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一章 破解塔门阵符 下
    一旁的乐乐见状,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惊讶:“哇,司徒,这么快就搞定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乐乐就直接称呼司徒谨“司徒”了。

    “还没完。”司徒谨的目光没有离开透明的光幕屏障,听到乐乐的话,他立马道。

    果然,他刚说完,眼前的透明光幕屏障突然一阵闪动,接着,一道奇怪的图形从光幕中浮现出来,这个图形是用线条围起来的,看起来很不规则,大小刚好占满整个屏障,是在阵法中最基础也是最简单的线形阵法。

    司徒谨盯着眼前的阵法看了半分钟,对于如何破阵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只见他再次伸出右手中指,将魔法元力凝聚在指尖后,用手指将阵法中的几个端点用直线连接在一起,只见整个阵法一闪。下一刻,整个阵法图突然一变,更多的线条出现在阵法中,司徒谨神色不变,他早就料到这是一个叠加阵法。所谓叠加阵法,就是不同的阵法叠加在一起,叠加次数越多破解的难度就越大。

    思考了几秒钟后,他再次用手指在阵法图中画了几条线,就在他收指的同时,阵法图再次一闪,竟变成了一个跟刚刚完全不相同的另外一种不规则图形,图形依旧是用线条连接在一起的,但不同的是,线条中间出现了许多光点,看起来至少有一百个,这已经比刚刚提高了不止一个难度等级。

    破阵、破阵,如何破?怎么才叫破开?这对于不同的阵法来说也是不同的,关键是要去揣摩设下这个阵法的人的根本意图是什么,对于有的阵法来说可能把阵法拆开才叫破,但这只是破阵的一种方式,还有很多阵法的破解方式是需要别人将它填充完整,在它变为一个完整阵法的时候才是它被破开的时候,就拿刚刚那个线型的阵法来说,其实就是一个不完整的阵法,设下它的人的意图就是让人将它填充完整,但眼下这个阵法图就不同了,是需要一步步破解的。

    司徒谨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只见他伸出凝聚着魔法元力的中指,在半空中快速画下一个图形,然后对着阵法线条中一个光点中打了进去。下一秒,那光点一闪,接着消失不加了,司徒谨没有停止动作,继续转动手指在空中画下不同的图形,然后将这些图形一个个打入屏障上的光点中。乐乐至始至终站在一旁,只是认真地看着,并没有说话。

    在这几年中司徒谨的脑中已经记下了无数种阵法图,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因为他在每记下几个阵法图之后,就会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演练这些阵法图是怎么组合形成的,所以这些阵法图事实上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他自己的东西。根据他的经验,这些光点就是破开整个阵法的关键点,它们就像是打在阵法里的小楔子一样,将整个阵法给牢牢的控制住了,想要破开阵法,就要把这些小楔子一个个都给拔掉。

    这里面包含着大量的心算过程,首先要根据整个大阵法的线条数演算出一个小阵法,再根据大阵法和小阵法加起来的线条数演算出另外一个小阵法,再根据这三个阵法加起来的线条数演算出下一个小阵法,以此类推...直到将不断演算出的小阵法填满整个光点,才算完成,中间只要填错一个,都将功亏一篑,而且到时候整个阵法都会改变,即使你记住之前的演算结果也没用。

    在破解前三十几个光点的时候,司徒谨的速度相当快,几乎是没有停歇,但是快到第四十个光点处时,司徒谨的速度明显稍慢了一些,每破解开一个光点后都要思索几秒钟才开始画下一个小阵法,二十多分钟后,司徒谨已经破解了六十多个光点了。快接近第八十个光点处时,他的速度再次减慢,每画出一个破解光点的小阵法大约都需要二十秒左右,快接近第九十个光点处时,他的速度又一次减慢,每画出一个小阵法的时间至少都需要半分钟以上的时间。

    又是一刻钟过去了,乐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直接坐到了地上,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此刻,还剩下最后10个光点还没有破解了,司徒谨的脸色看起来明显没有之前那么轻松,每破解开一个光点后,他都要思索一分钟左右才伸手画出下一个小阵法。

    10几分钟过去了,在他将最后一个小阵法打入最后一个光点后,终于,屏障上的整个阵法再闪了几下之后,慢慢变小然后消失不见了,而就在阵法消失不见的同时,覆在塔门上的整个透明屏障也闪了几下,然后渐渐的缩小...缩小...最终汇聚成一个蓝色的小点,消失在塔门的中心处。

    直到此刻,司徒谨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下一刻,想到自己真的破开了封住塔门的阵符,司徒谨又突然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此刻他急切需要有人帮他确认这确实是一个既成的事实,他立马想到了乐乐,转过身子,却发现乐乐已经眯起了双眼,显然正努力挣扎在醒与睡之间。

    “乐乐...乐乐,你看,我破开封住这层塔门的阵符了。”司徒谨蹲下身子,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

    “嗯?”乐乐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

    “我破开整个阵符了,乐乐,你听见没?”司徒谨又说了一遍。

    小姑娘用手搓了搓眼睛,盯着司徒谨看了大约有5秒钟,然后眼睛突然睁大,首先是侧过头看了看塔门,然后回过头对司徒谨道:“破开了?你真的破开了?”

    司徒谨点点头,心里有种巨大的成就感。

    乐乐还是有些不相信,她站起身子,走到塔门前,一会伸手碰碰门的左边,一会伸手碰碰门的右边,半晌后终于下了结论:“好吧,你确实破开了封住这层塔门上的阵符。”

    司徒谨笑笑,眼睛盯着乐乐。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嘛!”乐乐赞赏道。

    司徒谨笑笑,眼睛依旧盯着乐乐。

    “现在看来,你绝对有当阵符大师的潜质。”

    司徒谨笑笑,眼睛还是盯着乐乐。

    “喂,你干吗老盯着我看啊?”小姑娘终于忍不住了。

    司徒谨终于不再笑了:“我在等你给我开门啊!”

    “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除了进塔的大门外,其他的门我都是没办法打开的吗?”

    “不是吧?当时你不是说是因为门被阵符封住了所以你才打不开的吗?现在阵符已经被破解开了啊!”司徒谨有些无语道。

    乐乐摇头:“我的意思是,不管有没有阵符,我都打不开。”

    司徒谨满脸黑线:“你逗我呢吧?”转瞬一想,道:“对,肯定是有能打开塔门的机关。”

    “没有。”乐乐马上无情的打破了司徒谨的设想。

    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乐乐却点了点头。

    司徒谨脚下一个趔趄:“小丫头,你没搞错吧,这石门光是看着就知道重量绝对不是盖的,你觉得我能抬动它吗?”

    乐乐没有直接回答司徒谨的话,而是突然向右边的角落走去,口中道:“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