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六章 我有一个请求
    锡兰大陆占地面积相当辽阔,虽然总人口加起来近200亿,但很多地方还是无人居住区域,这是个多气候、多季节的大陆,不同地域在同一时期气候差异很大,就拿亚罗帝国来说,北面四季分明,中南部因被高海拔的密斯特山脉横贯,一年的气候都比较寒冷,而翻过密斯特山脉一段距离后,就是亚罗帝国的最南部了,这片土地毗邻锡兰大陆上最辽阔的海“诺亚”海,这里气候炎热、雨量充沛、植被茂盛、四季如夏。

    亚罗帝国的帝都位于整个帝国的正北方,因都城内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存在一个很大的丛林区,也就是四大军营现在的占地区域,夜晚灯火通明时从高处向下看,整个帝都犹如被华丽的丛林包围,所以得名“华林”,华林四季分明。

    时属仲夏,夜很短暂,值得一提的是,锡兰大陆的一天要比司徒谨前世所在的地球要长的多,每天有18个时辰,也就是36个小时,白天比夜晚长近一倍的时间,也就是说,这里的白天要比司徒谨前世所在的地球的白天长一倍,夜晚时间都差不多。

    早晨六点,火红的太阳已经冉冉升起,整个营区被一片金色的日光笼罩,看起来好像被镀上一层金色的面纱。不过13营的人现在可不会觉得着阳光有多美妙,在他们看来,这阳光已经化身为一个无情恶魔,它出现的目的就是配合他们那新来的小营长来折磨他们的。

    “沃伦,你确定你没搞错吗?这训练量也太大了吧?”

    “是啊,这哪是给人训练的啊,每天上午负重80公斤绕13营整个区域跑5圈,下午还有那么多别的训练任务,这是什么概念,你不会不知道吧?”

    “就是,野兽也没有这么训练的啊!要是真跑下来,老子不死也得脱成皮!”

    “NND,老子以前训练最狠的时候,也没有这训练量的一半多。”

    “我说小沃伦啊!你再去跟营长确认一下,看看是不是弄错了。”

    ......

    听到大家七嘴八舌的声音,沃伦有些无奈的解释道:“我没弄错,这就是营长给我们每天分配的任务,你们谁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问营长啊!”

    问那小子?想到司徒谨昨天对彭斯的惩罚,大家立马都退却了,话说,彭斯那家伙可是到现在还没回来啊!

    就在大家还在犹豫要不要执行训练任务的时候,一身军装的司徒谨从营帐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身材修长而挺拔,配上军装更显英挺,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有些神秘,随着他渐渐走近,众人终于看清了他那张英俊而又没有表情的脸,在这一刻,所有人的脑中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要违背这个少年说的话。

    司徒谨终于站立在了他们的面前,他淡淡开口道:“大家对我为你们安排的训练任务有意见么?”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司徒谨。

    “既然都没有意见,那么就立即执行吧。”司徒谨命令道,刚说完,只见昨天被他惩罚的彭斯像是刚被从水里打捞出来一样,狼狈而又气喘吁吁的朝着队伍跑过来。

    大家都没有动,看着彭斯渐渐跑近,众人的神色各异。终于,彭斯跑到了司徒谨的面前,还没说话,双腿一软,已经跪倒在了司徒谨的面前,喘了几十口粗气,彭斯断断续续道:“长...官..我跑...跑完...100...圈了。”语不成句,说完这句话彭斯又是一阵大喘气。

    司徒谨看着彭斯,淡淡道:“你是跑完了,但是我记得我要求你在昨日太阳落山前跑完,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晚上了。”

    “长...官...”彭斯再次开口,说话依旧困难:“请...饶恕...我这...一次。”

    司徒谨不再看彭斯,也没有说话,这沉默的一刻让所有人觉得内心似被大石压住一般,紧张而又沉重,对彭斯来说更是如此。

    半晌,司徒谨终于开口,只是声音却极冷:“念你初犯,我就饶你这一次,若是再有下次,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听到这句话,彭斯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好像得到了死神的赦免,不过他才刚轻松了一下,就听到司徒谨道:“现在,滚回到你的队伍里去。”

    彭斯不敢耽误,勉强着站了起来,快步走回到了队伍中。

    众人又是一阵心悸,这小鬼才多大啊,真是太可怕了!彭斯都这样子了,就差一口气了,还要继续参加下面的魔鬼训练吗?

    不理会众人看他那犹如看魔鬼般的表情,司徒谨又道:“以后的训练也以小队为单位进行,每天总成绩排名最后的两个小队加跑5圈。

    什么?众人瞪大双眼,在心里狂吼,但却唯独不敢再出声。

    “沃伦,你现在带大家去拿负重,然后就开始跑吧。”司徒谨下令道。

    沃伦行了个军礼,然后带头跑出了队伍,所有人不敢耽误,有序的跟在沃伦后面向摆放负重的区域跑去。

    不得不说,负重80公斤和绕13营所属区域跑步5圈,这两个哪个都不轻松,绕13营跑一圈大约就有5公里,5圈就是25公里,还要背负那么重的东西,加上这帮人已经很久没有正式训练了,可想而知这种训练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刚刚跑了一两圈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了,别人都是如此,就更不用说彭斯了,不过因为司徒谨刚刚说的以小队为单位训练,如果完不成训练任务整个小队都要受罚,所以彭斯所在的小队队员轮流搀扶着他跑。其他小队也是如此,谁跑不下来了,队伍中立马会有其他人上前搀扶。

    第三圈跑完了,13营的大多数人都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速度也明显放缓,跑的比较靠后的一个小队的队员不经意的回头一看,突然间目瞪口呆:“喂喂,大家快看,后面那个不是我们营长吗?”

    “什么?营长?”听到他的喊声,大家都回过头。只见一道身材修长的身影正慢慢跑上来,年轻而又英俊的面庞没有一丝表情,那人不是他们的营长是谁?

    “哇塞,是不是真的啊?营长跟我们一块跑?”

    “大家快看他的背负,上面好像写着180啊,180公斤?”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我们背负80公斤的东西都已经受不了了,他那么瘦的小体格,怎么可能背负180公斤的负重。”

    “就是,老子也不相信,他背的要是真180公斤,老子今天就带头把剩下的两圈跑完。”一个国字脸、长耳朵的壮硕青年开口道。

    “南希,这可是你说的啊!”国字脸青年刚说完,他所在的第七小队队长艾伯特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他身边。

    眼见着司徒谨已经快跑到他们旁边了,艾伯特跑出队伍,站到了司徒谨面前:“营长,我有一个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