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五十六章 金针绝杀
    听到这两道悲惨的声音,司徒谨浑然不在意,他双手一松,身体凭空而起,接着,双脚在半空中夹住了一人的脖子,狠狠一拧。

    “咔嚓!”声音很轻,却传进了场中每一个人的耳朵。

    在那人倒地之前,司徒谨一只脚又在他的头顶点过,同时,另一只脚竟直朝着另外一个杀手的后脑盖狠狠踢了下去,顿时,鲜血流溢而出。

    见此,站在阁楼二层的布鲁斯双眼微微一缩,扶在平台栏杆上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

    “此子太过心狠手辣!”

    司徒谨没有注意到布鲁斯此时的细微变化,他整个人还没落地,后面的七个杀手已经迎了上来,一个速度快的更是飞跃到了半空中,双拳对着他的身体就狠狠的挥起,司徒谨不得不伸出双手,与之周旋,一时之间,拳脚之声不绝于耳。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招招狠辣,招招致命。

    几番拳脚下来,后面的六人已经围了上来,见此,司徒谨手上的速度加快,一时之间,竟让对手有些措手不及。

    趁着对方被逼退的一霎那,司徒谨两只手向下一伸,同时手腕微微一扭,双掌猛地向前一推,下一瞬,一股飓风从他的掌内呼啸而出。以他的身体为圆心,周围顿时狂风大作!风力之强,竟让围在周围的六个杀手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退而去。

    司徒谨没有去看那六个人,他一个转身,双腿猛地向前一跃,接着右手一抬,对着刚刚那个与他交手的杀手的胸口狠狠向下一刺。

    那杀手因为突起的狂风的原因,一时之间有些难以睁眼,不过可能因为杀多了人的缘故,他敏锐地查觉到一股杀意正迅速的接近自己,然后下意识的向旁边闪了一下身子。

    正因为他的这个下意识的举动,司徒谨刺下的刀没有插进他的胸口,而是刺进了他的右肩膀,见没有刺中对手的要害,司徒谨猛地一抽刀,本欲再刺一次,却被对手给躲开了。

    “呵!有点本事!”司徒谨轻笑,身体的动作却没有半分停滞,不过他已将目光投向了场中另外的六个人。

    风势未消,司徒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轻轻向前方一甩,几乎在同一时间,有三根银针自他的指缝中飞了出来,直接奔着六人中的三个人飞驰而去。

    “小心,有暗器。”

    银针一出,一道沙哑的男声在院内响起,司徒谨微微眯眼,知道这道声音出自刚刚那个被他捅了一刀的杀手。

    也许是因为这道声音出现的很及时,飞出去的三根银针只刺中了三人中的一个人,而另外两人则全都躲开了。

    眼睛微微向阁楼二层一瞥,见布鲁斯一脸平淡的站在那里,潘恩的嘴唇微微抿起。

    “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样下去对我不利,必须尽快把布鲁斯给干掉!”十个人虽然被他给干掉了四个,但是场中毕竟还剩下六个人,而且和对方交手过后,司徒谨感觉到这些人也不是善茬,一时之间他也不敢托大。

    见周围的人又缠了上来,司徒谨又是一挥手,向前甩出了三根银针,其中有两根银针直接飞向了周围的两个杀手,不过因为对方有了准备,这两根银针并未刺中任何人。

    还有一根则是朝着站在二楼的布鲁斯飞了过去,但立马有一个人飞身出现在了布鲁斯的面前,刚挥出短刀,准备挡住这个银针,没想到这枚银针却微微偏离了轨道,朝着旁边的树干飞去,最终插进了树干之中。

    见到这一幕,那挡在布鲁素面前的杀手嘴角一咧,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司徒谨并不在意,他身形一闪,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另一旁,抬眼看了一眼前方的高树,他目光微凝,就在这时,两道身影又追了过来,司徒谨没有再移动,而是站在原地与二人打斗起来。

    就在司徒谨与二人周旋之时,突然间,他感觉到背后一凉,没有多想,他的身体下意识的向后一仰,几乎就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同一时间,一支飞刀从他的身前飞了过去,紧接着,前方的两个人身体同时向上空一跃,然后抬腿对着他的身体就要踢下。

    司徒谨目光平静,身子顺势而起,两只手对着半空中的两条腿直接抓去。

    似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司徒谨的反应居然还如此灵活,二人的目光闪过一丝惊讶,不过随即,惊讶却被诡异的笑容所取代。

    似没看到两人的诡笑一般,司徒谨的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上方两个人的腿,身体微微向旁一倾,眼睛却是看向了布鲁斯。

    “噗!”就在这时,一柄短刀从后方刺中了司徒谨的后肩。

    布鲁斯站在二楼,看着那柄短刀没入了司徒谨的身体,但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他却本能的感到一丝不妙。

    就在布鲁斯的内心刚浮现出这种感觉的时候,只见司徒谨的嘴微微一张,下一秒钟,一枚金针从他的嘴里飞驰而出,直接朝着布鲁斯的方向而去。

    看到司徒谨的举动,在场的众人先是感到一阵紧张,尤其是距离布鲁斯最近的那个杀手,在司徒谨刚从嘴里吐出金针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要飞身去挡,但是紧接着,待他看到那枚金针竟笔直的朝着布鲁斯前方的一棵大树的树干飞去之时,他停止了脚下的动作,同时嘴角再次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而其他杀手这时内心也都松懈了下来。

    不过,这种松懈还没持续上一秒钟,众人便听到空中传来一声很细微的金属穿透**的声音。

    “嗖!”

    待众人再次看向布鲁斯时,不禁瞪大了双眼,眼睛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之意。

    布鲁斯的眼睛瞪的很大很圆,握在栏杆上的双手竟松开了,身体似不受控制般的向后仰去。

    “那枚金针居然穿透了那足有一成年男子怀抱大小的树干!刚刚明明不是这样的!”布鲁斯的眼睛里充满了不甘心,在他身体后仰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之前搜集到的关于九少爷的资料上写着的六个字:“攻心计,精暗器!”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布鲁斯的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噗——”就在他的身子刚倒下一半之时,一条长长的血线从他的脖颈处喷洒而出。

    “大长老!”

    随着布鲁斯倒下,在场的所有杀手都大叫了一声,距离布鲁斯最近的那个杀手更是直接一跃跳到了阁楼二层,将布鲁斯抱起。

    杀了布鲁斯,司徒谨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得意之色,趁着身后的杀手注意力没在他身上,他身子猛地向前一移,然后脱离了依旧还插在他后肩处的那把短刀。随着短刀被抽出,司徒谨的脸色已是苍白不已。

    这时,后面的那个杀手也注意到了司徒谨的动作,他双眼猩红,盯着司徒谨的后脑勺,嘶叫道:“你居然杀了大长老,我要把你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