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八章 要做强者
    看着司徒南将蓝耀剑交给司徒凯,司徒谨的心里莫名的有一丝失落,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种感觉此刻却是真实的存在,司徒谨在心里苦笑,看来血缘这个东西真的是很奇妙,虽然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跟司徒南的关系一直很冷淡,见面的机会也极少,但当司徒南当着他的面对司徒凯表现出作为一个父亲对孩子的极大喜爱与认可时,他的心里却也止不住的难受起来。

    原来,司徒南的冷淡只是针对他这个儿子而已,原来司徒南也有作为一个父亲的自觉,只是这种自觉没有给他。看来自己的内心还是不够坚强啊!

    “不过是一把破剑而已,至于那么失落吗?”突然,乐乐的声音在司徒谨的脑中想起。

    司徒谨回过神,猜到乐乐应该是感觉到了自己失落的情绪,不过这小丫头竟然说什么?破剑?

    似是感觉到司徒谨所想,乐乐道:“只不过是一把低阶灵剑,刚刚有点自我意识而已,连人形都幻化不出,不是一把破剑是什么?”

    “低阶灵剑?”司徒谨对剑也不是很了解。

    乐乐道:“是啊,灵剑分三阶:低阶、中阶和高阶,灵剑之上有地灵剑,同样也分低中高三阶,这两种剑在我看来都很垃圾,灵剑不用说,剑魂初成,剑虽然拥有自我意识,但这种意识只是认识到自己身为一把剑的意识,就算是高阶灵剑心智也很不健全,地灵剑稍好一点,心智要健全很多,但也幻化不出人形,所以这两种剑都不怎么样。”

    司徒谨满脸黑线,这小姑娘眼界也太高了吧:“那你觉得什么剑是好剑?”

    小姑娘想想:“中灵剑以上勉强够看吧,最起码勉强可以幻化出人形了,心智也算是健全了。”说到这,乐乐突然问道:“你想要一把好剑吗?我可以给你哦!”

    “恩?”司徒谨正在思索这小丫头是什么来头,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突然又听到乐乐的话,更是吃惊:“你有剑?是什么剑?”

    “剑嘛...肯定是好剑。”乐乐突然卖起了关子。

    “中灵剑?”司徒谨忙问道。

    乐乐不屑道:“中灵剑算什么,跟这把剑一点都没法比。”

    司徒谨听到这话,眼睛一亮,这时突然听到乐乐有些尴尬的声音传来:“不过...这柄剑被放在塔内第四层...我现在也拿不到。”

    司徒谨无语:“那不是等于没说。”

    “虽然现在拿不到,但只要你能打开第四层塔门就可以拿到了啊!”乐乐反驳道。

    司徒谨自嘲:“我连通往第二层的塔门都打不开,更别说第四层了。”刚说完,听到司徒南叫自己的名字:“谨,你也上前来。”

    司徒谨收神,见司徒南正看着自己,看来他没听错,站起身,司徒谨走到司徒南面前,只见司徒南面无表情的从衣服内拿出一叠资料,口中道:“这是家族旗下所属的一家商行和三个作坊转到你名下的相关证明材料,你收好,从今日开始这家商行和三个作坊就都属于你了,希望你好好经营。”

    司徒南话落,在场的人除了老夫人外皆是一愣,克莱尔有些茫然的望着司徒南,显然这件事跟刚刚司徒南暗示将把爵位传给司徒凯这件事并不同,她事先也并不知此事,而司徒凯在听到司徒南的话后,眼中迅速闪过一丝阴冷,不过在感受到手中握着的蓝耀剑后,司徒凯的神色立马恢复了正常。在场最吃惊的可能就要属司徒谨了,这是唱的哪出?这个一直对自己相当冷漠的父亲竟突然间将这么大笔不动产转入自己的名下?

    一眼撇到坐在司徒南旁边的老夫人一脸关爱的神色望着自己,司徒谨终于心下了然,这一定是他这个奶奶在知道司徒南将把爵位传给司徒凯后,竭力为自己争取的,心下一暖,司徒谨深吸一口气,然后接过司徒南手中递出的材料,既然这是奶奶极力为自己争取的,他没有理由不收。一场家庭内部的会面就此结束,离开内厅,司徒南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修也跟了进来。

    司徒谨将拿回来的文件直接递给修,修翻了翻,然后道:“少爷,伯爵大人将这些都转到你名下了?”

    司徒谨点点头:“你去查查这间商行和三个作坊都是什么情况。”

    修点头称是,然后转身走出房间。不大一会,敲门声响起。

    “进来。”司徒谨淡淡道。

    门打开,司徒谨一愣,竟然是老夫人。

    “奶奶,您怎么来了?”司徒谨忙站起身迎上前,在这个世界上,要说发自内心疼爱他的人,老夫人敢排第一就没人敢排第二,可以说,他完全就是在眼前这个身材不高、满脸皱纹的老太太的关心与爱护下成长的,这让司徒谨对自己这个奶奶十分敬爱。

    见到司徒谨,老太太的脸上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容,伸出手摸了摸司徒谨的头,老太太道:“有两天没看到你了,奶奶过来看看你。”

    “您派人来叫我过去就行了嘛!”司徒谨拉着老太太坐到沙发上。

    老太太笑笑:“奶奶还没老到走不动路,不碍事。”

    “是啊,孙儿知道,奶奶您还年轻着呢!”司徒谨立马接话道。

    “臭小子,就会哄奶奶开心。”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老太太明显很受用。

    司徒谨很自然的走到老夫人身后,一双小手在老夫人的肩膀上来回揉捏,老夫人立马舒服的眯起眼睛:“谨,今天你父亲当着大家的面把蓝耀剑交给了你弟弟凯,你心里很难受吧?”

    司徒谨的手顿了下,随即用一副轻松的语气道:“怎么会,奶奶,您想多了。”

    “哎,”老夫人叹了口气,用手拍了拍搭在自己身上的司徒谨的小手:“谨,这就代表着家族世袭的伯爵之位也不会属于你,作为家里的长子,你难道不会觉得不公平?“

    司徒谨笑笑:“不会,奶奶,凯他比我优秀,父亲这么决定也正常。”

    老夫人正色道:“你这小子,别人不清楚你,奶奶可是知道你的,你打小就善于隐藏自己,有什么想法从来不会轻易表现出来。”叹了一口气,老夫人又道:“罢了,你能想开最好,奶奶的辈分在家族中虽然最大,但很多事也要服从家族的利益,这一辈子,你想得到家族的世袭爵位和族长之位是都不可能了,但奶奶却可以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也不会让你过的太委屈。”

    “奶奶...“司徒谨心里一阵感动,两世为人,老夫人是唯一让他感受到亲情存在的人,上一世,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一世,她的亲生母亲也在生下他不久之后就去世了,而他的父亲,也就是司徒南伯爵几乎就没给过他父爱,只有老夫人设身处地为他着想。

    听出司徒谨声音里的哽咽,老夫人微微一笑:“傻小子。”

    老夫人离开了,司徒谨却一动不动的坐在房间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他突然发现一件事,那就是他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其实一直都是抱着一种很随性的心情在生活,他接手黎明组织的领袖之位、跟修学习如何杀人都是在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心情下被动接受的,虽然他用心钻研杀人的技巧,但那完全是因为他那喜欢对什么都研究透彻的心理在作怪,包括想学习魔法这件事,也是因为他的好奇心理在作怪。难道自己重新转世为人,就要这样过完这一生?司徒谨突然觉得一阵害怕。不,不应该是这样!绝对不应该是这样!既然上天给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自己就应该好好珍惜,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碌碌无为下去,要变强!要做强者!要把人生过的精彩无悔!要让这个大陆上留下自己存在过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