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三十二章 金子的高傲
    听到查尔斯的话,福勒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别这么说嘛!我只是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而已。”

    查尔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管怎么样,多谢了,等明早天一亮我就安排人过来把这批军需品给搬回去。”

    福勒也站了起来,对查尔斯笑道:“没问题。”

    二人短暂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自始至终,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刚刚谈话的内容已经一字不落的落入了其他人的耳中。

    “NND,我就说这几次发军需品为什么都没我们的份,原来是这小子在中间搞的鬼!”石屋的屋顶上,两个青年趴在上面,刚刚福勒和查尔斯的一举一动都被他们透过屋顶上一个很小的石缝看到了,查尔斯走出石屋后,其中的一个光头青年立马用极小的声音开口骂道。

    “嘘!”光头青年刚说完,另外一个浓眉短发的青年立马向光头青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道:“东西大家应该已经拿到了,我们赶紧离开。”

    说完,短发青年弓起腰,向着地下轻轻一跃,就这样毫无声息的回到了地上,光头青年见状,也立马从屋顶跳到了地上,同样是悄无声息。

    这二人中,浓眉短发的青年正是艾伯特,而光头青年则是艾伯特带领的五个斥候小队里其中一个小队的队长。

    落到地上后,艾伯特和光头青年对视了一眼,然后以小碎步的方式迅速朝着一个方向跑去,很快,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就在他们离开这里6个小时后,也就是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的时候,北营军需处发现丢失了一大批军需物资,瞬间乱成一团。

    军需处办公室内,福勒阴沉着一张脸,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个子不高的壮汉。

    “哈克,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这么大一批军需物品好端端的为什么会不翼而飞了?”福勒冲着他面前的壮汉大声道。

    壮汉的脸色也很难看:“长官,我也不知道啊,昨天晚上巡查的时候我看库里还堆的满满的军需品,可今天早上再一看,竟然都没了,真是出鬼了!”

    “哼!”福勒冷哼一声:“什么出鬼?我问你,你手下的那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眼皮底下的东西都看不住?我要你们究竟有什么用?”

    “长官...”哈克脸一红,随即诺诺道:“我们这属于内部营区,都是一水的自己人,谁能想到会有人过来偷我们的东西?”

    “你给我闭嘴!”听到哈克的话,福勒怒道:“我不想听你这些没用的解释,我只要...”等等,突然间,想到哈克刚刚说的都是一水的自己人这句话,再结合昨天13营过来跟他要军需品的举动,福勒的脑子一动,对哈克道:“你马上去调查一下13营,看看这批军需品是不是被他们给偷去了。”

    “13营?”哈克不知道福勒为什么会让他去调查13营,刚想细问,触碰到福勒冰冷的目光,他明智的选择了闭嘴:“是,长官,我马上安排人去查!”

    就在哈克刚离开福勒的办公室没多久,又一个人走了进来,修长的身材、俊逸的长相、优雅的气质,此人正是查尔斯。

    “福勒,不是说那批军需品今早给我吗?怎么我的人刚刚来你这里之后都是空着手回去的?”一见到福勒,查尔斯便直奔主题。

    见到查尔斯,福勒刚刚还阴沉着的脸立马转为一脸笑容:“查尔斯,你来了,我还正想过去找你呢!”

    查尔斯径直找到一个椅子坐下,看着福勒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福勒叹了口气,道:“这不,刚刚正想让你的人把这批军需品给搬走,可打开库房一看,这批军需品竟然都不翼而飞了。”

    “不翼而飞?”查尔斯眉头皱起:“你是说这些东西都没了?”

    见查尔斯表情难看,福勒忙道:“你先别急,对于这批东西去了哪里,我现在已经有头绪了,刚刚也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就能知道结果。”

    “哦?”查尔斯看了福勒一眼,内心却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13营营区内。

    与前两天的消沉和低迷不同,今天整个13营的情绪相当高昂,就在今天早晨,他们终于收到了属于他们的军用品,这也是大家这一年多来首次也是唯一一次收到军用品,这个早晨,大家终于不再穿着褪了颜色、打了补丁的军装,而是都换上了一身新的军装,那些破烂的靴子也都换成了崭新的皮靴,这果然是应了那句话,人靠衣服马靠鞍,整个13营的面貌顿时焕然一新。

    训练场内,大家正在做拉伸运动,按照司徒谨给13营下的规定,每天做半个小时拉伸运动后才开始正式训练,所以这半个小时相对来说比较自由一些,这个早晨的拉伸时间,训练场比平时要热闹很多。

    “艾伯特,昨晚的行动是不是很刺激啊?”几个小队队长围在艾伯特身边,发出各种各样的疑问和感叹。

    “哎!营长真是太偏心了,这么好的事怎么不让我们去啊!”

    “就是,我们队也不差啊!怎么不让我们去?”

    艾伯特正在拉伸双腿,众人说了很多句后,终于回了一句:“你们可都别在这跟我抱怨了,有本事你们去找营长理论啊!”

    众人一阵沉默,大眼瞪小眼,这时艾伯特又开口道:“你们别不知足了,昨晚你们还做着美梦的时候,我的人辛辛苦苦帮你们把东西弄了回来,就冲这点你们也得好好感谢我!”

    “行啊你,艾伯特,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臭小子,少跟我们贫,好事都让你们占了你还卖!”众人一阵嘘声。

    见形势不对,艾伯特明智的选择了闭嘴,半晌,一个小队队长开口道:“不得不说,咱们这营长虽然年纪小,但做事还真对老子脾气。”

    “还真是。”另一个小队长立马附和道:“办事狠辣、果决,真难想象咱们营长竟然还未成年。”

    “可别再跟老子扯什么成年未成年的了,老子不认那些,只认实力!”又一个队长开口道。

    “没错。”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这时响起:“我认定咱们这个营长了,他和我们之前认识的那些虚伪的贵族长官完全不同,他是拿真心对待我们的。”

    众人看向说话的人,皆是一愣,因为说话的正是之前被司徒谨削掉两根小指的默里。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默里有些不自然:“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是实话。”

    经过和桑迪那件事情后,默里心里对司徒谨就连最后的一丝怨恨也都消散的无影无终了,不仅如此,从那件事情之后,他已经把司徒谨当做了13营独一无二的营长,而且也不自觉地开始捍卫起这个营长的权威。

    众人收回了看向默里的目光,想到司徒谨来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感觉有些难以置信,虽然在外人眼里他们依然还是整个军营里的一大蛀虫,大家也还是会称他们为“老爷兵”,但是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他们绝对不是老爷兵,不仅如此,他们相信,即便是整个帝国最精锐的部队,也没有他们训练刻苦、军纪严明。

    他们是金子,是一块被司徒谨用他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打造出来的金子,虽然这块金子现在还被埋藏在地下,也许永远也都会被埋藏在地下,但大家却无怨无悔,因为即使被埋藏在地下、即使永远不会见日,但金子始终都是金子,金子有属于自己的高傲,而这种高傲正是司徒谨在打造他们的时候为他们留下的最宝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