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六十六章 季度军演 七
    这次,没等司徒谨上前去拿佩吉主动交出来信号筒,站在佩吉一旁的默里已经率先将佩吉手里的信号筒给拿了过来。

    望着自己手中的信号筒,默里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说起来,虽然这不是默里第一次参加季度军演,但这却是他第一次从别的营手里抢过信号筒。当然,不只是默里,对于13营的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次崭新的经历。自打13营由他们这些人重组后,已经过去了近两年的时间,这两年来,13营参加季度军演的次数至少已经有七八次,但从没有一次,13营有从别的营队手里抢过信号筒,这不是因为13营真的有那么差劲,而是因为大家不想惹麻烦。

    平时,军队里的人就拿13营当异类,到了军演的时候,大家当然不会放弃羞辱这个异类的机会。是以,每次季度军演,其他营都会联合起来先把13营给踢出演习,这已经是大家在无形中形成的一种默契。而面对其他营对自己这方形成的这种默契,13营自然是能躲则躲,哪还会主动对其他营队出手?不过,即便是这样,13营在每次的季度军演中也没逃过前三名被踢出演习的命运。

    要说司徒谨的出现为13营带来了什么,那肯定是说上一天也说不完,但是在所有他带来的东西中,有一件却是极度重要的,那就是勇气。就像是默里,如果是以前,在听到福克斯对艾博特所说的那番话时,他肯定不会说出大不了就不当兵了这番话,但现在他却可以满不在乎的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因为真的无所畏惧,而是因为找回了原本就存在于自己内心的勇气。

    当然,勇气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自信。虽然知道自己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是这么快就以一个营的兵力端掉了1营和2营两个营的兵力,这让13营的所有人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相应的,大家也慢慢找回了曾经丢失掉的自信。

    “营长?”拿到信号筒的默里将目光投向司徒谨,显然是在请示下一步要怎么做。

    司徒谨将刚刚从福克斯身上拿出的1营的信号筒扔给了默里,口中道:“一起拉响吧!”

    默里一手接住司徒谨扔过来的信号筒,点了点头,然后先后两次拉开了两个信号筒的盖子。

    随着默里将信号筒拉开的动作,两团红色的彩色光弹先后从信号筒中喷出,然后直冲到了丛林上方的天空中。

    “砰!砰!”

    两个信号光弹先后在半空中炸裂,接着,只见半空中先后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红色的数字“1”和一个很大的红色数字“2”,这代表从这一刻起,1营跟2营已经丧失了演习的资格。

    北营中心场地的高台上,因为斐迪南跟特蕾西娅都没有离开,所以其他人依旧也坐在上面没动。其实,即便是在刚刚实行季度军演的前几年,虽然皇室的人基本上都会出席军演的开幕式,但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毕竟整个军演要开展三天,而且演习是在丛林中进行,外面的人也看不到什么,所以一般演习开始后没多久,大人物们就都纷纷离开了,等他们再次出现时,一般都是在演习结束的时候。不过今天,斐迪南和特蕾西娅却好像并没有要提前离场的打算。

    “这...演习才开始不到2个时辰,竟然就有两个营被踢出来了?”高台上,2旅旅长马尔兹一脸惊讶。

    “而且被踢出来的竟然还是1营和2营?!这两个人营在我们整个北营都是数一数二的精锐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这次开口的是一个矮个子大眼睛的中年男子,此人是北营1旅旅长皮科尔,他的话还没说完,看到站在高台下面的查尔斯,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查普林,见查普林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皮科尔没有再开口说话。

    此刻,要说中心场地上谁的心情最糟糕,那真是非查尔斯莫属了,演习开始还不到两个小时,属于他管辖范围内的五个营队竟然一下子就被干掉了两个,最主要的是,在这个时候,对于他整个人生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查普林和特蕾西娅还都在场,这让查尔斯觉得颜面尽失。虽然修养良好,但查尔斯的脸色还是明显的变黑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高台上的特蕾西娅,双手不自觉地开始握成拳头。

    “皇姐,你信不信这两个营肯定是被13营给干掉的?”与查尔斯的不爽正相反,二皇子斐迪南在看到空中的两个信号光弹后,心情却显的相当不错。

    特蕾西娅目视前方,开口道:“你对13营倒是很有信心。”

    斐迪南笑笑:“那当然,毕竟那是司徒谨所带的营,查尔斯那家伙跟司徒谨可是完全没法比!”顾念到在场地其他人,尤其是查普林将军,斐迪南说话的声音已经压到极低。

    斐迪南说这话的用意很明显,那就是在极力抬高司徒谨的同时再顺带着打压一下查尔斯。对于特蕾西娅跟查尔斯的事情,斐迪南多少也知道一些,不过因为之前对于查尔斯的为人他也不是太了解,所以他也从没插手过查尔斯跟特蕾西娅之间的事情。但是自从上次在司徒谨的营帐内见过查尔斯后,查尔斯那副虚伪的样子就在斐迪南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加上不久以后司徒谨跟特蕾西娅订婚,斐迪南心中更是认定了只有司徒谨才能配得上自己的皇姐特蕾西娅,所以他更加不希望特蕾西娅跟查尔斯之间再发生任何瓜葛。

    听到斐迪南的话,特蕾西娅并没有说话。

    与此同时,丛林内的一个矮坡上,一个青年男子全身倚靠在坡上唯一的一棵大树下,男子身材高大而又挺拔,头上顶着一头金灿灿的金发,再配上那双煞是好看的蓝眼,让他看起来英俊而又贵气十足。

    看着被发射到半空中的两个信号光弹,男子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有意思!演习才刚刚开始没多久,1营跟2营竟然就被踢出场了,到底是谁干的呢?我还真是很好奇啊!”

    就在男子自言自语完没多久,从坡下面跑上来一个士兵,对着男子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开口道:“营长,3营的人在前面喊话,说他们营长要跟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