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四十一章 订婚晚宴 四
    而特蕾西娅,对这段感情则比查尔斯要迟钝和冷淡许多,她从小在宫廷长大,接触男性不多,所以并不太了解什么是爱情。就是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着查尔斯的,也许仅仅是喜欢,也许只是稍稍有好感,特蕾西娅并不能完全确定,不过有一点,就是他并不讨厌查尔斯,而且并不排斥查尔斯的接近,在特蕾西娅这个冷美人看来,这个应该就算是喜欢了吧。

    差不多十年的接触,让特蕾西娅对查尔斯的脾性很是了解,虽然在自己面前他一直表现的很积极、很热情,但是特蕾西娅知道查尔斯本质上是一个高傲的人,十年来,她从未见过查尔斯看起来像今天这样颓废,自然也从没见过查尔斯像今天这么卑微,特蕾西娅的心在这一刻动摇了。

    说起来,在这段感情中,也算是自己先背叛了查尔斯。

    作为帝国的公主,一直以来,特蕾西娅都是把帝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考虑问题也都是以皇家立场为先,从来没有一件事是完全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决定的。即便是她和查尔斯的这段感情,也是如此。因为选择查尔斯并不能对她产生任何帮助,所以最终她决定放弃这段感情,选择和司徒家族联姻。作为亚罗帝国的公主、奥兰多未来的国王,特蕾西娅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使命,对于自己的定位也一直都很清晰,即便有什么事情稍稍脱离了她的掌控,她也很快会重新把一切都牢牢抓在手中。

    但即使再理智,说到底,特蕾西娅也只是一个人而已,是人就不可能完全摆脱七情六欲,是人就不可能完全把控一切,也许是理智了太久,也许是放弃了太多,在这一刻,看着查尔斯看向自己的眼神,特蕾西娅突然想不顾一切的任性一次,不管结果怎样,只要一次就好。就答应他吧,特蕾西娅在内心这样对自己说。

    宴会大厅内,本来等着查尔斯被特蕾西娅直接拒绝的人都瞪大了双眼,他们想象出的一面并没有发生,那个站在公主殿下面前想要邀请公主殿下跳舞的小子竟然没有遭到公主的直接拒绝,不仅如此,看公主殿下现在的神色,很多人都有种预感,公主殿下好像就要答应那小子的邀请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里,这些人赶紧将目光转向站在另一侧的司徒谨身上,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遗憾的是,众人看到的依旧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好像查尔斯跟特蕾西娅所做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

    “喂,司徒家的那小子不会这么面吧?难道打算无动于衷?”

    “一直都听说司徒伯爵的长子在家族里地位低微,刚刚看到那小子第一眼的时候,我还觉得纳闷,这么一表人才的人怎么可能不受家族的重视,现在看来那小子压根就是个软骨头啊,难怪在家族里没地位。”

    “果然是害怕了不敢上前?”

    “长的这么俊俏的小帅哥,没想到却如此胆小怕事,好可惜啊!”这明显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

    锡兰大陆崇尚武力,不管是贵族阶层还是平民阶层,都鄙视胆小怕事的人。尤其是贵族阶层,虽然他们本身都很弱,但是他们却把是否拥有一颗勇敢的心作为衡量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是贵族的标准,你可以打不过人家,但你要是没打就认怂那你绝对就是个软蛋。

    其实查尔斯去邀请特蕾西娅跳舞,司徒谨是真的不在意,但是在别人眼里却不这么看,在大家看来,这是司徒谨在查尔斯的挑衅下认怂的表现。虽然在场的绝大多数男子既不想让查尔斯也不想让司徒谨去跟他们的女神跳舞,但是司徒谨毕竟是这场订婚宴的男主角,而查尔斯却不是!当查尔斯站出来邀请特蕾西娅跳舞的一瞬间,大家关注的已经不是谁去跟特蕾西娅跳舞的问题了,而是一个被挑衅的人,有没有胆量回应别人对他的挑衅。显然,司徒谨已经让大家狠狠的鄙视了一把。

    大皇子罗贝尔此刻正跟司徒南站在一起,他看了一眼司徒谨,突然笑道:“司徒伯爵,难怪你从来不在我面前提起你家长公子,跟你家老二比起来确实有些不够看啊,这才刚出场没多久就被查普林家的小子给压了一头啊!”

    司徒南脸色虽然很平静,但却没人能看出他内心的真正想法,沉默了一会,他开口道:“我家那小子不争气,让大皇子见笑了。”

    “哈哈哈...”罗贝尔大笑,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再开口声音却已转低:“真是难为我那皇弟皇妹了,为了从你们家族拉出一个人来挑拨你我的关系,他们可是使劲了全身的力气了啊!”

    司徒南依旧面色平静:“大皇子请放心,谨虽然跟公主殿下订婚了,但是他只是我们家族的一个弃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无法代表我们司徒家族,即使未来有一天他真的站在二皇子和公主殿下那边,那也只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当然放心。”罗贝尔笑着道:“不管这次联姻是父皇的意思还是单纯是我那皇妹的意思,我都丝毫不怀疑司徒家族对我的忠诚。”

    司徒南微微鞠躬:“感谢殿下对我们司徒家族的信任。”

    罗贝尔忙道:“司徒伯爵可千万别跟我客气啊!您一直都是我最相信的人。”

    司徒南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显然罗贝尔的这句话让他很是受用。

    特蕾西娅旁边,二皇子斐迪南站在那里,见特蕾西娅并没有直接拒绝查尔斯的邀请,而且还有点要接受这个邀请的意思,他忙低声对特蕾西娅道:“皇姐,你搞清楚状况啊!这可是你跟司徒谨的订婚宴,要跳舞也是跟自己的未婚夫跳,怎么能跟其他人跳?”

    特蕾西娅看了一眼斐迪南,道:“皇弟,不必担心,我心里有数。”

    司徒谨的目光虽然是看着特蕾西娅和查尔斯这边,但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目光里根本没有焦点,他现在在想的是这个该死的宴会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在这里这么干站着真是太浪费时间了!就在他觉得有些不耐时,看到修的身影正朝自己走来。

    很快,修便走到了司徒谨的面前,只是面色比刚刚出去之前却要严肃很多:“少爷,出事了。”这是修走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