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公爵 > 第二章 莫名转世
    张景觉得很奇怪,不,应该说是非常的奇怪,他是一名研二的研究生,虽然所学专业是物理学,但是因为他为自己设定的最终职业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所以他对很多专业都有涉猎。他喜欢瞎研究,每天都泡在实验室里,无数事实也证明了这是每一个伟大的科学家所必须具备的一项特质,但这项特质却也让他受尽了周围人的白眼,老师们不喜欢他,因为他太爱瞎折腾,一副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却又没拿出什么成果。同学们则觉得他有点奇怪,也不爱跟他接触,好在父母在张景还不大的时候就出车祸过世了,不然估计也会看他不顺眼。

    张景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可能因为自己的父母走的早,他的性格有些自闭,但绝对没有自卑,他是一个比较高傲的人,虽然外人看他有些奇怪,但是他自认为自己的内心很正常,他从小就喜欢研究各种各样的东西,小学的时候,当老师问大家将来想做什么的时候,他说自己长大以后他想做一名科学家,这个在别的孩子口中说出的一个比较遥远而又空洞的职业理想,他觉得自己可以实现。事实上,他也一直在这条路上不断前进着。

    这一天,他依旧没有去上课,又泡在实验室里,正在他全神贯注等待实验结果的时候,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一米左右宽的光圈,这光圈很奇怪,张景看到这光圈的第一想法是难道这是时空之门?第二想法是这用科学怎么解释?第三想法...还没来得及有第三想法,他感觉到光圈内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在拉扯着自己,他本能的想反抗,但那股吸力越来越大,他已经力不从心,接着,那光圈像突然发威一样,忽的一闪,然后,实验室里便不再有任何人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景恢复了意识,他下意识的咒骂了一声,下一秒,耳边却传来了两声婴儿的哇哇叫声,微微睁开眼,他发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群人,这群人的衣着有些怪异。

    “你们是谁?”张景问道。

    “哇哇...”与此同时,又是两道婴儿的叫声想起,这时候,张景突然反应过来了,这叫声是属于自己的,原来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婴儿,这是怎么回事?

    他正奇怪,只觉得双眼一黑,自己的身体一晃,只是片刻的功夫,他再睁眼,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刚刚的房间内了,而且抱着自己的人也已经从刚刚穿白色袍子的妇女变成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男孩。

    没错,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小男孩,看起来刚十岁出头,长的还不错,浓眉大眼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类似张景所熟知的西装却又和西装有些不同,总之这衣服穿在这小男孩身上挺合身的,眼下,张景感觉到这小男孩正抱着自己赶路,这小男孩脸色严肃,在张景看来像个十足的小大人,奇怪的是,虽然这小男孩时不时的会带着张景飞来飞去,但张景却既不觉得惊讶也不觉得害怕,他能感觉到,这小男孩很怕自己受到伤害,一路都是很小心翼翼的样子。

    大约过了半刻钟之后,张景和小男孩的面前出现了一栋白色的小楼,小男孩没有犹豫,抱着自己直接跑进了楼里。刚上楼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者出现在了小男孩和张景的面前。老者头发不长,头上的白发已经多过黑发,额头上的皱纹很明显,眼睛不大却散发着精光,一看到小男孩手中的张景,老者一把将张景抱过去,仔细的看了看。

    “修,做的好。”半晌,老者对着小男孩道。

    张景听不懂老者说了什么,只见小男孩点点头,目光闪过一丝别样的色彩,但很快恢复正常。

    老者低着头看了看张景,然后直接转过身,抱着张景走进大厅,这时,张景才看到大厅内还站着七个穿着打扮和年龄都和刚刚抱着自己的那个小男孩差不多。

    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上来,站到了那七个小男孩的前面,老者又把张景递给修,张景不知道这些人要对自己做什么,他极力把自己的双眼睁大些,盯着面前的老者,只见老者的手微微一扬,手中出现了一个指甲大小的东西,张景正想仔细看看那是什么,却见老者突然将自己的小手抬起来,然后又对着旁边另外一个蓝眼睛红头发的小男孩说了一句什么,接着,只见那小男孩从身上拿出一柄匕首,然后递给老者。

    看到这张景明白了,这老者是想给自己开刀,不过张景依旧丝毫不感到害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相信这些人对自己没有恶意。果然,老者拿到匕首后,轻轻的在张景的拇指上一划,然后对着手中的那件小东西挤下了一滴血。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老者手中的那个指甲大小的小东西在融化了张景的那滴血后,先是一亮,然后自己突然渐渐变大,张景这才看清,那东西是一件紫色的小塔,那小塔从老者的手中渐渐上浮,只是稍稍变大了一些,便不再变大了,张景正感到惊奇,只见那小塔正缓缓朝自己靠过来,先是在自己的面前转了一个圈,然后攸的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就在那小塔从自己面前消失的同时,张景发现站在自己前面的老者突然一阵激动,一把将自己饱了过去,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已是满脸泪水。

    张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接着,他看到包括刚刚抱自己过来的那个小男孩在内的八个小男孩都朝着自己半跪下了身子,一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不知道念念有词的说了些什么。

    半晌,老者不知又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玉牌,递给了那个刚刚抱自己过来的小男孩,然后又跟小男孩说了几句话,接着,小男孩从老者怀中接过张景,向来时一样跑出了这栋白色小楼。

    ......

    此刻,司徒南伯爵府中,司徒老夫人已是六神无主,她将自己家中所有能派的侍卫都派出去了,这么久了,却依旧没有半点自己那刚出生不久就消失了的孙儿的消息,自己的儿子现在又不在,老夫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想到自己的儿子现在还没回来,老夫人已是气极,她叫人备好马车,决定亲自去看看自己那儿子到底有多忙?在忙什么?连自己老婆去世了、儿子不见了都不见人影!

    马车刚备好,老夫人正想出门,突然有侍卫来报,说是在门口发现了一个婴儿,不确定是不是刚刚出生的小少爷。老夫人忙叫人把孩子抱进来,因为她也没见过自己的小孙儿,保险起见,还是让医师和刚刚接生的一干侍女都认了下,终于确定怀中的孩子就是她那刚刚消失不见的孙子。

    看着怀中的孩子,黑发碧眼,完美的继承了自己儿子的发色和自己那刚刚去世儿媳的眼睛,老夫人不再有任何怀疑,紧紧的抱紧了怀中的孩子,老夫人对着天空喃喃道:“还好,奥利弗,孩子终于回来了,你放心的走吧。”

    孩子虽然丢了一段时间,但是因为最终还是回来了,所以对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夫人也就不再去想了,在老夫人看来,只要孩子还好,那其他的就已经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