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18 章
    把佟景娴安顿好以后,佟馨和颜豆豆坐李惟肖的车回家。困得不行,佟馨一回到家就睡了。

    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佟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勉强坐起来,感觉一阵头重脚轻,惦记妈妈受伤的事,披好睡衣下床去。

    客厅里颜豆豆和一个男人坐在餐桌旁包饺子,看到佟馨出来,颜豆豆忙说:“你可算醒了,我们还以为你一氧化碳中毒了,正商量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谁中毒了,我没中毒,就是太困了。豆豆,我妈怎么样了?”佟馨看了正在包饺子的李惟肖一眼,知趣地没有问他为什么还在她家。

    “医生说,佟姨还要住院观察两天,上午我和李哥已经去医院看过她了,肋骨骨折要休息两个月。”颜豆豆把情况告诉佟馨。

    佟馨这才放下心来,对李惟肖说谢谢。

    “不用谢。”李惟肖观察着她的脸,怎么才一夜,她苍白的脸好像憔悴了许多,“你是不是发烧了?”

    佟馨抬手试试额头的温度,有点低烧。

    “我去下饺子,佟馨,你一上午没吃饭肯定饿坏了,吃完了我们一起去医院看佟姨……啊,不对,让李哥送你去医院看佟姨。”颜豆豆善解人意地端着一盖帘饺子去厨房,给他俩让地方说话。

    狭小的客厅里,两个人都不说话的时候难免有些尴尬,佟馨去厨房倒了杯水出来给李惟肖。两人的手有一瞬间的触碰,佟馨像触电一样赶忙把手拿开。

    李惟肖无声地看了她一眼,用她给他倒的水暖着手,电视里演的无聊节目他不爱看,目光打量着这个简陋的家。

    在雁京这样发达的大城市,佟家母女的居住环境实在不能算好,胡同里的老房子,客厅卧室加起来不到三十平方,再加上颜豆豆这个租客,狭小的空间捉襟见肘。

    然而一看就是女性居住的环境,房间里收拾得很整洁。听到身后有猫叫,李惟肖回头去看,和趴在窗台上那只胖胖的橘猫四目相对。

    佟馨到厨房帮忙下饺子,颜豆豆告诉她,饺子馅儿是李惟肖去超市买的。

    “怎么想起来包饺子?”

    “他说你想吃饺子,睡着了还惦记饺子。”

    “他怎么知道我爱吃白菜猪肉馅儿的?”

    “我告诉他的呗。”颜豆豆笑呵呵地说,也不忘记给李惟肖邀功,“为了买饺子馅儿,他在雪地里还滑了一跤,回来的时候外套都脏了,裤子上都是雪,别提多狼狈了。”

    佟馨抻着脖子看向窗外,一夜暴风雪过去,外面的雪虽然停了,但积雪没有融化,胡同里又没有人扫雪,结了冰以后肯定不好走。

    “难怪你叫他扑克脸,从昨晚到现在,他一直面无表情,也没和我说过几句话,就算说,也都是和你有关。”颜豆豆不无抱怨地说。可惜这么个帅哥,怎么总是一副拒人千里的表情呢?

    “什么?他一夜没回家?”佟馨惊讶。

    “是啊,他说你可能发烧了,不放心你,就在咱家客厅沙发上凑合了一晚上。”颜豆豆一边说,一边凑在佟馨耳边,“我看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佟馨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打岔:“唉,你看着点锅,水开了就再加一遍水,要加三遍水饺子才能熟。”

    饺子端上桌以后,佟馨顾不上说话,一口气吃了七八个,饺子馅儿味道不错,就着凉拌的醋溜白菜吃下去,比盛家的山珍海味还好。

    她一个人吃了一盘饺子,李惟肖默默地把自己面前的饺子分给她一半。余光瞥见有人从外面进来,他放下盘子。

    “贺哥来了,吃了吗?没吃坐下一起吃。”颜豆豆殷勤地要给贺彬让座。

    贺彬见佟家有客人,好奇地打量了这位来客一眼。看着挺眼生,气质也不像常在这一带出没的人。

    “我吃过了,不用招呼我,馨儿你来一下。”贺彬客气两句就离开了佟家。佟馨放下筷子跟他出去。

    有些日子没见,佟馨不知道贺彬心里那道坎儿是不是已经过去了,忐忑不安。

    “什么事儿?”佟馨跟在贺彬身后。贺彬靠墙边站着,随手替她把羽绒服帽子戴在头上,“听说佟姨受伤了,伤得严重吗?”

    “肋骨骨折,不算太严重。”佟馨咬着嘴唇,很感激他对自己和妈妈一如既往的关心。

    “那就好。”贺彬的目光一直关注着佟馨清澈的眉眼,她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了,具体怎么个不一样,他也不大说得清,但是心里能感觉到她的改变。

    “那个……”对于忽然出现在佟家的陌生男人,贺彬很想知道对方身份,可就在一瞬间,他的心情黯淡下来,自己已经没有立场去问,只得改口,“下午我跟你一起去看佟姨。”

    “不用了,我妈过两天就能出院,车行里事儿那么多,你去忙你的。”

    贺彬见她推辞,忙说:“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去看看佟姨……小时候我跟人打架受伤,每次都是佟姨给我消毒包扎,我一直挺感激她的……”

    在她面前,他总是不善言辞。

    对他小心翼翼的语气,佟馨心里不是滋味,跟他笑笑:“下午我们一起去。”贺彬低着头,有点踌躇,半天才说:“以后佟姨就是我亲姨……你就是我亲妹妹。”

    佟馨一直没回来,李惟肖抬头看了好几遍,疑心把她找出去的人就是那时候在日料店向她表白遭拒那一位,低声嘀咕:“怎么还没回来?”

    颜豆豆仿佛没听到他的碎碎念,只顾吃饺子看电视。见颜豆豆没接自己的话,李惟肖只好问她:“那人是谁,怎么佟馨出去这么久?”

    “他是馨儿青梅竹马的发小儿。”颜豆豆嘴上和李惟肖说话,注意力一直放在电视上,不时笑出声。

    李惟肖听到青梅竹马这个词心里顿时不是滋味,食之无味,索性放下筷子。佟馨回来看到他翘首张望的表情,垂下眼帘。

    下午,两人一起出门,胡同地方狭窄,李惟肖的车只能停在外面,两人在曲里拐弯的小巷间穿行,不时有自行车过来过往,还有调皮的孩子忽然从哪个路口窜出来吓人一跳。

    地上还有积雪未融,佟馨走得小心翼翼,也不忘记提醒李惟肖:“你当心点,别再摔了。”李惟肖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御寒,“你怎么知道我摔了一跤?”

    “豆豆说的。”

    “她是干嘛的?”

    “我同学啊,租我家的房子。”

    “我是说,她做哪一行的?”

    “哦,她在一家小公司当文员,业余时间是个作家,写了好几本书呢,还出版过。”

    “都写些什么?”

    “都是小说,有一本叫《爱是砒`霜,毒到心伤》,我特别喜欢看,还有《黑乌鸦》和《世界上最坏的你》,我也很喜欢,我是她忠实读者。”

    李惟肖品味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书名,心里一笑,“一听就知道是言情小说,什么砒`霜心伤、最坏的你也就算了,怎么还有言情小说叫黑乌鸦的?”

    佟馨笑了笑,“那是因为她说这本书写的是一个渣男的故事,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名字叫《黑乌鸦》。”

    李惟肖也笑起来,似有意似无意,他的手轻轻放在佟馨背上,随时准备呵护她。佟馨有点察觉,假装不知道。

    看到贺彬的车停在马路对面,佟馨对李惟肖说:“我朋友来接我了,这两天谢谢你。”

    说好了一起去医院看她妈妈,她却要和别人一起去,李惟肖心有不甘,可也不便发作,拉住她:“什么朋友?”

    佟馨一怔,解释:“是我家邻居。你开车送我下山已经是帮了我大忙,昨晚在我家沙发上也没休息好,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李惟肖还不放开她,“不耽误,我也要去医院看佟阿姨,坐我的车。”“那好吧。”佟馨没办法,只得打电话跟贺彬解释两句,上了他的车。

    两辆车较劲一般在马路上飞驰,都是改装过的四驱越野车,又都是漂移高手,车距始终咬得很紧,贺彬的车超了一点点,李惟肖的车马上跟上去,李惟肖超车,贺彬也不甘落后,佟馨看得心惊肉跳。

    “你开这么快干什么?”佟馨忍不住抱怨。这是在二环,前一天又下过雪,这个速度简直是玩儿命。

    “没事,你坐稳了就行,路上没有积雪。”李惟肖看了一眼后视镜,那家伙的车跟得紧紧的,眼看着就要擦车过去,于是他也全神贯注不放松。

    “你能不能慢点,这又不是在赛车场。”

    “不怪我,谁让那小子一直追着我的车不放,我最讨厌有人在路上跟我较劲。”

    佟馨眼见说不动这个少爷,悻悻然把头转过去,暗自赌咒发誓以后再也不坐他的车了,忍不了多一会儿,她打电话给贺彬,“你不要开那么快,注意安全,你听到没有,不要开那么快。”

    李惟肖一直关注着路况和贺彬的车,见他接了佟馨电话后车速慢下去,便也放慢了车速,没想到那小子还真听话,说减速就减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