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七章 蓝耀剑
    “叫我去内厅?”司徒谨有些惊讶,从自己出生到现在,他跟自己的这位伯爵父亲总共也没见过几面,被主动叫更是一次也没有,不知道今天这是吹的什么风?

    修站在司徒谨身旁,补充道:“除了伯爵大人和少爷外,老夫人、夫人、两位少爷和婉小姐都已经到内厅了。”

    “哦?”司徒谨若有所思,司徒南把全家人都召集到内厅,看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

    此刻,伯爵府的内厅中,司徒南已经到了,他没有看别人,而是直接走到老夫人身边的位置坐下,老夫人则自始至终没有看过司徒南一眼。

    “母亲大人,您还在生我的气吗?”虽然身处高位已久,但在自己的母亲面前,司徒南一直表现的恭敬无比。

    老夫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这时司徒南又道:“母亲大人,请您体谅我,我这也是为了家族的未来着想。”

    “什么家族的未来?”老夫人终于忍不住道:“这完全是按照你自己的偏好做出的选择。”

    “母亲,”司徒南脸色有些尴尬:“小凯这孩子从6岁开始就跟在我身边,他的优秀我全看在眼里,若不是他真的很出色,我也不会这么快就做出决断。”说到这,司徒南用欣赏的目光看了一眼坐在下面的司徒凯,从司徒南进入内厅开始,司徒凯的目光就没离开过自己的父亲,见司徒南突然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看自己,司徒凯立马露出了一丝很是乖巧的笑容。

    司徒南和老夫人说话的声音自始至终都很低,克莱尔夫人坐在司徒南下面的位置,因为司徒婉和司徒雷耀年纪还小,只是环绕在克莱尔的膝前,所以她从进入内厅开始就只是低声逗弄着两个孩子,虽然坐的位置离老夫人和司徒南很近,但不知她有没有听到什么。

    听到司徒南的话,老夫人脸色越加难看:“你只是带着凯在身边,又没有带过谨,你怎么知道谨就不优秀呢?”

    司徒南没有说话。

    半晌,老夫人叹了口气,道:“罢了,希望你不要忘记你之前答应我的事。”话落,正好看到司徒谨抬脚走进内厅,老夫人那布满皱纹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一丝慈祥的笑容。

    司徒谨上前,向老夫人、司徒南和克莱尔分别行礼,然后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司徒凯看了一眼司徒谨,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轻蔑,但这目光立马被他隐藏,而是换上了一丝小孩子独有的纯真笑容:“大哥,这两年我一直跟父亲待在军营,真是好久不见了!”

    确实是好久不见,本来伯爵府占地面积就很大,若不是有意相见,大家见面的机会本来就很少,加上这两年多来,司徒凯每日跟在司徒南身边,见面机会就更是少了。经历两世,司徒谨的心智绝非司徒凯可比,虽然司徒凯尽力掩饰,但司徒谨还是从他的那句话中听出了得意,不过对于司徒凯这种小屁孩,司徒谨实在是理都懒得理,他只是微微笑笑,没有说话。

    见人都到齐了,司徒南伯爵终于发话了:“今天把大家都叫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布。”说到这,司徒南顿了下,然后突然喊道:“赫特,拿进来。”话落,只见伯爵府中的侍卫长——同时也是伯爵大人贴身侍卫的赫特从内厅后面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捧着一个长方形的漆色木盒,木盒看起来有些老旧,赫特直接走到司徒南面前,将木盒递给司徒南。

    司徒南接过木盒,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放到一边的桌子上,环视了一眼众人,才伸手将盒子打开,随着盒子被开,盒内的东西终于显露出了真容,竟是一把长剑,剑身长约三尺、通体雪白,剑柄被蓝色的花纹环绕,虽然这把剑只是静静的躺在盒子里,但厅内的众人却瞬间感觉到一股森冷的气息,就连司徒婉跟司徒雷耀都不自觉的靠紧了他们的母亲克莱尔。

    司徒南的双眼紧紧盯着长剑看了好一会,然后慢慢握住剑柄,将长剑从盒内取出,口中道:“这把剑名为蓝耀,是我们司徒家族代代相传的宝物,2000多年前,我们司徒家族协助奥德里奇家族打下亚罗帝国后,初代皇帝为了表示对我们司徒家的肯定,便赐予了我们家族这把蓝耀剑,同时也授予司徒家族世袭伯爵头衔,这柄剑代表了我们司徒家族无上的荣耀,只有历代承接伯爵头衔的人才有资格得到它!”说到这,司徒南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股骄傲的神色。

    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蓝耀剑上,就连司徒婉跟司徒雷耀这两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好似也看出了这柄剑的不凡,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剑身,司徒凯的目光中更是透出了无尽的火热,司徒谨虽然面色正常,但心里对这柄剑也生出了一丝兴趣,但听到司徒南刚刚最后说的那句话司徒谨就知道,这柄剑肯定与他无缘。

    果然,下一刻,司徒南开口道:“小凯,你上前来。”

    听到司徒南叫自己的名字,司徒凯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接着快步走到司徒南面前。

    “小凯,从现在开始为父就把这柄蓝耀剑交给你了。”司徒南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的剑递给司徒凯。虽然今日在来到内厅之前司徒凯就猜到将会发生什么,但当这一切真的发生时,司徒凯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接过蓝耀剑,司徒凯脸上的激动之色再也无法掩饰,一双握着剑柄的小手忍不住微微颤抖。

    “小凯,你要知道,蓝耀剑不只代表着荣耀,同时也代表着责任,蓝耀剑并不是一把普通的剑,它是一把灵剑,从今日开始你要好好修炼剑法,让蓝耀剑以后在你手中发挥出它的价值。”司徒南语重心长道。

    所谓灵剑,指的是有灵魂、有自我意识的剑。在锡兰大路上,剑就好像是随身衣物一样重要,十个人当中,有九个人身上必定有剑,就连寻常人家小孩子的手里都经常握剑,当然孩子拿的剑大都是木剑和未开刃的剑,但从这一点就能看出锡兰大陆上的人对剑的热爱。正因为如此,锡兰大陆上的铸剑师和剑多的可谓是数不胜数,不过剑虽多,但好剑却不多,在锡兰大路上,能称得上是好剑的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存在剑魂,一把剑如果有魂,那么它就存在自我意识,这样的剑在大陆上已经算是绝顶好剑。

    锡兰大陆上讲究的是人剑合一,也就是人的意志和剑的意志合二为一,这点看似简单,但相当难做到,首先能找到一把好剑就已经极为不易,其次,即使这把好剑到手了,它也不一定认可你,因为剑存在自我意识,能不能得到它他的认可全凭它自己,至于获得它认可的标准,那只有去问它自己了,剑有了意识,就跟人一样,性格迥异,低级一点的剑还好,不会幻化外形隐藏自己,一些高级的剑,极善于掩饰自己,很多人得到这样的剑后可能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手里握有一把上等好剑。

    在这个世界里,不存在单向的滴血认主,剑不认可你,你自己滴血认主也没用,剑认可你,也不一定愿意滴血认主,毕竟认可也是分程度的,跟你平等和让你凌驾于它之上完全是两码事,正因为如此,愿意滴血认主的剑在大陆上也是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