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八章 奇异力量
    “砰!”随着负重重新掉回地上,司徒谨又变回到了刚刚那个全身上下提不起一丝力量的人,他闭上双眼,脑中慢慢回忆自己刚刚是怎么做的,很快,他再次感到那股力量从体内涌现出来,不过和上次一样,他才刚凝聚了这股力量一下,下一秒,这股力量又消失不见了,他又试了几次,依旧还是这样。

    “怎么回事?刚刚那股力量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只能维持短短一瞬就消失不见了?”司徒谨立马陷入了沉思,突然,他想到了乐乐,那小丫头见多识广,或许知道是怎么回事。想到这,司徒谨立马进入识海,哪知道,小姑娘只是淡淡的回了他一句“不知道”便又去睡觉了,这让司徒谨苦笑不已。

    接下来的几天,司徒谨将时间都花在了研究如何利用这股力量上,要知道,只要能将这股力量维持的长久一点,拿起那把大剑、甚至打开石门就都不是难事了。只不过事与愿违,事情并没有想的那么简单。首先,必须要将体内的力量完全耗光之后,他才能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存在,其次,感受到这股力量之后,还要一次又一次的催动这股力量,使它渐渐汇聚到一起,最后,即使将这股力量汇聚到一起了,还要看能不能维持住这股力量,能维持多久?可以说,这三步每一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几天,司徒谨并没有着急去做第三步,而是把时间都花在了前两步上,在他看来,前两步是属于基础,基础打好了后面自然不是难事,事实证明他的方向确实是对的,经过反复多次对前两步的练习,现在他可以维持这股力量的时间不仅要比之前多出了一点,而且他凝聚这股力量的速度也比之前快了不少。

    因为这股力量出现的前提是需要把身上所有的力量都耗光,所以司徒谨现在每天还是坚持跟大家一起负重训练,不仅如此,为了尽快耗光身上所有的力气,他每天跑步的速度比之前提高了至少两倍,这让整个13营的人再一次目瞪口呆,之前只是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小营长不是常人,现在大家却觉得司徒谨压根就不是人了。

    这一天,大家按照惯例训练完司徒谨给布置的任务后,都纷纷向食堂区走去,需要提前说的是,整个北营区只有两个大食堂,所有官兵都需要到这两个食堂来吃饭,13营也不例外,不过和平时不同,今天却发生了点状况。

    加利.默里,也就是司徒谨第一天来到13营时,被他用匕首削掉两根手指的大汉,现在是13营第五小队的队长,和往常一样训练完后,他跟自己队里的几个人来食堂吃饭,吃完后刚走出食堂没多久,却被人挡住了道路。

    “哟,默里,真是好久不见啊!”一个看起来微胖的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默里面前,青年看起来大约十六七岁,眼睛很小、身材不高,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四五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青年,和之前的那个青年不同,这几个人身材和默里差不多,都很高大,而他们站的位置看似杂乱无序,却正好将默里几个人的道路给挡住了。

    “桑迪?”默里一眼认出对方是自己之前所在的3营的死对头,这个桑迪的父亲是一个小贵族,所以一进到军营后,桑迪就直接出任排长,而且正好就是默里所在排的排长,默里是个直肠子,而且又快人快语,在桑迪当排长之后不久,因见不惯对方拉帮结派、欺负平民兵,忍不住出言讥讽,桑迪哪能忍受这口气,立即仗着自己职务比默里大,想尽各种办法折磨默里,默里忍受了一段时候后终于忍无可忍,在桑迪又一次打算压迫他的时候,出手将桑迪给打了。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默里被踢到了13营,虽然桑迪打不过默里,但是他的身份却是贵族,在锡兰大陆,贵族不只是一个身份,更代表了一个层级,这个层级处于整个社会的顶端,他们的意志常常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走向,桑迪正是处于这样的阵营中,而默里,显然不是。若不是念在默里每次在战场上都杀敌英勇,军队对他的处罚可不会只是把他踢到13营这么简单。

    桑迪白胖的脸上露出一丝假笑:“默里,听说你们13营最近新来了一个营长,把你们操练的挺狠啊!”

    默里看了桑迪一眼,然后开口道:“桑迪,请你们让开,我们要回营区了。”

    “着什么急嘛!”桑迪伸出肉肉的手,拍了拍默里的肩膀:“我们可是有段时间没见了,你干吗这么着急走呢?”

    默里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桑迪得意的笑笑:“作为你之前的直属上级长官,我劝告你,快别再训练了,你们这帮军队的垃圾就算再怎么训练也不会被派上场打仗,所以还是赶紧停止吧,继续做回你们的老爷兵,不然只会闹出更大的笑话。”

    “狗杂种,你说什么?”默里还没有说话,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第五小队的队员却先忍不住开口骂道。

    听到这句话,桑迪脸色一变,白胖的脸上好像被一朵阴云笼罩般黑暗,他将目光从默里身上转移到他旁边站着的身材偏瘦的黑发青年身上:“小子,你说什么?”

    黑发青年直接对上桑迪的目光:“老子说你!没听见?狗杂种!”

    桑迪笑了,只是这笑容却森冷无比:“有种啊!”目光盯着黑发青年,却对默里道:“默里,把这小子交给我,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出乎桑迪的预料,默里直接拒绝道:“不好意思,我们是一起来的,所以必须一起走。”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桑迪冷笑一声,然后突然一摆手,对他身后站着的几个青年道:“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几个小子,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话落,他身后的几个身材强壮的青年狞笑着走上前。

    虽然有了上次的教训,知道桑迪不能惹,但事到如今,默里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本来就是个直暴脾气,立马喊道:“兄弟们,一会给我狠狠的打,让这几个杂种看看到底是谁不知道天高地厚。”

    听到默里的话,他身边站着的几个人再也忍不住了,瞬间大叫着朝正在靠近他们的几个强壮青年扑了上去,两伙人很快就纠缠到了一起。

    “砰...啪...砰...啪...”

    拳脚声、撞击声混合在一起,不停的发出闷实的声响,双方人数差不多,但默里这边的人除了默里外,其他人身材最多只能算是正常,而桑迪那边的人的身材全跟默里是一个级别的,单看这一点,胜负就已经确定了。

    很快,胜负确实是确定了,但结果却出人意料,桑迪那边的五个壮硕青年全部一脸痛苦的倒在地上,而默里这边的人除了脸上有点轻伤外,都没什么事。就连默里他们自己,对这结果都有点吃惊,只是感觉刚刚打斗的时候力量好像不断上涌,而且对手的动作看起来都好像很慢,等缓过神来,就发现对方已经全部被打倒在地上了。

    “这不可能!”亲身目睹了这一切的桑迪脸色煞白,目光呆滞,显然到现在还无法相信自己刚刚所看到的一切,这几个人的身手在他们整个3营都是靠前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几个在他看来连正规军人都不算的老爷兵给打倒了?这绝对不可能!突然,他猛的一抬头,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盯着默里几人道:“你们几个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们好看!”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