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14 章
    晚宴菜式丰富,主人家的厨师厨艺非常好,clara夫人亲自准备的甜品更是美味适口。

    餐后,众人在客厅闲坐,抒情的华尔兹音乐响起,de villepin夫妇相拥起舞,场面温馨,李惟肖看到佟馨和凌丰低声交谈,像是在商量什么事,迟疑片刻,走过去找她。

    手搂在佟馨腰间,李惟肖说:“我们也去跳舞,让我看看你这阶段的练习成果。”头一次发现,她漂亮的双目如此动人。

    佟馨拒绝:“我还有个节目要表演。”

    在李惟肖讶异的目光里,佟馨和凌丰走向客厅一角的钢琴,征得女主人同意后,凌丰坐下打开琴盖试了试音。佟馨说,要给大家唱一首歌。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佟馨用法语唱了一首《玫瑰人生》,虽然发音还有点生涩,但能听出来是下了工夫练的,再加上她的嗓音甜美,和凌丰流畅的钢琴声相得益彰。

    clara夫人兴奋地和丈夫跳起了轻快的爵士舞,李惟肖端着香槟抿了一口,目光一直追随着佟馨的一举一动。

    穿着一件酒红色缀满水晶的长裙,钢琴边伫立的她在夜晚熠熠生辉,只是她不时和凌丰对视,令他觉得有些刺眼。

    des yeux qui font baiser les miens

    un rire qui se perd sur sa bouche

    voilà le portrait sans retouche

    de l’homme auquel j’appartiens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qu\'il me parle tout bas

    je vois la vie en rose

    动人的歌曲被她演绎地甜美俏皮,气氛令人沉醉,一首歌唱完之后,clara夫人高兴地抱了抱佟馨,夸奖她唱得好。

    “亲爱的,再来一首。”

    “不好意思,我不会说法语,找凌丰临时突击两个星期才练了这一首。”

    “你太棒了。”

    夜晚,三人告辞时,de villepin夫妇说这是他们到中国来以后度过的最愉快的夜晚。李惟肖也用法语对他们的款待表示感谢。

    “miss盛,欢迎你以后常到我家来做客。”clara夫人对这个中国女孩印象好得不能再好,觉得她又开朗又漂亮,还非常可爱。

    “谢谢您的邀请,有机会我会再来的。”佟馨和clara夫人一见如故,觉得她是自己接触过的最和蔼可亲的老外,完全不是她想象中总裁夫人那样高高在上。

    de villepin家的保姆把佟馨的貂绒披肩拿过来,李惟肖接过去,轻轻替佟馨披在身上,目光落在她洁白的颈背,那一片肌肤如雪。

    clara夫人见状,会心一笑。

    佟馨并没有在意他这个动作传达的温柔意味,反而去找凌丰,问他能不能送自己一程。凌丰答应了。

    离开de villepin家,佟馨本想上凌丰的车,李惟肖不让,凌丰没有和他争执,开车先走了。

    佟馨不高兴:“明明他比较顺路。”

    “我说了让你坐我的车,不听话?”

    对他嚣张的语气和态度,佟馨无奈,当着别人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得默不作声。入夜天凉,之前她在门口站了不过五分钟,就觉得浑身上下冷透了,此时只想找个暖和地方待着。

    车开出去,温度打得很舒适。

    “怎么不说话?刚才在别人家里不是挺能挤兑我。”李惟肖薄唇微启,表情轻松。

    佟馨原本在发微信,听到他的话,抬眼看他,猜到他是为煎饼果子的事耿耿于怀,揶揄道:“我知道少爷从来不吃路边摊。”

    “那也不一定,clara夫人那么推崇,想来味道不错。”李惟肖跟佟馨微微一笑,“皮一下很开心?”

    “开心极了。”佟馨把存在手机里的照片点开给他看。

    李惟肖看了一眼,不禁莞尔,照片里的几个人都在吃煎饼果子,就他没有,站在一旁很无奈地望天,表情有点可笑。她还挺会选偷拍的角度。

    “我没想到你能在两星期内用法语把《玫瑰人生》唱得那么熟练。”李惟肖必须承认,佟馨今晚的表现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是不是觉得孺子可教?”

    “的确刮目相看。”

    “是凌丰教得好,歌也是他帮我选的,每天教我练发音,他真是个特别负责特别细心的人。”佟馨忍不住称赞凌丰。

    又是那小子!李惟肖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情,没有把心中的情绪表现出来,看得出来佟馨跟他关系融洽,自己没必要在这种场合下说些不合时宜的话。

    “你到盛家快半年了吧?”李惟肖巧妙地打断了刚才的话题。

    “五个月是有了。”

    “这半年你该学的也学差不多了,下一步就该学以致用了,我和你爷爷商量过,让你进盛煌工作,你之前在婚介所工作过一年多,盛煌旗下的公关公司应该比较适合你。”

    李惟肖综合考虑过,贸然让佟馨去核心部门工作是不切实际的 ,她没有相关工作经验,学历也麻麻的,只能一步一步来。

    “盛煌还有公关公司?”

    “看来在这方面你并没有做足功课,盛煌是一个年销售额几百亿的大集团,旗下有很多知名品牌,涉足的领域多到超乎你的想象,所以营销推广和创意策划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佟馨点开手机百度盛煌集团,果然如李惟肖所说,盛煌涉及的领域非常多,之前只知道主业是生产食品和饮料,没想到经营类型竟如此多样化。

    李惟肖进一步说:“公关不仅仅是打广告那么简单,你可以搜索一下奥美公关,这是国际上最好的公关公司,盛煌的公关公司虽然目前还不能与之相比,但是经营理念和模式都是参照国际一流公司的标准来制定的。”

    “那既然有像奥美这样一流的公关公司,为什么盛煌不把这部分业务外包,就像投融资部分业务外包给你的公司,人力资源一部分外包给科锐一样,利用别人更优秀更专业的团队?”佟馨不解地问。

    “说得好,但是这个问题我不急着给你答案,等你到盛煌的公关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由你来告诉我答案。”

    为了缓解气氛,李惟肖打开车载音响,沙哑的男声唱着一首轻快的歌曲。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

    我无法逃脱花的迷香

    我不知不觉忘记了

    oh方向

    “这是谁的歌,没听过啊。”佟馨觉得歌挺特别,问李惟肖。

    “没听过就对了,这是崔健的《花房姑娘》,我爸年轻的时候特迷他的歌。”李惟肖把音量调低了一点。

    “看来你喜欢摇滚?”

    “还行吧。”

    岔路口,李惟肖稳稳地把方向盘一转,开向盛家花园的方向。佟馨还在琢磨他刚才说的话,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更大的考验。

    “我上班以后是不是不用再上礼仪课舞蹈课和英语课了?”

    “英语课还是要上的,你现在的英语程度还远远不够。”

    “那我每天岂不是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了?可是我看容颖她们都不上班的,为什么我要上班?”佟馨想象中千金小姐都是不用上班的,每天做做美容、喝喝茶、华服美饰参加各种party。

    “不要抱怨,何超琼也得每天上班,除非你只想当个花瓶,但是你别忘了,你爷爷和你父亲都希望你将来能继承家业。”

    提到去世的父亲,佟馨沉默了,她当初决定回到盛家,就是为了完成素未谋面的父亲临终的遗愿,事到如今,她没有任何理由打退堂鼓。

    “盛家不是还有一个孙子吗,为什么让我继承家业?”

    “继承人不一定只有一个,你和凌霄谁能有力谁继承。”

    对佟馨的这个疑问,李惟肖早在心中想过千百遍,就算盛博文爱屋及乌,喜欢女儿多过儿子,盛老爷子也是这个态度,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盛凌霄并非不优秀,盛博文生前对这个儿子也十分器重,一直极力培养,老爷子老太太更是对这个孙子百般宠爱,为什么佟馨一出现,他们态度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怎么比得上他,他和你一样,是名校高材生,我只读了个三流大学,起点就不一样。”佟馨并不觉得自己会比盛凌霄更优秀。

    回盛家这么久,偶尔也会遇到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但是佟馨能感觉到,弟弟对自己的态度虽然礼貌谦让,但骨子里是冷淡的。对他这种态度,佟馨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自己是这个家的不速之客,是来分家产的。

    “不要妄自菲薄,想把事情做好不仅要有idea,还要有passion,你能在零基础的情况下两个星期内学会一首法语歌,已经很不错了,clara夫人一直在我面前夸你。”李惟肖鼓励她。

    佟馨瞪大了眼睛眨巴眨巴,“我没听错吧,难得你也会表扬我。”

    李惟肖看了佟馨一眼,有点无奈,“在你眼中,我就那么不近人情?连表扬一下也值得激动?”

    “那当然,我就没见你夸过谁。”佟馨呵呵一笑。

    和凌丰那种和煦如春风般的性格不同,李惟肖这类人骨子里的自负和优越感是天生的,可能心里也会佩服别人的优秀,但嘴上绝对不会说,只会在心里暗自和对方较劲。

    车开进盛家的院子,佟馨本想请李惟肖到家里坐坐,看到他心情不错地接电话,语气温柔又宠溺,像对一个小孩子,嘴角微微牵动,目送他的车远去,终究没有把邀请的话说出口。

    月冷风清,佟馨伫立良久,直到浑身上下冷透了,才把衣服裹紧,一步一步踱回客厅。凌丰打电话来问候她是否到家,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她的心顿时温暖起来。

    车上,李惟肖和跟着父母从美国回来探亲的小外甥女说:“乖,舅舅明天陪你去买跳舞的裙子,好不好?”

    “好,我要和艾莎公主一样的裙子。”小外甥女奶声奶气地说。

    “那就说定了,你和妈妈说一声,明天中午我去接你。”

    李惟肖心情愉快地挂断了电话,重新打开音响,悠扬的旋律在车厢里飘荡,隐约闻到熟悉的香水味,让他精神一振,才分开十分钟,他已经开始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