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四章 初到13营
    司徒谨离开报名处后,直接按照营区内指示牌的指示朝着13营所在的地方走去,不得不说,营区确实很大,而且每个营与其他营之间相距的距离都很远,虽然司徒谨走路的速度很快,而且还是直线行走,但走到13营也花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一路走过来,他远远的看到过很多个军营区,每个营区都很整洁有序,士兵大多排成整齐的队伍在训练,但一走进13营营区,他立马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眼前的一切让司徒谨有些难以相信,整个营区的军营扎的东倒西歪,到处是乱糟糟的,很多营帐之间拉起了长长的一条线,上面挂晒着很多衣服裤子,大的小的、长的短的,密密麻麻的一片。再说士兵,士兵在哪呢?哪有士兵啊?一群大老爷们,东围坐成一团打牌,西围坐成一团抓骰子,还有的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聊天打屁,最不堪入目的是,还有一些人直接把上衣脱了一脸享受的躺在地上晒太阳。天啊!这都是什么啊!司徒谨完全凌乱了。

    站在原地大约有几分钟后,司徒谨才慢慢平息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接向着场地中间的位置走去。有几个人看到他走过来,只是斜眼看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做自己手中的事了,终于,又走了几步后,终于有人开口了:“喂!小子,你谁啊?来我们13营干什么?”

    司徒谨侧过头,看到一个躺在地上的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说他是大汉,其实也有点不合适,这个人虽然身材高大,面向凶恶,嘴边的胡子也密密麻麻的围成了一片,但看起来也就20多岁。

    司徒谨没有回答大汉的话,而是直接走到场地中间,然后开口对所有人道:“13营的副营长是谁?请站出来!”

    “喂,小子,你谁啊?老子问你话你没听见吗?”大汉见司徒谨不理他,已经有点恼火,此时已经站起身,朝着司徒谨走来。

    司徒谨看向大汉:“请问你是13营的副营长么?”

    大汉冷笑一声:“哼!副营长?那是什么东西,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副营长。”

    “哦?”司徒谨剑眉微挑:“那么有没有副官呢?”

    大汉已经走到了司徒谨面前,其他人也都停止了手中正在做的事,朝着司徒谨看过来,很多人嘴边还挂着一丝即将要看好戏的笑容。

    “小子,老子问你话你没听见么?”

    司徒谨盯着大汉的眼睛,嘴角也浮现出一抹笑容,但丝毫却没有开口的意思,这让大汉彻底恼火了,不过他也不蠢,能进军营的都不是一般人,而且司徒谨还穿着贵族服饰,所以他并没有一下子对司徒谨怎么样,只是伸出手,试图抓住司徒谨的衣领。

    “刷!”就在他的手刚刚接近司徒谨的身体时,众人之见眼前银光一闪,接着有什么很小的东西一下子飞到了半空中,然后又直线落下,待那小东西掉落在地上,众人才看清那是什么,竟然是半截被切断的小手指。

    “呼——”一片吸气声从周围响起。

    “嘶——”大汉此时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先是疼的咧了下嘴,然后忽的抬起头,一脸凶狠的盯着司徒谨:“小子,有种啊!”话落,他的整个身体突然猛的向前一跃。

    “刷!”又是一道银光,又是同样的声响,当又有什么东西飞到半空中时,众人没等他落地,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随之而起的又是一片吸气声。

    大汉懵了一下,发现自己扑过来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他抬起手,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然也只剩下四个手指了,回过头,发现司徒谨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他的身后。

    “啊——”大汉疯狂了,双眼通红,挥舞着双手再次朝着司徒谨扑过去。

    “刷——”锋利的抽刀声刚想起,大汉的动作瞬间停止了,只见一把匕首不知何时已经抵在了他的脖颈下,这让大汉的脸色瞬间刷白,这时,司徒谨淡淡开口道:“你再乱动,断的可就不止是手指而已了。”

    这时,周围的所有人都已经站了起来,看向司徒谨的目光已经带了一丝深深的畏惧,这个少年冷酷的手段已经在他们的心里烙下了特殊的印记。

    见大汉的眼睛已经渐渐恢复颜色,司徒谨知道他已经冷静了下来,收回匕首,他对着周围围上来的所有人道:“大家好,我是今天来报道的13营营长,我叫司徒谨。”

    “营长?”下面立马想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这小鬼居然是新来的营长?没搞错吧?”

    “这么小的小鬼,居然就能当营长,不知道又是哪个贵族大老爷下的种。”

    “等等,他说他叫什么?司徒谨?我记得帝国的副总指挥好像就姓司徒吧?”

    “对对,我也记起来了,还有一营区的联营长,好像叫什么司徒凯的,据说也是帝国副总指挥的儿子。”

    “我就说嘛!”

    ......

    讨论声越来越大,司徒谨的脸色渐渐变黑,过了一会,他冷声开口道:“请大家肃静!”

    刚开始大家没什么反应,但渐渐地想起司徒谨刚刚的手段,讨论得声音终于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了。

    司徒谨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每当他的目光汇聚在谁的身上,对方都会不自觉地低下头,半晌,他突然冷笑了一声:“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想法,总之,从今天开始你们都归我管,我希望你们都老实点,不然...”他没有说下去,而是将目光转向站在一旁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大汉身上,这个动作却让众人瞬间感到发冷。

    这时又听到他说:“在这里,我是老大,你们不听命令,我即使杀了你们,也不会有什么事,反而是你们,就算是死了也要背上一个“违背军令”的处分,让家人跟着你们受连累。”

    听到司徒谨的话,下面的人更是冷汗直流,帝国招收贵族子弟和农民子弟的比例为3:7,也就是说10个人中,3个人为贵族子弟,7个人为农民子弟,按照规定,农民子弟除少数极优秀的可以特别申请成为基层军官外,其他的大多数人是无法升任军官的,一辈子只能做士兵,这些农民子弟兵大多没什么靠山,所以虽然遭受很多不公,但最终也只能人气吞声,很多人即使自己不怕死,但却不能不考虑家人的生死。司徒谨的这番话,可谓是正打在了他们的软肋上。

    见大家已经被震慑住,司徒谨道:“我再问一次,13营有没有副官?”

    十几秒钟过去了,依旧没有应答声,司徒谨正想开口,这时有一个声音突然想起:“长官,上一任营长在的时候,我被任命为副官,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

    司徒谨微微转头,发现一个褐发蓝眼的少年站了出来,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和司徒谨看起来差不多,脸比较长、鼻梁很高,一双眼睛很大很蓝,里面好像隐藏了一片神秘的天空。

    “你叫什么?”司徒谨开口。

    “长官,我叫沃伦。”少年答道。

    少年彬彬有礼的举动让司徒谨的内心升起一丝好感:“沃伦,好,你就继续做我的副官吧,一会到我的营帐来下。其他人——”司徒谨收回看向沃伦的目光,环视了一眼所有人,道:“我不管你们怎么做,当我一会从军营走出来时,我希望看到一个干净整洁的营区,不然你们今晚就都别想睡觉了。”

    说完,不再看众人,直接朝着中间最大的一个营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