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12 章
    打电话给李惟肖,容颖装作若无其事,问他在忙什么。

    李惟肖说:“刚才在看资料,现在准备睡觉,你有事吗?”“没事就不能打给你?”容颖不高兴地抱怨。

    “天已经这么晚,我以为你早睡了。”

    “你不也没睡。”

    “有事吗?”

    听到他再次发问,容颖知道他这是有点不耐烦了,他做事说话都干脆利落,最讨厌别人磨磨唧唧,于是她不再兜圈子,直接问他有没有看到自己在朋友圈发的照片。

    “什么照片?”

    “插花,我最新的作品。”

    “是桔梗花天堂鸟那个?”李惟肖记不清有没有看过她发的照片。

    她每天在朋友圈发无数照片,不是晒美食就是插花,不是旅行自拍就是心灵鸡汤,他实在没闲工夫一条条看。

    “不是那张,那张是前天的,今天的是香雪兰搭配玫瑰红果。”

    “好像看过,不记得了。有什么特别吗?”李惟肖很想尽快结束这个无聊的对话。

    这么敷衍的态度,容颖更不高兴了,可还是耐着性子,“是我准备下一季参赛的作品,想请你提点意见。”

    “没什么意见,我觉得挺好看的,我相信你的品位。”

    容颖听到这里,之前的不愉快瞬间消除,用一种甜腻温柔的声音问他:“你晚上干嘛去了?打电话你没接。”

    “有个应酬。”

    联想到佟馨那条朋友圈下面李惟肖的评论,容颖有意试探地问:“你自己去的,还是有人陪你?”

    李惟肖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而问:“你问这么详细干什么?”“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因为你没打电话约我陪你去。”

    “不是什么特别正式的场合,就不劳你容大小姐的大驾了。”

    他一直不提佟馨,不知道是有意避而不谈,还是真的如他所说,不是什么重要场合?看起来他并不知道自己加了佟馨的微信,以为自己看不到他俩那些互动。

    容颖沉默片刻,又说:“我发的朋友圈,你都不怎么评论。”“你天天发插花和一堆自拍,我每条都评论会累死,反正你又不缺人赞。”李惟肖讪笑。

    借口!我发的你不想评论,人家发的你回复那么多条。

    “那你喜欢评论什么样的朋友圈?”

    “我没那么多时间去关心别人的生活,天天晒货晒美食发ps自拍照和打广告的我都屏蔽。”

    “就没有一两个例外的,你比较关注的朋友?”

    李惟肖不想和她说这些无聊的事情,只得答非所问:“这么晚了,你还不睡?我有点困了,能不能先跪安?”

    “我也困了……对了,最近你收的那个学生表现如何?没让你生气吧?”容颖实在忍不住不提到佟馨。

    “什么学生?”

    “盛家那一位呀。”

    “她呀……悟性还行,就是之前懒散惯了,没养成自律的习惯,学什么都差点意思。”李惟肖想到佟馨之前说自己没朋友,就想刺她两下。

    “难为你了,要把一个胡同妞儿改造成千金小姐。看在盛爷爷面子上,你也别太为难人家。”

    对她不痛不痒的劝说,李惟肖不以为然冷哼一声,“盛爷爷亲自拜托我做的事,我一定不会让他老人家失望。就算是根野葱,我也能把她改造成水仙花。”

    听他把佟馨比作一根野葱,容颖心里气顺了,格格娇笑,“你别这样说,人家好歹是盛家的女儿。”

    “挂了。”李惟肖没有等她回话,直接掐断了通话。

    再回到微信上,李惟肖发消息给佟馨。

    ——睡了没有?

    ——睡了。

    ——睡了还能看到微信?

    ——手机没关,时刻准备听你发号施令。

    这丫头还挺调皮,李惟肖微微一笑。

    ——那我现在命令你,赶快睡觉。

    ——我已经睡了,是被你的微信吵醒的。

    沉默片刻,李惟肖又发了一条过去。

    ——我拿给你那条裙子是新的,不会把别人穿过的裙子给你穿。

    佟馨看到他这条微信,微微吃惊,瞬间睡意全无,他真是太聪明了,能读懂别人脑电波一样,她的任何一点小心思,他都看得透透的。

    小心翼翼的,佟馨回复一条。

    ——我会干洗好了送还给你。

    ——不用了,你穿过的,再给别人穿也不合适。

    上一句还像人话,这一句又让人无名火起,佟馨柳眉倒竖,点掉微信,把手机也给关了。李惟肖见她半天不回话,以为她睡着了,也就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

    不知道是晚上吃多了还是因为脚疼,佟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

    与其这样耗着,还不如做点事情,佟馨披上外套,下床去隔壁的书房。之前就听方昭仪提过,她爸爸有一些结婚前用过的东西就放在书房的柜子里。

    打开书柜下方的储物柜,佟馨仔细查看一番,里面除了书就是书,几乎看不到别的东西,费了点力气把书搬开,才终于看到一个破旧的铁盒。

    原来二十多年前就有蓝罐曲奇了,用饼干盒装东西也是那个年代人的习惯,佟馨把饼干盒拿到台灯下,用力打开,发现里面竟然都是照片。

    照片有些年头了,色彩远远不如今天的相机拍出来的逼真,可是照片里的那个人,佟馨一眼就认出来,是妈妈年轻的时候。

    那时候妈妈多美丽,浓黑的长发披肩,高挑匀称的身材亭亭玉立,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甜甜的梨涡,穿着一身雪白护士服的时候更美了。给她拍这些照片的人显然很喜欢她,选的角度都是最合适最美的。

    佟馨一一翻看着那些照片,有好几张颜色已经泛黄,大概是经常拿出来看,边角都被摩挲得很旧了。

    把照片反过来,发现背面还有字,那个年代的人也很浪漫,在心上人的每张照片背后都写了一首诗。

    猜想这些都是爸爸的遗物,佟馨一股脑儿把照片全都倒在桌上,一本绸缎面笔记本掉了出来,拿起来翻了几页,发现竟然是日记本。把照片放回铁盒里,佟馨拿着日记本回到卧室,台灯下一页页翻看。

    他们的相识很简单,他的母亲因病住院,她作为护士经常出入病房,一来二去就和他认识了,他对她一见钟情、穷追不舍,她几番犹豫之后,终于没有抵挡得住他热情的追求,和她共坠爱河。

    那段时光是美好而又甜蜜的,花前月下海誓山盟;那段时光也是短暂而充满矛盾的,身份的差距让两个人不得不考虑彼此的未来。

    抗争过,也想两个人抛开一切一走了之;分手后很快就和好,和好后却又因为家庭的压力不得不再次分手,前前后后持续两三年,再深厚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两人最终在家庭不断施压的情况下忍痛分手。

    他以为她打掉了孩子,听从家里安排和别人结了婚,日记写到结婚前夜,就再也没有继续下去。他并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日记里对于生活的记录和感叹往往也只是寥寥数语,但是每次提到她,爱意溢于言表。

    窗外万籁俱寂,合上日记本已是凌晨,佟馨走到露台,看着夜色中山脉浓重的阴影,遥想当年,不知道父亲是不是也曾这样在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独自在露台上眺望远方。

    想起方昭仪说的,结婚后他就没再来过这个房间,可能他也是有意要斩断过去吧,毕竟有了家庭,就要对家庭负责,直到临终前,他才又任性一次,想到了被自己遗忘多年的女人和素未谋面的女儿。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的呢?日记里没有写,他也已经不在人世,恐怕这个秘密永远都会是个秘密了。

    花了一天时间,佟馨反复用英语朗读十四行诗,录下来听听效果,怎么听都不满意,李惟肖那个挑剔的家伙,他的英语发音不要太好,自己这种菜鸟水平只怕会令他嗤之以鼻。

    一想到他可能会有的表情,佟馨就觉得懊恼,怪自己以前为什么不好好学英语,以至于要用的时候捉襟见肘。

    硬着头皮把音频发给李惟肖没多久,他就打电话过来,没说音频的事,反而告诉她,clara夫人找他要了她的号码。

    “她没告诉我是什么事,只说是和你的一个秘密约定。”

    李惟肖好奇地想知道clara夫人找佟馨的目的。可惜的是,佟馨并没有满足他的好奇心,只轻轻应了一声。

    “音频你听了吗?我读得怎么样?”佟馨试探地问。

    “我挺佩服你的。”

    佟馨不知是计,讶异问他:“佩服我?”

    李惟肖听她怯怯的语气,调侃:“能做到让人完全听不懂你在念什么,也是本事,带点东北风味的伦敦郊区音。”

    佟馨原本还有些期待,听到这话,脸瞬间挂下来,吐槽:“你就不能说点人话?”李惟肖一阵笑。

    不理他,佟馨当机立断把电话挂了。和clara夫人联系,约定了参观雁京胡同古建的时间地点,怕自己英语不够好,她又给凌丰打电话。

    “我的法语是二外,说得还行。”

    佟馨知道他一向谦虚,他这样的高翻,除了自己的本专业外,熟练掌握两三门外语是很常见的,法语既然是他的二外,那说明他的法语水平一定是相当不错。

    “那就说定了,这个周末跟我一起去陪clara夫人参观胡同。”

    “需要注意什么吗,我是说,她的身份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她是法兴银行中国区总裁的夫人,那家银行是李惟肖公司重要客户和合作伙伴。”

    “明白了,我会好好准备一下。”

    “嗯。”

    佟馨越来越觉得,凌丰是个让人放心的人,只要是他答应的事,就会安排得井井有条。到了出游那一天,刚坐到车上没多久,凌丰就把一份详细的旅游路线图拿给佟馨看。

    路线图上不仅用中英文标注了详细的景点名称,还有一小段一小段的简介。

    让佟馨把那些简介浏览一遍,凌丰说:“最好记住我写的这些,今天的导游是你,我只是在一旁补充。”

    “我口语还不太熟呢。”佟馨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单词,面露难色。

    “没关系,多看两遍就记住了。”凌丰的语气充满了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