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六十一章 季度军演 二
    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能解开查尔斯身上所附的爱情魔咒的人自然是只有让他日日夜夜魂牵梦绕的帝国公主特蕾西娅了。自上次在订婚宴上看到特蕾西娅跟司徒谨共舞后,这些天,查尔斯一直都很消极颓废,连带着对司徒谨的恨意也节节攀升,如果问现在有谁是查尔斯希望在这个世界上立马消失的,那想必他会毫不犹豫的说出司徒谨的名字。

    不得不说,这个早晨,特蕾西娅的到来让查尔斯再次看到了一丝希望,在见到特蕾西娅的第一眼查尔斯在心里就已经认定了特蕾西娅是专门来看他的,确实,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其他的解释。毕竟,在此之前,这位帝国公主可是从未在帝都四大营出现过。而且,东西南北四个营,特蕾西娅不去别的营,偏偏选择北营,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至于特蕾西娅是不是来看她的未婚夫司徒谨的这种可能性,已经自动被查尔斯排除了。跟特蕾西娅相识这么多年,对于特蕾西娅是什么样的女人查尔斯很了解,他可不认为特蕾西娅会真的喜欢上司徒谨。

    查尔斯目不转睛的盯着高台上坐着的特蕾西娅,而对于坐在特蕾西娅旁边的斐迪南,查尔斯只是一扫而过,虽然觉得这位帝国二皇子看起来有些面熟,但在特蕾西娅面前,一切都被查尔斯自动忽视掉了。

    “联营长!”就在查尔斯目不转睛的盯着高台上的特蕾西娅看时,一道声音在查尔斯耳边响起。

    查尔斯侧过脸,看到3营营长埃墨森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联营长,我已经跟其他几个营的营长说好了,一会进丛林,第一个就收拾13营,看他们这次还怎么嚣张!”埃墨森低声道。

    查尔斯点点头,目光又看向特蕾西娅,半晌,开口道:“给我好好照顾一下他们的营长!”

    听到查尔斯的话,埃墨森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之色:“放心吧,联营长!”说完,冲着查尔斯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转身打算返回自己所在的营队。

    说到谁谁就到,就在埃墨森刚刚转过身的同时,一个营队从外侧慢慢悠悠的走进了北营的中心场地,这个突然出场的营队自然就是13营了,而走在整个13营前面的正是手中拿着一把大剑的司徒谨。

    司徒谨这造型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虽然锡兰大陆上佩剑对于男子来说是属于最基本的配置,基本上10个人中9个人身上都会佩戴一把剑,但像是司徒谨这么奇葩的剑,绝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看到。

    高台上,斐迪南跟特蕾西娅相邻而坐。

    “皇姐,快看,13营来了。”见13营走进场地,斐迪南立马一脸开心道。

    相比斐迪南,特蕾西娅则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皇弟,自从你在军营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你整个人都变了很多。”

    斐迪南看向特蕾西娅:“皇姐,你指的是什么?”

    特蕾西娅没有看斐迪南,而是目视前方,道:“以前对于军演这种事,你可是丝毫不关心的,这次居然主动拉我过来陪你观看军演。”

    斐迪南笑笑,又将目光转向13营:“皇姐,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之前呆过的营队而已,我向您发誓,这绝对是一支相当优秀的队伍。”

    “哦?”特蕾西娅依旧是面无表情:“就是13营?”

    斐迪南点点头:“没错!”说完,斐迪南突然对着特蕾西娅一笑:“而13营的营长就是我未来的姐夫大人了!”

    特蕾西娅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你应该知道,我跟他的联姻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

    “别这么早下结论嘛!”斐迪南俏皮的笑道:“未来的事情可是说不准的。”

    特蕾西娅没有说话,斐迪南也没有再开口,二人一同将目光投向了正走进场地的13营。

    就像是特蕾西娅说的,她今天之所以会来到北营完全是因为斐迪南的强力邀请,真是难为了这位帝国二皇子,如果说皇室中谁是真心希望司徒谨跟特蕾西娅能够真正结合在一起的,那斐迪南绝对算一个,而且是唯一的一个。想观看军演,其实斐迪南自己来就可以了,并不需要拉上特蕾西娅陪着,但为了向特蕾西娅证明司徒谨真的很优秀,同时,也为了让特蕾西娅能多了解一下司徒谨这个人,斐迪南竭力劝说特蕾西娅陪他一起来观看北营的此次军演,对于自己亲生弟弟的请求,特蕾西娅确实是难以拒绝,所以才有了今天二人的共同出场。至于司徒南和查普林,帝国二皇子和公主都来了,他们能不到场陪一下吗?!

    13营的进场,确实算的上是万众瞩目了,不过对于这队人,多数人却都是抱着一种嫌恶的心情。就连13营所在的北营第3联营,都没把这个营看做是跟自己一个联营的。从司徒谨到13营以后,一次都没见过自己的直属长官,也就是第3联营的联营长,不是人家把他跟13营给忘了,而是人家压根没把13营当做自己管辖下的一个营,对于13营,所有的联营长都认为,这样的一个刺头营,就应该由着它自生自灭,管它对它来说都是一种恩赐了。

    如果是其他人,面对着自己和自己多带领的营队被孤立的情况,可能会感到难受和不安,但对于司徒谨来说,完全不存在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没人管才是最好的,要是突然出来个对他指手画脚的家伙,他才会不爽呢!

    正因为13营和其所在的联营的这种关系,进场后,司徒谨并没有带领大家去找第3联营的所在地,而是命令大家直接走到了场地的一角,就在那里站着。这举动再次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了一丝违和感。

    从司徒谨进场开始,司徒南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这个儿子,不过他的表情自始至终都很正常,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

    “这个13营看起来跟其他营好像有些格格不入啊!”高台上的特蕾西娅突然开口道。

    “额...”斐迪南干笑了两声:“皇姐,你忘了我来之前跟你说过,这个营其实是被军队变相放弃掉的一个营。”

    特蕾西娅看了斐迪南一眼,道:“真不明白你当初怎么会选择进入这样一个营!”

    “嘿嘿!”斐迪南尴尬的笑了两声,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