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八章 二皇子
    “哦?”出乎修的意料,司徒谨看起来并不意外:“还是来了啊!”

    听到司徒谨的话,修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这时听到司徒谨说:“去跟车夫说下吧,我马上下去。”

    “好的,少爷!”没有多问,修领命而去。

    十分钟后,司徒谨坐上了来接他的马车,虽然马车从外面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里面却非常舒适,司徒谨坐在马车里,一路上几乎没有感受到颠簸,大约一刻钟左右,门口传来车夫的声音:“司徒少爷,我们已经到了。”

    司徒谨从马车内打开车门,映入眼帘的一个很大的庄园。庄园用一排整齐的木制栅栏围成,看起来别有一番味道,庄园内绿树成荫、花草争相斗艳,一副美好的世外桃源景象。司徒谨跳下马车,顺着眼前的羊肠小路一直向前走,一路上被花花草草包围,让他觉得很舒适。拐了几个弯后,一幢乳白色的四四方方的大楼出现在他的面前,说是大楼,看起来却最多不超过三层,整个楼房的占地面积很大,跟司徒谨前世所在地球的白宫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相像,不过这个地方却不是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所住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是一个俱乐部,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娱乐场所,没错,这里就是帝国的皇家俱乐部。

    顺着小路直走,在白色大楼的门口,小路终于消失了,出现在司徒谨面前的是一排台阶,司徒谨抬起脚,登上台阶,然后直接朝着大楼内部走去。走进大楼,里面出现一段长廊,长廊两侧的墙上挂着个各种颜色的墙灯,交织在一起,让整个长廊看起来好像被一种奇妙的色彩包围。

    司徒金顺着长廊一直向前走,大约过了30秒钟左右,前面终于出现了一片空旷的场地,确切来说,这是俱乐部一层的大厅。大厅面积很大,但却很难让人产生空旷的感觉,装饰低调却又不失华丽,墙壁上每隔一段空间便有一幅壁画,凭司徒谨的目光,一眼就看出这些壁画随便拿出一副都是价值连城,但现在,他们就这样简单地挂在这里,却不会让人觉得可惜。

    “您好,请问您是司徒少爷吗?”就在司徒谨还在暗暗打量这些画的时候,一个穿着侍从服装的男子出现在了司徒谨面前。

    司徒谨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点头道:“没错,我是。”

    对方对他露出一个友善而又恭敬的笑容:“您好,司徒少爷,二皇子殿下已经在等您了,请跟我来。”一边说着,堆放一边对司徒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司徒谨回以对方一个友善的笑容,然后用眼神示意对方在前面带路。

    男子直接带着司徒谨朝着大厅一侧的楼梯走去,接连登上两层楼梯后,二人已经处于俱乐部的第三层,这也是俱乐部的最高层了,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层只对皇族人员开放,和一层和二层不同,第三层的房间相当少,看起来只有几间,但相应的,这一层每间房的面积却都很大。

    男子引着司徒谨走上三楼后,并没有向里走,而是直接在最外层的一个房间门口停下,对司徒谨鞠了一个躬,男子开口道:“司徒少爷,二皇子殿下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司徒谨点点头,一只手握住门把手,然后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整个房间向他敞开了怀抱,司徒谨还没来得及打量这间宽敞的房间,一张年轻的脸颊却以率先映入他的眼帘。

    司徒谨的目光迎上那张脸,然后径直走到对方面前,微微一笑:“我该叫你沃伦呢?还是该叫你二皇子殿下?”

    没错,出现在司徒谨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在13营的副官,沃伦,对方的一切都没有变,除了他身上那身凸显他身份的皇族服饰。

    “你来了。”沃伦,不!确切来说应该是帝国的二皇子斐迪南殿下对司徒谨露出了一丝亲切的笑容,然后开口道。

    在别人看来,在得知一直呆在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帝国的皇子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不会无动于衷,至少在行动上应该对皇子示以最崇高的礼节,但这一切在司徒谨这里,显然是不成立的。看到斐迪南,司徒谨不但丝毫不感到吃惊,而且他的举止依旧很是随便,就比如现在,在帝国的二皇子殿下面前,他连问都没问,便直接坐到了斐迪南的面前。

    更奇怪的是,斐迪南不仅没有因为司徒谨无礼的举动怪罪于他,反而一副欣赏的表情:“司徒谨,你果然不同!”

    “二皇子殿下,不知召我来所谓何事?”司徒谨挑眉问道。

    斐迪南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道:“额...很抱歉,对你隐瞒了我的身份,但是...”

    “不必解释!”斐迪南的话还没说完,却被司徒谨打断:“出生在皇家的人都有很多不得以,我明白!”

    听到司徒谨的话,斐迪南明显松了一口气,半晌,开口道:“谢谢。”

    “不需要谢我。”司徒谨淡淡道:“既然已经做回你自己了,找我来又是为什么呢?”

    斐迪南笑笑:“不用对我这么冷淡吧?!”说完,没等司徒谨说话,斐迪南道:“虽然我已经恢复了皇子的身份,但我却依然希望能跟你做好朋友!”

    “朋友?”司徒谨嗤笑一声:“我没听错吧?二皇子殿下?你竟然要跟我做朋友?难道说皇家的人也能拿真心交朋友吗?”

    听到司徒谨的话,斐迪南本来存有一丝笑容的脸上瞬间表情僵硬:“呵!你说的话果然还是那么锋利无比啊!”顿了下,斐迪南道:“我知道,在你看来,我们皇室的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带有目的性的,我也不排除是这样的,但唯独想跟你做朋友这一点,我是真心的。”

    “真心?”又是一声不屑的轻笑,司徒谨道:“为什么?”

    斐迪南笑笑,只是笑容显的有些孤寂:“你让我说为什么,我一时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跟你待在一起的那些时间里,虽然每天都很累,但却也很轻松、很舒服。”说完,停了一会,斐迪南又道:“司徒谨,在别人眼里,你是一个被家族抛弃的弃儿,是一个隐藏在角落难以被发现的隐形人,很多人因此觉得你很差劲,但我却不这样认为!”

    “哦?”司徒谨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然后道:“那你怎样认为呢?”

    斐迪南看着司徒南的眼睛:“在我眼中,你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也是一个很值得交往的人!”见司徒谨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斐迪南忙道:“我知道,这些话由我来说并不合适,但是,请相信我,你是我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最出色的一个,也是最让我看不透的一个!”

    司徒谨笑笑:“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二皇子殿下对我的赞赏吗?”

    斐迪南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你一定要这样跟我说话吗?难道说皇室的人就注定一辈子都不能交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