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十章 破解塔门阵符 上
    当你用心钻研某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非常快,转眼,又是三个多月过去了。在这三个月里,司徒谨已经学会了对于魔法元力的一些基础运用,同时,他也把一层所有关于符阵的书籍都翻了个遍,然后他发现了一件事,这些书籍都是一些现成的阵法和符文图形,对于如何设阵和画符的讲解几乎没有,这让司徒谨有些不知所措。

    思索再三,司徒谨决定用最笨的方法,那就是把所有的阵符图形都背下来,记在脑子里,不过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做起来却是个相当庞大的工程,虽然司徒谨的记忆力相当惊人,但这么多不同的图形也让他有些吃不消。

    不过他也有办法,作为一名来自地球的现代科学家,司徒谨很清楚用什么方法记忆最有效,他一般记下几个阵符图形后,就会自己亲自演练一下,这样不但强化了记忆,也加强了他对阵符如何刻画、如何摆设以及如何组合的理解。演算累了,他就坐下冥想,通过www.yuehuatai.com魔法类入门书籍,他已经知道冥想是增加体内魔法元力的最根本的方法,虽然开始学习阵符,但司徒谨却从未放弃过想要修炼魔法的念头,既然自己体内具有双魔法属性元素,他没理由不修炼魔法。

    其实司徒谨并不知道,像他这种体内有两种魔法元力超过量点-也就是可以同时修炼两种魔法的人并不多,大陆上魔法师本就很少,绝大多数都只是具有单魔法属性的魔法师,具有两种以上属性的魔法师可谓是凤毛麟角。

    这一天,司徒谨打坐冥想过后,刚起身,就发现乐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咦,乐乐?你什么进来的?”自从那次将司徒谨带进来后,可能是怕打扰到司徒谨,小姑娘就一直都是呆在塔外。

    “你是在修炼魔法?”没有回答司徒谨的话,乐乐反问道,神色不像之前那么俏皮,而是带着几分认真。

    “是啊!”司徒谨点头,然后问:“怎么了?”

    乐乐摇头道:“没什么,你感觉怎么样?”

    司徒谨笑笑:“没什么感觉,现在只是每日坚持冥想,试着感受外界的魔法元素。”

    乐乐想了下,然后道:“从明天开始,我每天会试着用塔的气息包裹住你的身体,这样就跟你本人在塔内修炼没什么不同了。”

    “为什么?”司徒谨疑惑道。

    乐乐含糊不清道:“塔内自然元素很浓厚,这样有利于你的修炼。”

    司徒谨将信将疑,然后听乐乐道:“不过因为我现在力量有限,所以我每天最多只能用塔的气息包裹住你3小时,希望你好好利用好这3小时。”

    司徒谨点点头,又开始一头扎进阵符世界中。

    时间飞逝,转眼间又是三年多过去了,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至少对于司徒谨来说,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在都发生了惊人的改变。现在的他即将年满12岁,在锡兰大陆上,虽然年满14岁才代表成年,但12岁却是人生的第一个重要分界岭,迈过12岁,就代表着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要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司徒谨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可能是继承了司徒南伯爵的良好基因,他的身材修长、五官精致,一头齐耳的黑色短发让他更加显得干净而又帅气。幸好这几年司徒谨一直都没怎么出门,不然让帝都那些贵族小姐们看到了,肯定抢着送上门来。

    不过对于自己的外表,司徒谨自己倒是不怎么上心,这几年他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修炼魔法和研究阵符上面,三年多的时间,他已经将塔一层所有的阵符图形都记在了脑子里,这些图形加起来至少有几十万种,这就代表着他已经可以画出几十万种阵符图了,虽然这些图都是一些基础图。对于魔法的修炼,这三年多他其实只是每天坚持做一件事而已,那就是每天冥想三小时。当然,在这三小时里,不知道乐乐是用了什么办法让他的身体完全被塔的气息包裹住,这样就跟他本人呆在塔里修炼没什么不同了,不过因为司徒谨现在还没有开始修炼魔法技能,所以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魔法元力有多强。说到乐乐,司徒谨觉得这几年来小姑娘越来越嗜睡了,除了在帮助自己修炼魔法时,其他时间小姑娘好像一直都在睡觉,不过司徒谨忙于修炼,也就没多问。

    这一天,司徒谨照例冥想完3小时后,正想收回意识,这时听到乐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可以试着去开开通往二层的塔门了。”

    司徒谨吓一跳,回过头,道:“我说小丫头,你能不能不每次都这么神出鬼没的?”说完,反应过来:“等等,你说什么?”

    乐乐白眼:“我说你可以试着去打开通往二层的塔门了,怎么?难道你不想啊?”与司徒谨的外貌变化不同,乐乐这几年都没什么变化,除了一张小脸白皙了一点,其他跟司徒谨初见她时并无不同。

    “不、不,我当然想。”到这个时候,司徒谨的心里倒是有些没底了:“但是,以我现在的能力能打开么?虽然背下了很多阵符图,但我自己还没画过一个阵符呢!”

    “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小姑娘又开始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沉默了片刻,司徒谨神色凝重道:“好,那我试试。”

    二人来到通往二层的塔门前,乐乐抱臂站到一旁,司徒谨看了看乐乐,然后深吸一口气,伸出右手,接着将手掌向塔门中间按去,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塔门时,突然,整个塔门的表面突然有蓝光一闪,接着,一层透明的屏障凭空浮现,司徒谨没有动,眼睛紧紧盯着这层泛着淡蓝色光芒的透明屏障,果然,下一秒,屏障上突然又浮现出9个浅黄色的小符号,这些小符号好像是凭空从塔门中钻出来一样,一出现就伴随着很轻快的“叮叮叮...“的声音,它们刚出现的时候极小,用肉眼勉强能看得见,随着不停的跳动,逐渐变大,直到变成成人拇指指甲般大小才停止继续变大。

    又等了片刻,发现没有任何动静了,司徒谨心下一松:“就这样?这也太简单了吧?!”

    从现在来看,这个阵符要么就是单纯的符文阵,也就是说只有符文没有阵法,要么就是先符文后阵法,不过不管是哪种,都比阵符组合要好的多,阵法和符文,分开来说不管是哪个,都有无数种组合方式,可想而知两者若是组合在一起,会有多少种不同组合方式?所以相对来说,它们以单独的方式出现,要比它们一起出现好破解的多。从看清九个符号后,司徒谨就已经知道,这九个符号其实是由一个特殊的符文分开的,要想破开这个符文阵,就需要画出这个符文本来的样式,这可难不倒司徒谨,这几年下来,他脑子装的符文没有二十万,也有十几万,虽然这个符文他很确定自己没见过,但很奇怪,他在看清这九个符号后,脑中立马浮现出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样子,这种感觉让司徒谨觉得很奇妙。他伸出右手中指,同时凝聚体内的魔法元力,很快中指指尖就浮现出一团白色光芒。

    司徒谨向前迈出一步,接着用中指在透明屏障上画了几笔。

    “哗...”就在他画完收指的同一瞬间,另外九个小符号一下子散开,转眼间消失不见,而他画好的符文却闪着黄色的光芒渐渐变大,闪了九下之后,又突然急剧变小,也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