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11 章
    眼看着李惟肖已经快走上天桥,佟馨跟上他,可脚实在痛到不行,只能蹒跚着小碎步一点点往前挪。

    李惟肖站在过街天桥另一侧楼梯上,看到佟馨像个小脚老太太一样步履艰难,忍住笑意过去扶她。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时候体现绅士风度是应该的。

    然而面对他伸过来的手,佟馨非但没有扶,反而把头一偏,弯着腰揉了揉酸酸的腿肚子,这会子不仅脚疼,连小腿肚子也酸胀起来。

    李惟肖低头,恰好看到她弯着腰时白嫩柔软的酥`胸曲线起伏,心里顿时一紧。这丫头光顾着脚疼,也不管胸前春光乍泄。

    “你走路能不能把腰直起来?”李惟肖脱掉西装披在佟馨肩上,替她挡住一切贪婪的目光。佟馨直起腰,没好气看着他,“不如咱俩把鞋换一下,等到了会场再换回来?”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老外不喜欢别人迟到。”李惟肖怕她下楼梯会摔倒,轻轻握住她的手。

    佟馨脚疼,下楼梯只能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下,李惟肖看着不耐烦,索性把她打横抱起来,她比他想象中要轻不少,抱起来倒也不是很费力。

    早知道这样,刚才上天桥就应该抱她,白耽误这么多时间。李惟肖大步流星穿过人群喧闹的步行街,丝毫不顾及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放我下来吧,这里人多,大家都看着呢。”佟馨可不好意思被这么路人指指点点。

    “没关系,我就当抱的是个残疾人。”李惟肖说。

    这人从来不会好好说话,佟馨气得从他臂弯里下来,虽然双脚一接触地面就疼得一踉跄,还是坚持自己走。

    应酬地点在世贸天阶一栋高层大厦里,对方是两个法国人,还有他们带来的女伴,佟馨英语都说得不流畅,更别说法语了,听李惟肖用法语和他们寒暄,只觉得像听在听天书。

    “高个子那位是法兴银行中国区总裁,矮一点那个是投行部总监,你可以试着用英语和他们交谈,记住你是盛煌的大小姐,是他们的重要客户之一,不要怯场。”李惟肖悄悄在佟馨耳边低语。

    “那我该说些什么呀?”佟馨有点不知所措。打结的脑筋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法兴银行是法国兴业银行的简称。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是不要谈你不熟悉的领域。”李惟肖替佟馨拉开座椅,让她先坐下。

    几个人准备用餐,佟馨按着礼仪老师教的西餐用餐礼仪,由外向内使用刀叉,太过专注切肉,以至于对面的中年女客叫了她两声她才听到。

    “盛小姐——”女客友好地跟佟馨笑笑,用蹩脚的中国话跟她说:“请你帮我拿一下胡椒粉,谢谢。”

    佟馨把胡椒粉递给她,鼓起勇气用英语和她谈了谈雁京最近的天气。女客听她英语发音不错,很高兴地和她交谈起来。

    原来这位女客是总裁的夫人,到中国生活还不到三个月,来中国前她上过半年中文补习班,会一些简单的中文对话,她很喜欢雁京的古建筑,经常一个人在城里四处游览古建。

    “clara夫人,有机会的话,我可以陪您逛一逛雁京的胡同,胡同文化是雁京民俗文化里很重要的一部分,相信您会对此感兴趣。”佟馨用英语说。女客答应了。

    李惟肖听到她俩对话,佟馨的英语算不上十分流利,发音还好,语法也基本准确,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渐渐放下来,只要给她多一点锻炼的机会,相信她会越来越自如。

    情绪一缓和,整个人也不再紧绷着了,李惟肖刚把腿放松就感觉碰到了佟馨的腿,没等到反应过来,她尖锐的鞋跟已经狠狠踩在他脚上。

    “哎呀,对不起,不小心踩到你了。”佟馨主动向李惟肖道歉。

    李惟肖一看到这丫头满脸的刁滑表情,就知道她是故意的,面容澄定应对,“没关系,是我不好,垫到你脚了。”

    还是他一贯的毒舌作风,表情也没有任何波动,佟馨些微有些失望,低头吃甜品。唯一令她开心的是,这里的甜品非常好吃,她很想打包多带几分回去享用。

    脑海里忽然想起李惟肖之前说过的话——在餐桌上看到再好吃的食物,也要保持用餐礼仪,不要像饿了很久一样两眼发直,会显得很没有格调。

    佟馨谨记着这句话,克制自己对美食的渴望。

    晚餐时光在这种悠闲静谧的氛围中渡过,李惟肖去送几位客人离开,佟馨在一旁等他,看到他结账后拿着个盒子过来,问他能不能走。

    “走吧,我已经给司机打了电话,车很快就来接我们。”李惟肖把手里的甜点盒子给佟馨,“这是一份焦糖布丁一份草莓布丁,给你带回去。”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佟馨欢喜不已,没想到他能猜到自己刚才在餐桌上的小心思。

    “饕餮没有不喜欢吃的东西。”李惟肖说。

    呃——还真直白,佟馨想了想,看在布丁的面子上暂且忍了,饕餮就饕餮,有好吃的就行。

    “今晚表现不错。”李惟肖忽然说。佟馨在他身后听到他这句话,心想,怪不得少爷多买了两个布丁赏给她。

    这里坐车回盛家要一个多小时,佟馨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打开布丁的盒子闻了闻香味,焦糖布丁味道好到不行,吃一口就停不下来。

    “脚还疼吗?”

    冷不丁听到李惟肖说话,佟馨微微一怔,他沉默了一路,看到自己吃布丁,更是把头扭向窗外,一脸深恶痛绝的样子,怎么会忽然关心自己的脚?

    不会是听错了吧?一定是听错了,他这么个冷心冷面的扑克脸,会关心人才怪。

    “我问你,脚还疼吗?”李惟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嘀咕:“非要我说两遍。”

    “疼。”佟馨老老实实说。跟这位少爷相处,就得每分钟原谅他一百次。

    “回家早点休息,明天可以不用练舞,好好补习一下你的英语。过几天,我会再给你找一个法语老师。”李惟肖说。

    “为什么还要学法语?日常交际,英语已经够用了好吗?”佟馨叫苦不迭。

    “高档法餐的菜单都是法语,每一季还要去巴黎看秀,不会法语怎么行。”

    活得这么累,真不知道为什么。佟馨此时才意识到当一个豪门大小姐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容易,要学要懂的东西太多,时时刻刻还要注意礼仪和细节,不然就不足以体现风度教养。正牌千金都未必应付得来,何况她这个冒牌的。

    见佟馨垂着脑袋怏怏不乐,李惟肖心中动容,主动说:“探戈跳得好,我可以放你一个星期的假。”

    “这也是淑女训练的一部分?”佟馨问。

    “什么意思?”李惟肖侧过身看着佟馨。

    “服从。”

    见佟馨眨巴着漂亮的眼睛,很明显的挑衅,李惟肖下巴一扬,“你也可以选择不听,等你有足够的能力、游刃有余处理一切的时候。”

    “会有那么一天的。”

    “maybe。”

    佟馨听他语气不大瞧得起自己似的,有意问他:“你办公室里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裙子?是容颖的?”

    “不是她的。”李惟肖意识到她这个问题不怀好意,解释:“有时候临时有应酬需要带女伴,没有合适人选的时候,我就让秘书顶上。”

    怪不得!容颖那样的大小姐陪他去应酬出门前自然是精心打扮,不可能去他办公室换衣服,秘书就不一样了,临时被抓包,随便换条裙子就去了。

    当他的秘书还真不容易,不仅平时要陪尽小心伺候扑克脸,时不时还得被拉去当三陪,陪吃陪聊,就是不知道陪不陪`睡?佟馨很邪恶地想,难怪豆豆常说,霸道总裁和秘书都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都是很普通的商务应酬。”李惟肖像是看出佟馨的坏心思,皱着眉替自己辩解。

    佟馨没说话,默默地低头吃布丁。

    一回到家,她就把身上的晚礼服脱下来扔到沙发上。虽然价格不菲,但一想到是别人穿过的,她就浑身不自在。

    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吃另一个布丁,佟馨惬意地把腿架在被子上,缓解小腿的酸痛感,看到脚上的六张创可贴,想起李惟肖皱着眉给自己挑脚上水泡时的情形,忍不住偷笑。

    他应该有点洁癖,不然不会去洗手把手都洗红了,佟馨想想就觉得解气,谁让他拿别人穿过的裙子给她穿,还强迫她走那么多路,该有此报。

    李惟肖此时也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躺着看书,洗澡的时候发现脚背上被佟馨那丫头踩得青紫了一块,刚抹上消炎膏,时时传来痛感。

    有点倦意,他放下书,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朋友圈,下意识去翻看佟馨之前发的那条。配图下面没有评论。之前在佟馨自己的手机上,他明明看到好几条评论,想来都是她以前那些朋友。

    想了想,他在下面发了一条评论。

    ——晚上吃了布丁,睡前记得刷牙。

    佟馨很快回了一条。

    ——我每天晚上都刷牙,不劳你提醒。

    看样子是有点不高兴,这丫头就像个炮仗,一点就着,李惟肖嘴角微弯,又发了一条。

    ——明天傍晚下班前用英语朗读一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录成音频发给我,我要查验一下你这段时间英语口语有没有进步。

    ——今晚你不是已经考察过我的英语口语了吗?

    ——那只是简单的情景对话,离熟练还查得很远。

    ——你不是说明天放我一天假吗,怎么又要考我?

    ——我只说不用练舞,没说不用学别的。

    ——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天么,我的脚还没好呢。

    ——你练口语又不是用脚练。

    ——一个人太咄咄逼人会没朋友的。

    李惟肖刚想回一句,听到信息提示音,点进去一看,是容颖发了一条微信给他,没有理会,回朋友圈继续回复佟馨。

    容颖等了几分钟,没见李惟肖任何回应,不甘心返回朋友圈去看,果然看到他在佟馨那条朋友圈下面和佟馨互动了十几条,心里不是滋味。