是利用行装中背负的折叠排水铲在13营驻扎地周围的几个地方挖一些深坑,然后在辅之以其他一些攻击手段。

    就比如现在,当司徒谨跟几个小队长循着喧嚣声走到一处陷阱附近时,就看到一个半人深的大坑内,有七八个人正一脸急迫的想从坑内爬出来,但哪有那么容易,早就埋伏在大坑周围的13营的士兵立马跑到大坑周围,每当有人快要从下面爬上来时,这些人就抬起脚,对着那人就是一脚,重新把快要爬出来的人再次踢回了到大坑内。

    “喂!我是22营7排排长吉姆,你们是哪个营的?”大坑内,一个身材粗壮的男子大声叫喊着,但上面的人却并没有因为他的声音而停止脚下的动作。

    “住手!快住手!大家有话好好说!”男子继续喊道,可依旧没人理他。

    男子终于愤怒了,他不再寄希望于对方会停手,而是对着上面大喊了一声:“7排的其他人呢?都干什么呢?赶紧过来搭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