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六十五章 季度军演 六
    前面已经说过,锡兰大陆剑士分为10级,1-3为初级剑士、4-6为中级剑士、7-9为大剑士,而10级则为圣剑士,如果这人是一个骑士,那么他就是圣骑士了。不过,这个等级的划分其实只是一个总的体系划分,具体来说,每个等级中又分为五个级别,从低到高依次为:白羊剑士、天狼剑士、金狮剑士、水瓶剑士、苍鹰剑士。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大陆上有五个非常强大的剑士,他们一同创立了现在的剑术体系,而这五个小级别的名字就是根据他们每个人出生时天上星象的形状来命名的。那么如何来判断一个剑士的剑术达到了什么等级呢?

    很简单!但是在此之前,大家首先要了解什么是“魄气”,魄气是跟剑术紧密相连的一种体系状态,何谓“魄”?大陆字典给出的解释是:“人生始化曰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每个人生下来都是有魄气的,这话确实不假!但就像是智商一样,虽说多数人的脑细胞总量说出来都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如果开发得当都不排除有成为绝世天才的可能,但是真正成为绝世天才的才有几个?魄气就是这么回事,每个人都有,但能不能激发出来,能激发多少那全看天分和后天培养了。

    拿司徒谨来说,其实他的魄气就已经在无意间被激发出来了,这魄气就是之前让他一下子能把重400公斤的大剑提起来的那股其妙力量,只不过司徒谨自己现在还不知道他的魄气已经被激发出来了而已。

    现在回过头来说如何判断一个人的剑术达到了什么等级,这和魄气是密切相关的。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剑士,在使用剑的时候,只要他催发了魄气,那么他的剑身都会立马被一层魄气所环绕,初级剑士的魄气是青色的、中级剑士的魄气是蓝色的、大剑士的魄气是银色的,而圣剑士的魄气则是金色的。

    在使用魄气的同时,剑身同时也会被几个光圈所环绕,有几个光圈就代表这个人是几级剑士,而具体是这个等级哪个阶段的剑士,就看他催动出魄气的那一刹那,魄气的初始形状是白羊、天狼、金狮、水瓶和苍鹰哪一种了。

    大陆人都喜欢用剑,但能成为剑士的毕竟是少数,军队中更是如此,军人们虽然都随身携带着佩剑,但是这剑对大家来说只是一种武器,很少有军人指望着能靠自己手中这把剑练成一名强大的剑士,大家对剑的使用完全是站在方便实用的角度。

    当然,帝国的“百人骑士团”除外,这是帝国唯一一支全完全由剑士组成的队伍,不但如此,这些剑士的级别还都不算太低。就如它的称号一样,这是一支由100名骑士组成的骑士团,也是帝国内唯一的一百名骑士。据说,在100多年前,帝国的骑士数量相当庞大,只要是贵族出身,懂点剑术的都能得到骑士的封号,但是,在一次和他国的战斗中,帝国出动了20000名骑兵,却被敌国以相同兵力的普通士兵给杀的片甲不留,这件事情深深的刺激到了当时的帝国皇帝奥德里奇二十一世。

    他很快对此做出了改革,从此以后,非是出身世袭贵族世家、剑士等级没有达到2级以上的人不得被授予骑士封号。这条命令一下,符合骑士标准的人数立马锐减到了不足100人,帝国内得到世袭贵族封号的贵族本就不是很多,加上对剑士等级的要求,难怪符合要求的人数那么少了。不过骑士的数量虽然大大减少了,但相应的,这支队伍的质量却得到了大大的提升。从那时候开始,这支队伍就只听从皇帝一人的号令了。

    不过,这支队伍毕竟是特殊的,对于普通的士兵来说,成为剑士什么的离他们实在是太远了。就拿艾博特和默里刚刚的战斗来说,虽然二人使用的武器都是剑,但与其说那是剑术,还不如说是格斗技巧。

    1营跟2营的人见自家营长都被打败了,一时间更是慌了神,他们看着13营的人,却无法明白自己这边怎么会这么快就被人家打的七零八落的,13营不都是一群老爷兵么?为什么自己这边两个营都没打过人家一个营呢?

    艾博特走到被自己一脚踹飞的福克斯面前,一脸平淡的看着福克斯,道:“信号筒呢?拿出来吧?”

    “哼!”福克斯的嘴角流血,他伸出一只手擦了一下嘴角,然后一脸森冷的看着艾博特,道:“艾博特,你竟然敢对我下狠手!?我看你是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了。”

    艾博特的身体一僵,显然,福克斯的这句话说到了艾博特的痛点。身份、身份,身份是深深横亘在艾博特与福克斯之间的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

    “艾博特,别和那个鸟人废话!大不了就是我们当不成这个兵了,怕他不成?!”默里粗里粗气的声音在艾博特耳边响起。

    本来1营跟2营的人就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了,两个营长纷纷被放倒更是让大家生不起什么反抗之心了,就在福克斯和佩吉被打败没多久,1营跟2营的人也基本上都被13营的各小队给制服了。艾博特看着福克斯,正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突然,一个人从人群后面走上前来。

    看到这人出现,艾博特双眼一亮,立马开口道:“营长!”

    没错,这走上前来的人正是一直待在后方悠闲观战的司徒谨,他没有看艾博特,而是直接走到福克斯面前,然后伸出手,甩手就给了福克斯一巴掌。

    “啪!”这声巴掌声清脆而又响亮,在场的人无一例外都听到这声巴掌声,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惊讶的吸气声。

    这一巴掌确实是打的不轻,福克斯整个人当场被打飞,等他缓缓爬起来,众人发现他的脸已经肿的像个馒头一样高了。

    “看来你的身份很不一般呢!”打了人之后的司徒谨一脸云淡风轻,就好像刚刚出手打福克斯的是另外一个人,跟他完全没关系一样:“我叫司徒谨!欢迎你来找我麻烦!”

    “额......”众人还没从福克斯被抽一巴掌的惊讶状态中完全清醒过来,就听到了司徒谨这番莫名其妙的话语。

    啥?欢迎来找麻烦?这人是啥意思啊?

    虽然多数人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刚刚听到福克斯那番话的人,却都很清楚司徒谨这句话的意思。你不是拿你的身份来威胁人么?好!那我就满足你!

    艾博特看着司徒谨,虽然没说什么,但眼神中流露出的感激之色却已经显露无疑。

    “你...”福克斯被打的说话已经不太利落了,不过,即使是这样,司徒谨也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了,他几步走上前,再次伸出手,对着福克斯又是一巴掌:“闭嘴吧你!败类!”

    这次,福克斯没挺过来,直接被这一巴掌给打晕了过去。

    司徒谨微微弯下腰,在福克斯身上一掏,下一秒,一个信号筒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没再去管福克斯,司徒谨转过身,提着大剑朝着佩吉这边走来。

    看着福克斯被打的一脸鼻青脸肿的模样,佩吉已经被吓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此刻,单手提着一把奇怪大剑朝自己走来的司徒谨在佩吉眼中已经化身为了一个超级大恶魔,他甚至没发现自己的牙齿已经开始忍不住打颤。

    还没等司徒谨走到自己面前,佩吉已经一伸手,快速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了一个信号筒,然后开口道:“不打了...不打了,信号筒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