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五章 查尔斯与特蕾西娅
    就在皇室刚刚宣布了这则消息几个小时之后,帝国皇家俱乐部,一个归属皇室并由皇室亲自派人打理的俱乐部,这里占地面积很大、景色优美、守卫甚严,在整个帝国,只有最上层的一小部分人物才有资格进入这里。可以说,一般的中小贵族,连这里的大门都看不到,据说皇室人员偶尔也会来这里,但是不是真的,就没几个人知道了。此刻,俱乐部最顶级的一间包房内,坐着一对年轻的男女。

    男的金发蓝眼、面容英俊,看起来十五六岁左右,如果司徒谨在这里,必然马上就能认出此人正是几天前被他给拂了面子的查尔斯,女的则戴着一顶黑色的贵族女帽,帽子上面拂下的面纱恰好遮住了她的脸,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不过她那绝美的身姿和高贵的气质却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她面纱下面隐藏的那张脸必定是一张绝色容颜。

    “特蕾西娅,我要你亲口告诉我,这是真的吗?”与平时的风度翩翩不同,此刻的查尔斯看起来显得有些狼狈,他的双眼通红、语气沙哑,像是受到了什么无法承受的打击一样。

    没错,查尔斯对面坐着的女子正是帝国公主奥德里奇.特蕾西娅,因为被面纱遮住了容颜,看不清她的表情,沉默了片刻,特蕾西娅点了点头:“查尔斯,是真的,我就要订婚了。”声音很轻、很好听。

    “我不信!”特蕾西娅话刚落,查尔斯立马激动的大喊了一声,随即道:“那我呢?我算什么?我一直以为你是喜欢我的,还心心念念的想着再过一段时间就让我父亲亲自向陛下提亲,可你现在却告诉我你要嫁给别人?难道说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情感都是假的?”

    又是一阵沉默,特蕾西娅叹了口气:“查尔斯,我喜欢的确实是你,但是你要知道,我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儿,我是帝国的公主,我的婚事不可能只代表我自己,也不可能只为了我自己。”

    查尔斯蓦地抬头:“那这么说,你是被强迫的是吗?特蕾西娅,你别担心,我立马让我父亲进宫,向陛下...”

    “不!”特蕾西娅打断了查尔斯的话:“查尔斯,你别误会,我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我。”

    查尔斯脸上刚刚出现的一丝喜色荡然无存:“为什么?特蕾西娅?”突然,似想到了什么,查尔斯眼睛一亮:“我知道了,你是为了你弟弟二皇子殿下是吧,没关系啊!你嫁给我之后,我跟我的家族肯定都会站在二皇子一边的,我父亲可是在整个大陆都赫赫有名的三星名将啊,难道说我们威克利夫家族还比上他们司徒家族吗?”

    “查尔斯...“特蕾西娅低下头:“对不起。”

    “到底为什么?”查尔斯瞳孔一缩,瞬间站起,盯着特蕾西娅道:“你知道你要嫁给的是什么人吗?司徒南的大儿子司徒谨!你了解他吗?你知道他在家族是什么地位吗?和他结婚你能得到什么?难道说在你心里我还比不上一个被家族放弃的贵族子弟吗?”

    “查尔斯,你先不要这么激动。”见查尔斯越来越激动,特蕾西娅安抚道:“我跟他现在只是订婚而已,至于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查尔斯眼睛一亮:“这么说,你不一定会嫁给他?”

    特蕾西娅没有说话。

    查尔斯的拳头却不自觉地握紧,目光迥然道:“相信我,特蕾西娅,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

    司徒谨可并不知道外面现在正因为他跟公主订婚的事闹的沸沸扬扬,此刻,他正呆在自己的营帐内,一心投入在阵符世界中。

    二层的塔门被他打开了,阵符世界也同时向他打开了另外一层大门,经过一段时间的潜心演练,司徒谨发现虽然二层的阵符图有很多,但是因为之前一层所有的阵符图他都已经烂熟于心,所以二层很多的阵符图他只是看一遍就已经清楚内里门道了。当然,更多的是凭他现在的能力无法弄明白的,不过他也不怕,他有的是耐心。对于一时没法弄明白的阵符一遍演算不出,他就继续演算第二遍、两遍演算不出、他就继续演算第三遍...直到完全弄明白为止,有的时候一个阵符可以耗掉他几天的时间,这难度是第一层的那些阵符图根本无法相比的。

    正因为如此,司徒谨在阵符这方面其实走的很慢,不过好在走的坚实,一步一个脚印,不冒进、不急于求成,这也是修炼中十分重要的一个品质。司徒谨的心理年龄毕竟不是一个小孩子,他在这方面对自己把控的很好。

    手指不停的在半空中画来画去,如果眼力不够的人,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若是有一定修为的人,一下子就能看出半空中有一个用浅蓝色线条围成的大五角星,五角星中每两条线的交叉点处都有一个奇特的黄色符号在缓缓转动,每当这符号转动一圈,整个五角星就会闪动一下,司徒谨的双眼紧紧盯着半空中的五角星,只见他又沉思了几秒,然后伸出双手在半空中画出几个奇异的符号,然后对着五角星中几个相交线的交点处打上去,很快,整个五角星快速的闪了几下,然后转了几圈,越转越小,最终消失不见了。

    司徒谨的目光终于露出一丝喜色:“三天了,终于把这个阵法弄明白了。”他站立起来,伸了个懒腰,一眼撇到前两天他让修派人从家里送过来的那柄大剑,他缓缓走到了这柄大剑的旁边。

    虽然司徒谨已经将紫塔二层的石门给打开了,但是他考虑再三,觉得不能将对力量的修炼就怎么搁浅。首先,通往第二层的塔门就有800公斤了,难保通往第三层、第四层甚至再往上的塔门不会更重,也不能每次都临时抱佛脚,况且,如果真是这样,就算他到时候再怎么修炼,一时恐怕也没办法打开塔门。

    其次,自从之前领略到那股其妙力量的强大后,司徒谨内心对那股力量又是好奇又是渴望,虽然不清楚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但是他隐隐觉得,只要继续持之以恒的坚持修炼下去,自己对那股力量会越来越敏感,到时候未必需要耗尽力气后那股力量才会出现。

    最后,大陆上不管是魔法师还是阵符师,本身的身体素质都要比剑士弱很多,正因为这样,如果一个实力差不多的魔法师跟一个剑士对上了,一般魔法师会因为体能不支越来越弱,而剑士则恰恰相反,他们常年坚持对体能的修炼,身体素质绝不是一个孱弱的魔法师能比的,当魔法师体力渐渐耗尽的时候,剑士则会愈战愈勇,考虑到这层,司徒谨觉得自己更不应该放弃对体能的修炼,他可不想当一个身体孱弱的魔法师。

    他决定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要把这柄大剑带在身边,当然,以他现在的力量,用尽全力估计也只能将这把剑拿起来一下,要想能一直把这把剑拿在手里,一方面要不断加强对体能的训练,另一方面则是要尽全力将那股奇妙力量维持的久一点,只有这样,才能把这把剑带在身边,想到这里,司徒谨伸出双手握住了大剑的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