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九章 约定
    沉默,一阵很长的沉默,最终,还是斐迪南先开了口:“哈哈!可能是我太贪心了!如果你很排斥我,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过说过吧!”

    司徒谨也开了口:“我这个人,对于身份等级这些没什么概念,所以,在我心里,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沃伦。”

    虽然司徒谨说这话的时候自始至终都很平静,但当斐迪南听到这些话时,却难以平静下来,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这么说来,你是拿我当朋友了?”

    司徒谨耸耸肩:“额,我只是依旧拿你当我的副官罢了。”

    如果别人对一个皇子说这话,那不用多想,他绝对是不要命了。但司徒谨说这话,却让斐迪南开心无比,事实上,这是他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发自内心的开心:“司徒,谢谢你!”斐迪南发自内心道。

    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斐迪南的脸色一暗:“我还是太虚伪了,一边说着想跟你做朋友,另一边却已经利用了你,看来你说的对,皇室的人确实没有资格跟人做朋友啊!”

    “你是说我跟你皇姐的婚事吧?”出乎斐迪南的意料,司徒谨主动开口道。

    斐迪南看着司徒谨,显然也没想到他会如此轻易的说出这句话,想开口说点什么解释一下,但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这时司徒谨一脸不以为意道:“我说过,不必解释!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开始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选择,不管选择了哪条路,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对我们自己选择的路进行评价,我们自己更是如此!不管外界发生了什么还是别人说了什么,我们都不能怀疑自己的选择,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走到终点!你也是一样,既然你已经选择了一条路,那么就没必要管我的想法,坚持走下去就好。”

    听完司徒谨的话,斐迪南没有说话,好像是在思考司徒谨所说的这番话到底是什意思,良久,他抬起头,对司徒谨道:“司徒,自打认识你之后,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你这么有才的一个人,为什么司徒南伯爵一直选择对你这个儿子视而不见呢?”

    “不要这样说。”司徒谨淡淡道:“我的弟弟司徒凯比我要出色很多。”

    “哼!”司徒谨刚说完,斐迪南却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若是在没有认识你之前我可能会相信这个观点,但现在我却不敢苟同。当然,我不否认司徒凯也很出色,但跟你比起来,我觉得他可是差的远了。”

    “你太抬举我,二皇...”司徒谨刚说了一半,就被斐迪南打断:“如果不嫌弃的话,以后就直接称呼我斐迪南吧。”

    司徒南习惯性的挑了挑眉:“好吧,斐迪南。”

    终于如愿以偿,斐迪南对司徒谨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司徒谨觉得这举动有些幼稚,不过他也没说什么。

    良久,斐迪南突然开口道:“司徒,我知道你并不想娶我皇姐。”沉默了一下,斐迪南继续道:“皇姐虽然看起来很冷漠、很无情,但她其实是个很好的女人。”

    司徒谨没有说话。

    斐迪南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开口道:“司徒,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什么约定?”司徒谨问道。

    一直挂在斐迪南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很认真的表情:“不管你将来跟我皇姐之间发生什么,我希望不会因为她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

    司徒谨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我跟你皇姐之间会发生什么啊!?这个约定根本就没有定下的必要好吧?”

    斐迪南依旧是一脸认证的样子:“不管怎样,就答应我吧?!司徒!”

    司徒谨摇摇头,无奈道:“随你吧!”

    斐迪南冲着司徒谨露出一个笑容,然后道:“司徒,你是我真心认可的一个男人!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会永远用朋友的礼仪对待你,这是我对你的一个承诺!”这话是斐迪南对司徒谨说的,却更像是他对自己说的。

    司徒谨挑挑眉,依旧是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

    与二皇子斐迪南短暂的会面就这样结束了,临走前,斐迪南给了司徒谨一张皇家俱乐部的白金卡片,虽然这东西在司徒谨看来没多大用,但考虑到二皇子的面子,他还是选择接了过来。然后,像来的时候一样,司徒谨坐着之前来的时候去接他的那辆马车返回了家中。

    不得不说,自打从修那里听说了唐顿帝国的强大以及安东尼被抓的事情后,司徒谨的内心就一直有种很焦虑的感觉,这种焦虑一方面来自于得知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一个庞然大物时而产生的压力,另一方面则是来自于明明知道对方抓走了自己这方的人,但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也做不了的无力感。

    是啊!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力量太弱小了!之前,司徒谨很想变强,但那只是因为他不甘于一生平凡。而现在,想要变强的心依旧没有改变,只是却比之前要迫切很多,唐顿帝国霸道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司徒谨,也更加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没有力量,那么就只能任人宰割,更别谈想要守护住什么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或者东西。

    一回到房间,司徒谨便将那把重剑从储物戒指中拿了出来,经过一段时间对力量的坚持修炼,他现在已经可以在不动用那股奇妙力量的情况下将这把重剑单手提起了,虽然时间还是无法维持太久,但对司徒谨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了。本来他还想慢慢来,通过一点一点的练习最终把重剑带在身边,但现在对于力量的极度渴求让他改变了主意,他决定不再等待,而是采取硬来的方式。从现在开始,不管是用单手还是用双手,不管是用自身的力量还是那股奇妙的力量,他都要一直把这把重剑拿在手里。

    还有阵符这块,虽然最近司徒谨一直都在研究破解紫塔二层的阵符,也记下了不少新的阵符图,但现在他却突然觉得自己的进度很慢。据司徒谨了解,在锡兰大陆,阵符师算是一个比较热门的职业,这个职业的起点不算太高,最起码相比做一名魔法师来说,要简单的多,加上大陆上有很多未知的地方都设有阵符,这也让很多冒险家和投机分子都投身到了这个职业中,毕竟,未知有时候就代表机遇。

    当然,和魔法师和剑士相同,大陆上的阵符师也有相应的等级划分,从低到高依次为:小阵符师、大阵符师、星级阵符师、阳级阵符师、王级阵符师。虽然阵符师只有5个等级,但每个等级却又分为十个小级别。别看大陆上的阵符师有很多,但真正达到星级以上的阵符师恐怕用十个手指都能数的过来,阵符这条路相较于魔法那条路确实要好走很多,但却绝不代表这条路很好走。

    司徒谨不清楚自己是什么级别的阵符师,他也没想过去测试,眼下他只想尽快将二层的阵符图都研究透,然后打开通往第三层的塔门,接着再打开第四层塔门,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拿到乐乐说的那把好剑了,到那时他手里也就多了一个跟唐顿帝国抗衡的筹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