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2第0 章
    打针时间太长,一不留神就睡着了,佟馨醒来的时候发现腰间多了一条手臂,睡眼惺忪看着李惟肖。李惟肖见她醒了,把麻木的手臂收回去甩了甩。

    “我不是故意睡着,打针让人发困。”佟馨脸上一红,想解释解释。睡着也就罢了,还靠在人家怀里,他会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的?

    “睡着就睡着,别想太多。”李惟肖见药水袋已经见底,叫来护士替佟馨把针拔掉。佟馨被他说中心事,又见他泰然自若,暗自懊悔。

    戴上一次性口罩,佟馨跟在李惟肖身后离开输液室,迎面遇上一个他认识的女医生,李惟肖停下和女医生寒暄。

    女医生长得很漂亮,看着有三十上下年纪,和李惟肖说话的时候,也不忘记打量一下他身后站着的女孩。佟馨见她笑眼弯弯,声音和气又轻柔,想和她笑笑,无奈戴着口罩,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

    看到女医生胸牌上写着呼吸内科副主任医生,佟馨更钦佩了,因为妈妈工作的缘故,她对医生和护士的级别非常了解,这个看起来顶多三十的女医生竟然是副主任医生,可见她非常优秀。

    女医生走了以后,佟馨问李惟肖:“你和那个大夫很熟?”“嗯,挺熟的,她是我姐夫的堂妹。”李惟肖随口答。

    李惟肖有个亲姐姐叫李惟妙,听说嫁到军中赫赫有名的叶氏家族,佟馨虽然从没见过他姐姐,也没见过叶家任何人,但是对这个名门望族如雷贯耳。

    如果不是回到盛家,她对这些人只能仰望吧,就算回到盛家,她心里清楚,自己依然还是那个平凡的自己。

    听到佟馨轻声叹息,李惟肖侧目看她。佟馨以为他猜到自己的想法,赶忙咳嗽两声想掩饰过去。

    李惟肖以为她的牙还在疼,温柔地说:“消炎针打过以后,药水很快就会发挥作用,回去好好睡一觉,你的牙应该就不会再疼了。”

    “要是还疼呢?”

    “那就拔掉。”

    李惟肖回答得干脆利落,和他为人处世一样,从不拖泥带水。佟馨心下怅然,不再言语,直到另外一个人的身影浮上心头,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是在翻译资料,还是有接待任务?高翻都很忙,他也不例外,偶尔才会打一两个电话来,往往说不了几句就被因为工作上的事被人叫走了。

    “想不想去吃点什么?”李惟肖冷不丁的一句话把佟馨的思绪从遥远的地方带了回来。

    佟馨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坐在他车上,猛摇头,“不用了,我不……不怎么饿,送我回家就好。”轻轻舒了口气,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又紧张起来。

    “怎么心不在焉的?”

    佟馨没言语,下巴缩在围巾里。

    李惟肖把车停在胡同口,从车里下来,跟在佟馨身后。佟馨以为他开车走了,回头看到他跟着自己,惊讶:“你不用送我的,这里很近,我自己回去就行。”

    “还是送送吧,刚打了针被风吹了很容易昏倒。”李惟肖以为她之前在车里发呆是因为打针后身体不舒服,不放心她一个人。

    “我没那么容易昏倒。”佟馨嘀咕着。

    路过卖驴肉火烧的小店,胖老板一看到佟馨,就热情地问:“馨儿,刚出炉的火烧,来两份儿?”

    佟馨进去买了两份儿驴肉火烧,又买了几串关东煮,告诉李惟肖,她妈妈最喜欢吃这家的驴肉火烧。

    “好吃吗?”

    “好吃啊,你要不要尝尝?”

    佟馨故意把手里的袋子伸到李惟肖面前,李惟肖刚要接,她又把手缩回去,笑道:“对了,我忘了,你从来不吃这些。”

    生病了还这么皮,李惟肖又好气又好笑,可是一看到她笑靥如花的脸,又怎么能和她生得下气,半是调侃半是抱怨:“你总是故意气我。”

    佟馨抿嘴微笑,把其中一块驴肉火烧拿给他,“吃吧,趁热吃才好吃。”李惟肖接过去,撕开一点包装纸,低头吃起来。

    佟馨又去买了一杯热豆浆给他,“谢谢你陪我去医院打针。”

    “干嘛这么客气?”李惟肖总觉得佟馨近来对自己十分疏远,太过礼貌实际上是想保持着距离。“不该客气吗?你又没有义务帮我。”佟馨回避他的目光,淡淡然看着远方。

    眸光流转,她的眼睛里宛若有一池春水,可惜的是,自己不是搅动这一池春水的人,李惟肖把她的失落尽收眼底,也猜得到她从医院出来,无数次看手机是在等谁的消息,心里不是滋味。

    这天,下班前佟馨打电话给凌丰,问他晚上是否有空。

    “我刚接了个翻译资料的任务,晚上要加班。”

    凌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没有热度。佟馨听得出来,却不知道他忽然冷淡的原因。

    “那好吧,等你有空再联系。”

    佟馨怅然挂断电话,慢吞吞收拾好东西,离开办公室。没想到的是,从电梯出来,迎面遇上盛凌霄。

    盛凌霄也看到佟馨,微微点头示意。他身边的中年男人好奇地看了佟馨一眼。两人进了高管专用电梯,中年男人问盛凌霄:“那是谁?你认识?”

    “盛云筝。”盛凌霄私下里一直对佟馨直呼其名。

    中年男人作恍然状,“原来是她,怪不得……凌霄,你这个姐姐什么时候到公司来上班的?”他是王幼薇弟弟王子珩,盛凌霄的亲舅舅。

    “早就来了,您不知道?”盛凌霄以为舅舅消息一向灵通。

    “还真不知道,回头我要查查。”

    “不用查了,是老爷子的意思,李惟肖一手安排。”

    “那个李惟肖到底是你盛家什么人,什么事他都要插一手,回头我也要查查他。”王子珩自言自语。

    “这还看不出来?老爷子的心腹。”盛凌霄讥诮地冷笑。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老爷子凭什么那么信任他?”

    “李惟肖的爷爷和我爷爷是老战友,关系铁瓷,从小把他当亲孙子。”

    “那我们以后得注意点,别到时候替他人做嫁衣。”

    盛凌霄没说话,一张脸绷得紧紧的。回到办公室,他就让秘书调查佟馨,“对,佟佳氏的佟,温馨的馨,查查她在哪个部门。”

    “不是叫盛云筝吗,怎么又叫佟馨了?”王子珩问。

    “既然老爷子让她从基层学起,她在盛煌就不会用盛云筝这个名字,太显眼。佟馨是她以前的名字。”盛凌霄年纪虽轻,考虑问题却很全面。

    秘书很快把佟馨资料发过来,盛凌霄大概看了一遍,学历、资历和之前他调查过的一样,而她的所在部门,是盛煌旗下的公关公司。

    放在公关公司历练,这一定是李惟肖的主意,盛凌霄思索着,佟馨不成气候,自己用不着把她放在眼里,但李惟肖是个厉害角色,对他不得不防。

    佟馨回家路上顺道去下游公司取数据分析报告,从那家公司写字楼出来天已经黑透了,马路上人来人往,可是她一眼认出对面天桥下来的人是凌丰。

    他穿一件款式经典的黑色长风衣,高大的身形、潇洒的举止,简简单单衣着就说不出地好看,行色匆匆以至于没有发现在路对面的她。佟馨不假思索跟上他,想知道他撒谎说加班,实际上是想做什么。

    穿过街道,凌丰进了一栋大厦,佟馨跟上去,尽量放轻脚步不让她发现自己。他进电梯,她怕被发现没法跟着进,只能搭另一部电梯,一层一层找。

    大厦是个综合体,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佟馨找到第七层,终于看到凌丰独自坐在某个座位上,像是在等什么人。

    佟馨顿觉意兴阑珊,怅然离去。既然人家不想见她,自己又何必步步紧追。

    让她想不到的是,凌丰竟然打来电话。

    “都跟来了,怎么不进来?”凌丰的声音里充满戏谑。佟馨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四顾张望,“你看到我了?”

    “大小姐,你并不是隐形人,我也不是瞎的,进来吧,我们一起吃饭。”凌丰笑着说。

    佟馨返回那家餐厅,看到凌丰笑意盈然看着自己,那表情真是太让人心动了,愉快地坐到他对面,双手托腮看着他。

    “你不是说加班吗,怎么偷偷跑出来吃饭?”

    “加班就不用吃饭吗?我把资料带出来了,晚上回家开夜车。”

    凌丰拿着菜单,问佟馨有没有要忌口的东西。

    “没有,我什么都吃。”

    凌丰叫来服务生,随便点了几样她可能爱吃的菜。

    “这里不便宜吧?一个人你都吃得这么奢侈?”

    “谁说一个人,你不是也在?”

    佟馨这才领悟,他早看到自己了,故意逗逗自己,才进了这家餐厅,原本他可能是想去别的餐厅吃简餐。

    “为什么跟踪我?”凌丰一想到佟馨蹩脚的跟踪水平就忍俊不禁。仿佛生怕别人看不到她,一直用资料袋挡住脸,殊不知,越是这样越引人注目。

    “以为你骗我说加班,其实是跑出来偷偷会情人。”佟馨莞尔一笑。凌丰的表情轻松下来,“抱歉,叫你失望了。”

    “不,那个女人一定是藏在洗手间里,待我去把她找出来。”佟馨说话间就要站起来冲向洗手间。

    凌丰笑着抓住她的手,“就快上菜,别瞎闹了,我时间不多,只有半小时时间吃饭。”佟馨心跳加速,不想把手抽回去,就此反握住他的手。

    餐厅的光线柔和,舒缓的音乐让人和人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暧昧,佟馨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柔声说:“好些天没见到你。”

    “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好好出题考察一下你的英语进步了没有。”凌丰迎着她的目光,给她一个温暖的微笑。

    饭后,两人走在街头,佟馨主动去握着凌丰的手,依依不舍问他:“你这就要回去了?”“必须的,不然明天交不了差。”凌丰安慰地揉了揉她的手。

    “你都不送我回家?”佟馨撒娇地说。

    “我家和你家离太远,要是顺路我一定送你回去……乖,下次一定送。”凌丰宠溺地替佟馨整了整大衣领子,又替她系好围巾。

    他是这么温柔亲切,让人心里安定踏实,萦绕在佟馨心头所有的困惑瞬间消失殆尽,只有温热的情意。

    见佟馨仰望着自己,凌丰会意,低头把额头贴在她额头,温存地亲吻她脸颊。佟馨心满意足,走上过街天桥。

    城市另一边,李惟肖坐在办公室的转椅里,看着手机里刚刚收到的视频,眉心紧蹙。

    凌丰和佟馨在某大厦楼下分手后去地下车库开车,车开出来的时候,车上坐着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很显然,那女人早就在车里等着了,之后两人开车去了某酒店。

    耐人寻味啊,难怪老爷子都看不透……简直是在玩火,李惟肖把视频又看了一遍,包括凌丰在街头和佟馨分开前那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