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17 章
    第二天是元旦,中午刚吃过饭,凌丰就被部里叫走了,佟馨送他到停车场,回来的时候见天空阴沉沉地像是要下雪,默默祈祷,这场雪等到他平安回城后再下也不迟。

    头天睡得晚,佟馨回房补觉,梦见自己小时候和英子跑到什刹海钓鱼,一阵阵急促的铃声响彻耳畔,登时一激灵,睁开眼睛看,室内光线暗沉沉,手机在床头响个不停。

    医院打来电话,告诉佟馨一个可怕的消息,她妈妈值班时被不理智的患儿家长打伤了。

    “医生初步判断是骨折,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我这就回去。”

    放下手机,佟馨换好衣服下楼,太过心急,以至于下楼的时候踩空了楼梯,李惟肖原本在看电脑,听到声音回头去看,见她跌倒,丢下一切过去把她扶起来。

    “怎么冒冒失失的,下个楼都能摔倒?”李惟肖嗔怪地说。佟馨心念一闪,没有把佟景娴被打伤的事告诉他,含糊着只说自己有急事要赶回城里。

    方昭仪在一旁听到这话,连忙阻止,“现在?不行的,天气预报说傍晚前后有雨夹雪,夜里还有暴雪。”

    “我必须要回去,我妈出了点事,必须回去。不麻烦司机,我自己开车下山。”这种天气条件下,司机不一定愿意开车下山,可佟馨此时心里只惦记妈妈,多大的危险她都不怕。

    “那怎么行,天黑以后山路难行,遇上雨雪更危险,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天大的事也不如你的安全重要。”方昭仪知道这个大小姐有时候想一出是一出,不肯松口。

    众人听到情况,纷纷过来。

    “下雪天开车最不安全。”

    “是啊,结冰了以后路更滑,别说下山了,平地都开不了。”

    虽有众人劝说,依然没有打消佟馨要下山的急切,冲出门去就要开车。

    “到底什么重要的事,非要急赶着回城不可?”方昭仪追到屋外。

    “我妈被患者家属打伤了,可能是肋骨骨折,我得去医院看她,趁现在雪还没下,我尽快下山去,不然夜里真的下暴雪的话,别说明天,后天都未必能下得了山。”佟馨深吸一口气,室外天寒地冻,冷冽的空气让习惯了室内温暖的鼻腔一时难以适应,打了个喷嚏。

    一听是这种情况,方昭仪也没法再劝,只得退而求其次:“你开车我还是不放心,让司机送你下山。”转身看到李惟肖和容颖,方昭仪说:“外面冷,你们怎么都出来了,快回去。”

    “我送你下山。”李惟肖忽然说。

    在场的三个女人全都愣住,之前在客厅里众人劝说佟馨别下山的时候,他始终事不关己的表情,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个时候怎么忽然热心起来?

    “这种天气想下山,除了四驱越野,别的车都不能开。”李惟肖进一步解释,叫保姆把自己的大衣拿出来。

    “可是——”容颖想说什么,却见李惟肖已经穿好了大衣,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没用。他的脾气她一向了解,说一不二。

    “我没事,你们进去吧。”李惟肖半是安慰,半是催促容颖和方昭仪回屋。

    直到坐进他车里,佟馨依然没有把打结的脑筋整理清楚,这个人平时对什么事都一副居高临下的淡漠表情,对自己也是不远不近不冷不热,怎么会为了自己冒险开车?

    李惟肖并没有想解释的意思,车开起来以后,他一言不发,只关注路况。

    天阴沉得厉害,眼看着就会下雪,偏偏车速又不能提太高。车开了十几分钟,呼啸的北风卷杂着星星点点的雪花打在车窗上,玻璃很快起雾,看不清车窗外的景物,前车窗的雨刮器一下一下划动,赶走不断落下的雪花。

    一路上杳无人烟,雪下得越来越密,很快就把漫山遍野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李惟肖开车很稳,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但精神是高度紧张的,佟馨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就会令他分神。

    车里开着空调,又暖又干躁的气氛让佟馨昏昏欲睡,为免下车感冒,她脱掉羽绒服半披在肩上。

    忽然间,车底像是受到撞击,车速顿时减慢。

    我艹!李惟肖骂了一句,没有急刹,缓缓降速把车停下,尽管这样,车尾还是滑了一下。

    “怎么回事?”佟馨惊魂不定地问。天就快黑了,下雪天山路上不可能还有行人,难道是车坏了?

    “撞到东西了,你在车上坐着,我下去看看。”李惟肖下车而去。佟馨关切地从后车窗看过去,可惜后车窗早已结了一层霜花,什么都看不清。

    他磨蹭了半天也没回到车上,佟馨不放心,下车去看他。

    冷风卷着雪花扑面而来,打在脸上生疼,还直往眼睛里钻,能见度不到五米,佟馨依稀看到李惟肖拎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踏雪过来,忙迎上去。

    李惟肖见她孤零零站在雪地里,羽绒服拉链都没拉上,责怪:“不是让你在车上别动吗?”“我看你老不回来,不放心。”

    佟馨赶紧上车,看到李惟肖把那个东西放在后座下面,仔细一看,原来是只野兔,心里稍稍放了点心。看来他是打算把这只被他无意中撞死的野兔带回去厚葬。

    回到驾驶座,他一身的寒意,佟馨赶忙抽了一张纸巾给他擦擦脸上的雪,才下去几分钟,他已经变得像圣诞老人,满头满脸的雪。

    “车还能开吗?”佟馨试探地问。话说出口,她立刻察觉自己这话问得太傻,这种情况不继续开下山,难道停在半路上?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他独处,她都有种胆怯感,仿佛他就是传说中的除妖道士,而自己是披着画皮青面獠牙的小鬼,轻易就能被他揭穿身份、原形毕露。

    “能开。”李惟肖惜字如金。

    真是个安静的美男子,从不多说废话,也很少和人争辩,大概他觉得,和有些人争辩是浪费时间。

    车窗外白茫茫的,四下里寂静无声,她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恐怖电影《寂静岭》,女主角独自在一个迷雾中人迹罕至的地方,遭遇无数噩梦一样的惊险刺激。

    不自觉的,她的身体抖了一下。

    雪天路滑,原本半个小时的山路,愣是多开了一倍时间,到山下上了高速,车速也没提有提高多少,反而很快陷入了堵车大军。

    李惟肖打开车载广播,美妙的女声向还在路上开车的司机发布天气情况和路况信息,由于高速某个路段已经封闭,回城的车辆集中在其他几个路段,造成拥堵,高速交警们顶风冒雪疏通车辆,保证行车安全。

    天黑下来,浩浩荡荡的堵车大军艰难前行,鹅毛大雪从天而降,冰雪女王像是要把整个世界包裹在她的白色世界里。

    好饿!佟馨想起盛家小楼里丰盛的大餐,不争气地咽了一口口水。

    这时候,一只手伸过来,佟馨低头一看,李惟肖递给她一块巧克力。已经七点多了,他和她一样饿,但是巧克力只有一块,他给她吃。

    “一人一半吧。”佟馨撕开巧克力包装纸,想掰一块给他。

    “不用,我不吃巧克力。”李惟肖拿出一瓶水,拧开瓶盖喝下去。

    不喜欢吃巧克力,为什么车上会有巧克力?看来不是为自己准备的,而是为坐车的人,佟馨胡思乱想着,忍不住悄悄打量他一眼。

    他依旧目不斜视,背靠着座椅像是在养神,堵车并没有令他烦躁,反而给了他休息的时间,他那双明亮的双目看起来很有神,尤其是他专注凝神的时候,黑眸看起来更清亮。

    佟馨瞬间回神,有点不好意思地收回和他四目相对的目光,羞赧一笑。

    “想不想听点音乐?”李惟肖忽然说。佟馨摇摇头,妈妈受伤住在医院,自己又堵在半路上,哪有心情听音乐。

    “那就休息休息,但是别睡着了。”李惟肖从后备箱拿了一件军大衣给她盖在身上,“我家里都是军人,车上都会备一件军大衣。”

    “挺暖和的。”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佟馨渐渐有些焦躁。度秒如年,大概在堵车的时候体会地最淋漓尽致。

    有人敲车窗,佟馨扭头问李惟肖,李惟肖说:“开吧,可能是卖泡面的,附近的农民每到堵车都会来兜售各种食品,不管他要多少钱,你都给他。”

    佟馨按着他说的放下车窗,花两百块买了两碗泡面和一小桶矿泉水,用车载烧水杯把水热开,泡面泡好以后,饿了一晚上的两人顾不得斯文,吃得狼吞虎咽。小小的车厢里很快就充满了泡面的味道。

    从来没发现泡面这么好吃,佟馨吃了一碗没吃饱,很想再吃,可惜那个卖泡面的农民早就走得无影无踪,雪越下越大,也没有人再来卖东西。

    吃饱喝足,身上暖了很多,封闭的车里待久了,佟馨觉得越来越困,上下眼皮不住打架,几乎要睁不开眼睛。李惟肖怕车里长时间开暖风一氧化碳过量,关上暖风后把她叫醒。

    “醒醒,别睡,这样容易感冒。”李惟肖见佟馨歪着半边身子像是要倒下去,着急地轻拍着她。

    “到了吗?”佟馨迷迷糊糊地问。她并没有告诉过李惟肖,她有个毛病,一坐车就爱犯困。

    “不能睡,听见没有……醒醒,你可别吓我。”李惟肖误以为她吸入过多一氧化碳导致半昏迷,后悔自己贪图暖和把空调开得太久,赶紧把车窗打开一条缝,想让冷风吹一吹她,车窗一开,雪花就飞进来。

    寒冷的刺激让佟馨清醒了一点,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在自己耳边说话,听不清对方说的是什么,很小声咕哝:“你说什么?”

    听到她声音,李惟肖心里巨石落地,只要她没有昏迷,她想睡就让她睡。暖风关了以后,车里温度下降,怕她着凉,李惟肖替她把军大衣裹紧了。

    车终于能开动以后,车里温度缓缓上升,到医院后,佟馨跑向住院大楼,李惟肖锁好车紧跟其后。

    佟馨给颜豆豆打电话,问清了佟景娴的病房号,搭乘电梯上楼,寒冷天气正是病患最多的时候,电梯里拥挤不堪,李惟肖自然而然搂住佟馨的腰,让她在人挤人的环境里拥有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小空间。佟馨惦记妈妈,焦急地咬着唇,并没有在意他这个小动作。

    医院已经在第一时间对这次暴力伤医事件中被打伤的医护人员实施治疗,佟景娴的病床在病房最外面一张床,里面还有两个病人,彼此用帘子隔开。

    佟馨看到躺在病床上苍白虚弱的母亲,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妈,您还好吧?”佟景娴看到女儿来,微微扭动脖子,“不要担心,骨头已经接上了。”

    母女俩说话的时候,李惟肖向站在一旁的颜豆豆介绍自己,他见过颜豆豆,知道她是佟馨的闺蜜。

    颜豆豆把事情经过告诉李惟肖,那个情绪激动殴打护士的患儿爸爸已经被民警带到派出所等候处理,医院方面也派了保卫科科长和执勤保安去协助调查。

    “你在这里陪着佟馨,我去去就来。”李惟肖没有打扰佟家母女说话,悄悄离开病房去安排事情。

    已经夜里十二点多,眼看着颜豆豆困得直打哈欠,佟景娴催促佟馨和她一起回去,“我一个在这里就行,你们回去休息休息,豆豆明天还要上班,馨儿你也回去。”

    “我不回去,我在这里陪您一晚上。”佟馨想留下。

    “不用,回去吧。明天你们再来。”

    病房里条件有限,佟馨留下来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佟景娴不想女儿太累,一再催促。佟馨见母亲坚持,只得同意,一回头才发现李惟肖不在。

    “他说他出去一下,让你等他。”颜豆豆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

    就在这时候,李惟肖回来了,告诉她俩,他已经办妥了豪华病房的入住手续,这就可以安排佟景娴转病房。

    普通病房一到冬天就床位紧张,连走廊上都睡满了病人,再加上看护的病人家属,环境嘈杂人来人往,病人往往不能得到很好的休息,豪华病房就不一样了,不仅设施齐全,洗手间和陪护间也是独立的。

    对李惟肖的安排,佟馨满心感激,不声不响,他就办妥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