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五十四章 罗天死
    就在罗天的嘴角刚刚扯动之时,突然间,司徒谨的整个身体攸的一下从原地消失了,下一秒钟,众人只见一抹白光忽而从大厅内掠过。

    像一缕无声无息的清风乍起又住,在人们尚未察觉之时已然消失。又如一剪春风吹落树枝上的一片朽叶,当春风息止的时候,一个人的生命亦已停息。

    罗天瞪大了双眼,嘴角刚刚浮现出的笑容还未散去,他的头部微微向下一错,紧接着,一道血线从他的脖颈处喷洒而。

    他死了。

    司徒谨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原地,他的双手自然垂落,像是自始至终就没有移动过一般。

    大厅内顿时安静下来,刚要冲上来的那几个杀手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呆立在原地,上前也不是,退后也不是。

    苏菲娅的眼睛睁得很大,似看到了什么无法相信的事情,若是有人现在告诉她,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虚幻之梦的话,她恐怕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

    难道说,这才是那个看起来总是一脸云淡风轻的少年的真正实力?

    大厅内其他人的反应比苏菲娅也好不了多少,有几个工作人员甚至张大了嘴巴,狠狠的在自己的身体上掐了几下,以证明眼前的一切不是虚幻的。

    在所有人当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拜伦,即便是脸上极少出现任何表情的他,刚刚也被司徒谨给惊到了。他站的位置距离司徒谨最近,所以对一切感受的也最清楚,当他刚刚对司徒谨说完话的时候,他只觉得有一道轻风突然从自己的身边吹过,待风停止的时候,司徒谨已经回到了他的身侧。

    这是什么速度?

    罗天死了,在场的其他人有可能将他的死归因于他的大意轻敌,但在拜伦看来,他死在了速度上,而且是一种压倒性的速度。

    对于所有的杀手来说,从组织刚刚培养他的那一刻开始,就会告诉他一个合格的杀手该怎么样去杀人。简单概括起来,只有几个字,那就是:稳!准!狠!而排在这几个字之前的还有另外一个字,这个字对于杀手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一个字,那就是“快”字。

    快,说白了就是速度,可以说,每一个杀手都在这“快”字之上费劲了心机,但真正能做到这个字的却是少之又少。但就在刚刚,拜伦见识到了这个字的真正内涵。

    终于,其他的人也慢慢的反应过来了,那几个想要冲上来的杀手再看司徒谨之时,目光中已经充满了畏惧之色。就在他们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冲上来的时候,司徒谨的身子又动了。

    他就如一条剑鱼一般穿梭在几个黑衣杀手之间,身影每一闪现,必有一个杀手因他而死,终于,七个杀手已经仅剩下了两个。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最后两个杀手的手已经在不住的颤抖,互相对视了一眼,二人同时转过身,朝着任务站的大门快速跑去。

    “哼!想跑?”司徒谨一声冷哼,衣袖轻轻一甩,下一刻,一柄匕首从他的手中直甩而出,对着逃跑的两个杀手便射了出去。

    “噗!”匕首先是从后面那个杀手的后背穿了过去,却没有停下,微微向旁边一偏,继续朝前飞去。

    “噗!”又是一声闷响,跑在前面的那个杀手也没有逃过被这匕首刺穿的命运。

    随着最后一名辰天杀手的倒下,整个大厅又瞬间安静了下来。

    没有去看其他人,司徒谨一步一步走到门口处,然后弯下身子,将沾满鲜血的匕首从地上捡了起来,接着又走到一个死人身边,随手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衣料,开始缓缓地擦拭匕首的刀锋!

    他的动作很优雅,就好似自己正在擦拭的不是人的鲜血,而是偶然间沾在刀锋上的露珠一般,可就是这份从容和优雅却让大厅内的空气骤然间又冷上了三分。

    “百闻不如一见,九少爷果然好手段!”终于,拜伦率先打破了这诡异而又冰冷的气氛,难得的称赞道。

    司徒谨已经擦拭完了匕首,他将匕首收了起来,笑笑:“几只小虫子而已,不足挂齿!”

    “小虫子?”拜伦扯扯嘴角,面部显得有些僵硬。刚刚自己还对人家说那个叫罗天的不简单,没想到在人家眼里这厮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小角色,真是打脸啊!

    本来,拜伦要跟着司徒谨下来是想借机帮助司徒谨一下,也算提前卖个人情给黎明,这对暗星以后和黎明打交道也有好处,没想到从下楼到现在,自己压根就没有机会出手。

    见识到了刚刚的一幕后,拜伦内心对于司徒谨再也不敢有半分小觑。事实上,不只是罗天,拜伦之前对于名震杀手界的九少爷也很是不服。同是热血气盛的年轻人,本就有争强好胜之心,加上拜伦也是个有几分傲气的人,一般人他根本就看不上,所以虽然在见到司徒谨之后,他一直对司徒谨以礼相待,但这完全是为了组织大局考虑,内心里他却并未真正认可司徒谨的实力。

    不过现在,拜伦却是再也不敢小瞧眼前这个白衣少年了。

    “既然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那我也就不久留了。”拜伦上前几步,走到司徒谨面前。

    司徒谨点点头,道:“也好。”

    拜伦又道:“我今晚会在这里住上一晚,明早就会返回了洛德了。”

    “这么急?”司徒谨挑眉。

    “恩!”拜伦目光凝重:“我身负重任,阿诺德大人他还在等我的消息,加上早点回去也可以早做部署!要知道,每拖上一天你们死的人就越多!”

    听到这话,司徒谨内心有些感动,沉声道:“多谢!”

    “不必!”拜伦微微一笑,道:“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坐在一条船上了。”

    司徒谨不再说什么。

    拜伦看了看外面,道:“那我就走了,回去之后我会尽快派人和你们联系!”

    “好!”司徒谨点头。

    ......

    深夜,月华如水。

    司徒府内除了几盏夜灯发出微弱的亮光外,其他地方都已是一片黑暗。突然,有两个身影从某个房间走出,先是一跃而起,接着蓦地出现在了屋顶上,几番跳跃后,转眼消失不见。

    这两个人正是司徒谨跟修,白天从拜伦那里得知了布鲁斯的住所信息后,司徒谨就决定亲自动手,而且时间就在今天晚上,至于修则是强烈要求跟司徒谨一起去的,好在布鲁斯的住所距离帝都华林倒也不远,二人一路疾行,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在一幢浅色阁楼外停下。

    (以后每天中午12点左右更新一章、晚上10点左右更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