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九章 不见
    见桑迪走了,被打倒在地上的几个青年也都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留下几句狠话后,跟着桑迪一同离开了。

    “队长,怎么办?这事肯定没完!”见人都走光了,刚刚出口骂默里的黑发青年开口问道,青年名叫拉曼,对于默里之前的事情他也清楚。

    “哎!”默里叹了口气:“能怎么办,以桑迪那睚眦必报的性格来说,他肯定会把这件事闹大。”

    这时,一个第五小队年纪偏小的队员开口道:“NND,这帮贵族子弟兵不就是出身好点么?难道我们就活该永远受这种气?”

    默里摇摇头,低声道:“马克,别说胡话,这就是我们的命!”顿了下,默里道:“大家不用担心,到时候你们就都往我身上推,不管怎么惩罚,老子一力承担!”

    “说什么呢?!”几个人听到默里的话,立即发出了反对的声音:“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抗,大不了就是一死。”

    突然,拉曼似想到了什么,开口道:“队长,先把这件事跟营长说一下吧。”

    “恩?”默里怔了一下,对于司徒谨,他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司徒谨刚到军营的第一天,就削掉了他两根手指立威,虽然他觉得那是靠取巧才能做到的,但是他确确实实是输了,后来他知道了司徒谨的身份,不只是贵族,而且还是超级大贵族,他立马觉得司徒谨完全是靠着他的身份才当上了营长,再后来,和所有人一样,看到司徒谨为他们定制的训练任务,他更加觉得司徒谨是个理想主义菜鸟,再再后来,他不停的看到司徒谨变态的一面,内心也不停的刷新着对司徒谨的各种印象,不知不觉的,默里的内心已经不知不觉的承认了一点,那就是司徒谨是他终身都无法超越的存在,这种难以超越不是因为出身或是其他什么东西,而单纯的就只是“实力”。

    就在刚刚,他又一次刷新了对司徒谨的认识,那些让他们觉得难以接受的训练并不是司徒谨凭空想象出来折磨他们的,而是真的可以很快提升他们的战斗实力。可能连默里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内心对司徒谨已经没有恨意了,只有对强者的敬佩。

    不过对于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提前先告诉司徒谨,默里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司徒谨的身份就是贵族,肯定不会跟他们站一起,而且他还为难过司徒谨,虽然已经付出了代价,但司徒谨会不会也像是那个桑迪一样心胸狭窄,再次借着这件事来报复他?再者,若是告诉他,会不会将事情变的更复杂?但不告诉他,他早晚也会知道,到时候...

    看出默里的犹豫,拉曼道:“队长,营长的脾气你应该知道,若是不提前跟他说一声,我敢说他知道后,不用桑迪那狗杂种来报复我们,他就会让我们尸骨无存了。”

    想到司徒谨那一贯平静的眼神,默里突然感到一阵发冷,他点点头道:“那就去跟他说一下吧,反正早死晚死都是一死。”

    几人迅速赶回13营营区,走到司徒谨的营帐门口,默里让众人先等在门口,然后深吸了几口气,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后,独自走进了营帐。

    天色已晚,营帐内点着火烛,司徒谨并没有穿军装外套,只是穿着一件白衬衫,在火光的映照下,他的脸看起来有些秀气,只见他的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册,整个人仰躺在椅子上津津有味的看着,默里的到来并没有让他的目光从书上离开。

    默里慢慢的走到司徒谨前面,等了一会,见司徒谨并没有开口的意思,默里不得不开口道:“营长...”

    “恩?”司徒谨抬眼看了默里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转回到书上:“怎么了?”

    默里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粗声粗语道:“我和小队里的几个人刚刚跟3营的人打起来了。”

    司徒谨将手里的书翻了一页,然后淡淡开口道:“恩,赢了输了?”

    “恩?”默里被司徒谨的问话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老实道:“赢了。”

    司徒谨点点头,目光依旧没有从书上离开:“赢了就行了,回去睡吧。”

    这下真的让默里凌乱了,他可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才来的,没想到司徒谨的反应竟然如此平淡,平淡到好想他说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默里搞不清楚司徒谨在想些什么,想了下,他又开口道:“对方是贵族。”

    司徒谨抬眼看了默里一下,似不清楚默里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一样。这很正常,毕竟司徒谨是从21世纪的地球转世来到这个大陆的,虽然来到这里已经十几年了,但他脑中对于等级的观念还是相当淡薄,不过他的反应在默里看来却很不正常,在这一刻,默里可以确定,司徒谨在听到他刚刚说的话后已经立马站到了他的对立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眼前这个少年是要先把自己给交出去?还是先狠狠的惩罚自己一顿,然后再将自己交出去?

    就在默里胡思乱想的时候,营帐的门帘被掀开了,接着沃伦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默里,沃伦楞了一下,随即走到司徒谨面前道:“营长,3营来了一个连长,说刚刚我们营的默里带着几个人把他们的人给打了,所以他要求我们立刻将这几个人交给他们处置。”

    沃伦说完,默里在内心苦笑了一声:“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来了,看来自己这次是躲不过去了。”

    司徒谨可不知道默里的一系列心理活动,他剑眉微挑,手指又翻了一页书,然后淡淡道:“打就打了,有本事就让他们打回来,跟我要什么人?”

    司徒谨刚说完,默里猛的一抬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司徒谨,似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沃伦也一脸吃惊,随即却笑了:“那,不见那个连长?”

    司徒谨头都没抬,直接回了一句:“不见!”说完,见默里还杵在那,开口道:“你该干啥干啥去,别在这打扰我我看书。”

    默里还是觉得不敢相信,就这样?眼前的少年竟然拒绝把自己交出去?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处置?这是真的吗?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呆呆的望着司徒谨,直到一旁的沃伦将他拉出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