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三章 订婚晚宴 六
    与司徒家族的这段联姻,只是在上层社会最普遍的一种政治联姻,特蕾西娅从未想过具体跟她联姻的这个人是谁,更没想过要去了解这个人,不管这个人是谁,在特蕾西娅看来都不重要,她甚至都懒得花心思去记住这个人,只要是司徒南的亲生儿子就好。

    工具就是工具,它的作用就是满足使用它的人的一种需要而已,如果奢望使用它的人在用过它之后还能记住它的一切,那根本就不切现实。特蕾西娅对这段联姻早就有了清晰的定位,不过毕竟也是一种交易,必要的一点心思还是要花的,很快,特蕾西娅便知道了对方在家族中没有任何地位,年龄比自己还小几岁,这样的人,看来成为自己的工具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幸运了。

    不得不说,在见到司徒谨的第一眼时,虽然特蕾西娅面上平静,但心里却有些吃惊,不管是少年的长相还是少年的气质,跟一个不受家族重视的失意贵族子弟都完全不相符合。不仅如此,虽然少年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但特蕾西娅还是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无意流露出的自信跟高傲,最让特蕾西娅感到惊讶的是对方在看到自己之后的反应,跟所有其他见到自己的那些男人的反应完全不同,那是一种漠视、彻彻底底的漠视。

    不过,即便如此,特蕾西娅也只是有些小小吃惊罢了,司徒谨这三个字包括这个人依旧没有在她的心里留下太多的痕迹。但此刻,特蕾西娅发现,这个少年确实成功的在自己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虽然是以一种她极不喜欢的方式。

    “你知道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吗?”毕竟不是寻常女子,特蕾西娅已经冷静了下来。

    “呵~”又是一声轻笑,只是特蕾西娅却从这道轻笑声中听出了一丝不屑。

    因为二人的脸现在靠的极近,特蕾西娅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司徒谨的呼吸,热热的,有种属于男子的特别香气,很淡很淡。特蕾西娅的心莫名的一阵慌乱,她突然有点不敢看司徒谨的眼睛。

    “公主殿下...”司徒谨终于开了口:“你我之间的订婚宴还没完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扑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去了?”

    “你在说什么?!”特蕾西娅冷声道,脸上的表情终于不再是平淡如水。

    舞池外,所有人都不清楚特蕾西娅、司徒谨和查尔斯三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在大家看来就是在司徒谨出现后,查尔斯主动选择了退让,而公主殿下最终选择跟帝国未来的驸马步入舞池。

    望着舞池内紧紧贴在一起的一对男女,查尔斯的脸阴霾的就好像可以拧出水来一般,虽然他也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股力量将自己拽离?但是他却丝毫不怀疑,那个捉弄了自己的人就是司徒谨。

    “司徒谨!我一定要你好看!”查尔斯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抬起双脚直接朝着舞池走去,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在他的眼中。

    “查尔斯,你给我冷静一点!难道你还嫌不够丢人吗?”突然,一只手突然出现在查尔斯的肩膀,将查尔斯给按在了原地。

    查尔斯抬头,眼睛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父亲大人。”

    没错,这突然出现在查尔斯面前的人正是在整个大陆都赫赫有名的三星名将,威克利夫.查普林。查普林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中等身材,鼻梁很高、嘴巴内抿,一看就是个性格相当坚毅的人。他的出现,终于让查尔斯清醒了过来。

    “哼!一个女人就能让你这样,真是枉费了我多年来对你的教诲!”查普林看了一眼查尔斯,然后低声道。

    查尔斯低着头,诺诺不敢吱声。

    舞池内,司徒谨依然带着特蕾西娅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在旁人看来,二人的举动显然是亲密无比,但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而且恰好相反。

    “还以为是一个聪明的公主,没想到也只是个蠢女人罢了。”司徒谨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神色。

    特蕾西娅也不甘示弱,她直接迎上了司徒谨的目光:“我在想,到底是谁给你的胆量,竟让你在我面前如此放肆!”话落,却感觉整个腰身一紧。

    “少在我面前端你公主的架子!”司徒谨冷声道:“既然想要利用我,那就拿出点诚意来!”

    “你什么意思?”特蕾西娅问道。

    司徒谨的鼻子几乎已经跟特蕾西娅的鼻子碰到一起了,他盯着特蕾西娅的双眼:“不是想利用我来挑拨我们家族跟大皇子之间的关系吗?难道这么快就忘记了?”

    这次换特蕾西娅冷笑了:“真是可笑!司徒谨,你是不是把自己想象的太重要了!?”

    “呵~”司徒谨又是一声轻笑:“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公主殿下,我确实没有那么重要,所以现在想要悔婚还是来得及的。”

    “你...”特蕾西娅终于没法继续说下去了,半晌,她开口道:“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取消我们的婚事。”

    “哦?”司徒谨的脸微微后退,这让特蕾西娅终于觉得没有那么难以呼吸了:“既然如此,那么公主殿下可要洁身自好一点,因为我这人眼里可是容不下沙子的。”

    “你...”特蕾西娅刚想反击司徒谨的话,这时音乐声突然停止,一曲终了,特蕾西娅先是感觉自己的腰间一松,接着就发现司徒谨已经完全放开了自己,先一步转身走出了舞池,然后直接朝着大厅门外走去。

    “司徒谨吗?”望着司徒谨笔挺的背影,特蕾西娅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看来这个工具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好控制啊!

    特蕾西娅平复了一下内心,然后也抬脚走出了舞池,刚出舞池,斐迪南就迎了上来,一脸坏笑道:“皇姐,看来你跟我未来的姐夫刚刚聊的不错啊!”

    特蕾西娅看了一眼斐迪南,面无表情的冷声道:“如果不是他对我们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我早就已经下令把他大卸八块了。”

    “额...”斐迪南感觉到一阵冷风突然朝自己吹来,他理智的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特蕾西娅主动开口道:“不管怎样,希望我的牺牲没有白费吧!”

    “皇姐...”斐迪南道:“虽然跟司徒家族的联姻只是政治联姻,但平心而论,我觉得司徒谨确实是个不错的人,至少就比那个查尔斯要强上好几百倍...”斐迪南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之前在军营的时候,查尔斯跟北营军需官福勒一同去找13营的茬,他当时也在场,对于查尔斯的虚伪他也是亲眼目睹。不过现在看来,可能是因为太过关注特蕾西娅,查尔斯今天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曾经见过这位帝国的二皇子殿下。

    “皇弟,别说了。”特蕾西娅打断了斐迪南的话:“不管他人怎么样,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我只希望这段联姻能对你有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